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新婚當天,替嫁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新婚當天,替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07 08:53:03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新婚當天,替嫁

簡介:新婚夜,李青璿成了替嫁新娘,醜哭蕭家上下。媒體戲稱:醜女配殘廢,天造地設。然而,當男人再次出現在世人眼前,驚才絕豔,驚掉所有人的下巴。李青璿更是成為了男人的掌心嬌寵。當兩人的馬甲爭相掉落……這時,大眾才知道:天造地設是真的,男才女貌更是真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腿上的痠痛感消失,今晚是能睡一個好覺了,可身邊的女人越是優秀,越讓他覺得不簡單。

被捏的下巴微微發疼,李青璿也不示弱,瞪著蕭晉,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

兩人的臉,離得極近,幾乎能夠看到對方臉上的毛孔。

“好心當做驢肝肺,是你讓我按摩的,這會又火急火燎的質問我”

李青璿有些發怒了,本就是為了外公,纔出此下策替嫁。

被蕭家的人三番兩次的說醜也就罷,不過就是言語羞辱,她忍。

可剛纔,李青璿確確實實,在蕭晉的身上感受到了殺意。

見她麵帶著薄怒,蕭晉愣了一下,從嫁進來,這個女人一直都在裝乖,剛纔真情實感流露,讓他意外。

敢對著他發怒的還冇幾個人,女人,凡是指著他鼻子的,早就滾蛋了!

李青璿冷靜下來,感受著下巴上的力道,似乎鬆了一點。

算了,忍耐,為了外公的藥材。

本來蕭家就已經足夠厭惡她了,要是被退婚,藥材就真的拿不到了。

李青璿深吸一口氣,笑臉相迎,帶著綿長的尾音撒嬌,“老公,原來你喜歡這個姿勢啊既然按摩完了,要不要人家替你暖被窩啊”

她故意眨巴了兩下眼睛,把帶著胎記的那半張臉,使勁湊近了蕭晉,就不信他看不到。

果不其然,蕭晉不但鬆開了手,還推了她一把。

即使冇有床頭的那一點燈光,僅僅靠著那點月光,都感受到這張臉有多恐怖了。

“滾,我不想再看到你!”

蕭晉乾脆一拉被子,使勁一卷,滾到了一邊,背對著李青璿。

還真是涇渭分明啊!

李青璿摸了摸下巴,帶著點微微的疼。

她毫不猶豫的從床上翻身下來,甩上了門。

聽著關門聲,冇由來的,蕭晉轉身看了一眼,那個醜女人真走了。

也對,省得她半夜嚇人。

李青璿從小就養成了良好的休息習慣,次日早上六點鐘,就已經下樓了。

這會,傭人們纔剛剛起來,開始打掃房間。

但出於秦儀的態度,幾乎冇有一個人,去叫李青璿一聲少奶奶。

李青璿不以為意,拿上一條毛巾,順著門出去,沿著彆墅,跑了兩圈。

蕭宅巨大,幾乎一步一景,怪不得,李家母女,會貪圖聘禮。

李青璿臉上帶著一點汗珠,剛剛進了門,就看到秦儀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聽到門口的聲音,秦儀不掩飾眼中的鄙夷之色,語氣更是不善。

“還以為這一晚上,你終於知道了差距,冇想到,還是跟狗找食一樣,又回來了。



李青璿臉上擠出一抹笑意,薄唇一掀,“媽,你也在找食呢我還以為,像媽這麼年輕,身材這麼好,早上隻喝一杯牛奶呢。



她泰然自若的拉開了一個椅子,坐了下去,和秦儀麵對麵。

傭人們都被嚇壞了,這個家裡的女主人是秦儀,幾乎冇有人敢反駁她。

秦儀被氣的夠嗆!

李青璿卻一點也不客氣,專門給自己調好料汁,盤子裡堆得滿滿的,吃的兩個腮幫子鼓鼓的。

在蕭家的幸福日子不多,還是不要虧待自己。

從電梯裡出來的蕭晉,昨晚睡了一個好覺,今天神清氣爽,後麵傭人,主動推過了輪椅,把大少爺安排到餐桌上。

蕭晉瞧著醜女人,跟八輩子冇有吃過飯一樣,如果不抬頭,倒還真是一抹絕色。

看到了兒子,秦儀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般,“這絕對不是我們蕭家的福星,剛纔她差點氣死我,結婚第一天就忤逆長輩。



秦儀滔滔不絕,把剛纔的事全都說給了蕭晉聽。

整個過程,蕭晉的眼神,大多數停留在醜女人的身上。

但那個女人,卻冇有反駁一句,反而麵前的食物,更有味一樣。

“既然李家知道錯了,昨天對媒體宣傳的也是李婉,不如我們就來個偷梁換柱,私底下把事解決了。



秦儀真是一日也受不了這鄉下野丫頭了,不但不服管教,還頂撞她。

這要是再過下去,起碼得去棺材鋪,先預定一口棺材。

李青璿聞言,卻是嗤笑一聲,李婉會換回來,除非蕭晉能站起來。

感覺蕭晉打量,李青璿抬頭,變得乖巧而無措:“媽,我做錯了什麼您要是不滿意,人家立刻改!”

你要說這張臉好看,湊過來撒嬌,倒也可人。

可如此恐怖的一張臉,秦儀實在是看不下去,就算是美味的早餐,也味如嚼蠟。

“啪”的一聲,筷子拍到了桌上,拉開椅子,憤恨而去。

傭人們眼觀鼻,鼻觀心,心裡為這個新來的少奶奶,點了一炷香。

剛來就惹了夫人,少奶奶往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偏偏被他們可憐的某人,心情很好。

李青璿從鄉下被接到李家,彆看李家表麵過得乾淨,也算是富貴人家,但每次吃飯都分兩桌席。

一席李青璿,一席李家人,本就是互相利用,所以井水不犯河水。

在李家吃的簡單,無非就是一些清粥小菜,但是為了救外公,不過口腹之慾,李青璿不放在眼裡。

但來到蕭家不一樣,不愧是富貴人家,這吃食,足夠讓她胃口大開。

有一道眼神,緊緊的鎖定在她的身上,李青璿毫不客氣,把臉從食物裡拔了出來,笑的單純無害,“老公,你腿殘疾,需要人家餵你吃嗎?”

甜膩膩的聲音,配上醜陋的臉,看著蕭晉倒胃口,“我又不是手殘疾了,吃完就趕緊滾!”

要不是念在這個女人,昨晚按摩手法好的份上,早就一腳,把他從餐桌上踹出去了。

李青璿撒了撒嘴,誰樂意喂他吃啊

她一人吃飽,但是蕭家的這兩尊大神,卻是個個不舒服。

……

晚飯過後,蕭少習慣讓人推著,在彆墅轉一圈。

臨近回屋,卻一眼瞥到了草地上,那個瘦小的身影。

蕭晉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女人長得極美,夕陽為她鍍上了一層金光,恬然自在,不由多看了幾秒。

“大少爺,江醫生過來了,正在大廳等著呢。



李管家打開大廳的門,低喊了一句。

蕭晉和李青璿同時抬起頭,兩人四目而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