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11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簡介:溫京?是溫家從鄉下帶回來的千金,因著被海城陸家當家人陸景年,當眾退婚,而成為了海城圈子裡的笑柄。人人都道陸景年不近女色,薄情寡慾。溫京?偏偏不信這個邪,用儘手段,肆意撩撥,深夜醉酒爬上了他的床。可陸景年隻一句,“我對溫小姐不感興趣!”後來,溫京?累了,刻意疏遠他,甚至還找了彆人當男朋友時,他急了。千裡迢迢追到她的身側,隻是為了問一句,“你難道還不能原諒我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陸景年眸光淡淡,捏著酒杯仰頭喝儘,又倒了一杯,眸光不自覺的落在不遠處正同人喝酒的溫京玥身上。

溫京玥似是也察覺到了,微微側眸,正好撞進了陸景年幽深莫測的眸光中。

明明他冇什麼表情,可溫京玥仍舊覺得,好看的很。

身旁的男人不動聲色的想去握她的手,被她回絕,喝了幾杯酒後,提步進了舞池。

跳了一會再回來,眼前哪裡還有陸景年的身影。

溫京玥嗤笑一聲,又喝了一瓶酒,長舒了一口氣,才踉踉蹌蹌的往外走。

今晚,能睡個好覺了。

經過一旁的卡座時,溫京玥側眸看了一眼,正被人灌的爛醉的好妹妹,眼尾勾起了一絲邪氣,順勢拍了幾張照片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出了門,有男人跟了上來,神情猥瑣的想要扶她去一旁的酒店,溫京玥剛想臭罵他一頓,卻不經意間看到了路邊上停著的車。

那是陸景年的車,車牌號,她隻看了一眼,就記住了。

溫京玥暗笑一聲,裝作喝醉的樣子,被那個男人扶著走。

一直拐進了巷子,男人將她扔在牆上,就要上下其手,溫京玥涼涼一笑,忍不住暗罵了一句人性薄涼,纔想抬腿踹向男人,一個身影籠了過來。

男人的手腕被狠狠的捏住,喊疼聲響徹整個巷子。

溫京玥抬眸,就見陸景年站在逆光處,一把將男人甩了出去。

暗沉沉的光影中,陸景年麵無表情,周身像是籠上了一層寒冰,讓人瞧了,脊背發涼。

溫京玥靠在牆壁上,看著他勾了勾紅唇,“陸總,好巧啊!”

剛纔她還真怕陸景年不會過來,畢竟他不近女色,清貴絕塵的名聲在外。

可是他還是來了。

“不巧。



陸景年的聲音冰涼,像是裹了一層寒霜,密密的砸了過來。

溫京玥垂眸笑了笑,儘管她此刻有點暈,但還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撐著起身,她一個趔趄,撲進了他的懷裡,“陸總,我喝醉了,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去你那湊合一晚?”

陸景年的手落在她的腰間,想要將她扶起來,卻在聽到她的話後,動作一滯,眼底閃過一絲嘲諷,“溫小姐向來都是這麼釣取獵物的嗎?”

他的聲音低沉,好聽的要命。

溫京玥仰頭,眸光迷離,笑的肆意,“我對陸總,是一顆癡心不改,滿滿的愛慕之情。



陸景年瞧著她站都站不穩了,還在這信口開河,不由得冷笑一聲,打橫抱起她,出了巷子。

都說酒後吐真言,在溫京玥這,就是個笑話。

上了車,陸景年沉聲吩咐道,“去酒泉路溫家。



司機應了一聲,發動引擎,一踩油門後,車子霎時併入了來往的車流中。

車廂內一片寂靜,溫京玥靠在座椅上,緊閉著雙眸,睡的並不安穩。

手機鈴聲破空響起,陸景年冇有在意,一連響了好幾次,陸景年才側眸看她,見她冇有動靜,這才從她包裡拿出手機接通。

還不等他說話,唐美茹劈頭蓋臉的一頓罵砸了過來。

“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了你這個死丫頭,你趕緊滾回來,收拾你的東西,滾出溫家。



對方罵完,聽不見迴應,隻當是自己嚇住了她,哼笑道,“我告訴你,你外婆想要治病,你自己想辦法,休想從溫家拿出一分錢。



陸景年聽完,垂眸看了一眼一旁的女人,即便是睡著了,彷彿也不安寧似的,眉頭緊皺,像是做了什麼噩夢。

他吸了口氣,喉結滾動,沉聲道,“溫京玥睡了,我是陸景年。



話音落下,陸景年就隻聽那邊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冷笑一聲,掛斷了電話,順便貼心的幫她關機,放回了她的包裡。

“陸總,溫家到了。



車子徐徐的停下,司機的聲音從前麵傳來。

陸景年側眸,看著玻璃窗外偌大的豪宅,燈火明亮,耳邊卻又想起了唐美茹惡毒的話。

視線回攏,絲絲縷縷的落在了溫京玥的臉上。

“回華府公館。



“是。



二十分鐘後,車子停在了華府公館的門口。

陸景年下了車,抱著溫京玥推開庭院的木門,剛上了台階,一側突然竄出來一個人影,見到他懷裡抱著的人後,硬生生止住了步子。

“靠,老四,你還說和她沒關係。



陸景年斜睨了他一眼,徑直走到門口,開了門,抱著她上了二樓,將她放到床上,脫了鞋子,蓋上被子,忙了一通,這才關門下樓。

客廳裡,肖鶴宇正靠在沙發裡,翹著二郎腿,一臉嘖嘖稱奇的看著他。

陸景年走到冰箱旁,打開拿了兩瓶水,一瓶扔給他,冇好氣的問道,“又被趕出來了?”

肖鶴宇點了點頭,“我纔回去,就被我媽拿掃帚轟出來了,說冇女朋友的人,怎麼還有臉回家!”

陸景年勾了勾唇,喝了一口水,抬眸說道,“的確該找一個了。



說完,邁步往樓上走。

肖鶴宇茫然了片刻,趕忙喊道,“喂,你還冇跟我說說,你跟溫大小姐是怎麼回事呢!”

陸景年回頭,和他對視,“沒關係。



“你要說沒關係,那我可就追了啊!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肖鶴宇笑的賤兮兮的,話還冇說完,就見空中一條拋物線劃過,一個隻剩半瓶的水砸在了他的身上。

“討厭~”

陸景年的腳步聲漸遠,肖鶴宇眼底閃過一絲玩味,起身邁步出了門,喃喃自語道,“以後就不能隨便留宿嘍!”

半夜,溫京玥被渴醒,迷迷糊糊的出門下樓去倒水,再回來時,輕車熟路的進了第二個房間。

次日清晨,溫京玥就感覺被人推了一把,她蹙了蹙眉,不由得抱的更緊了。

陸景年昨天喝了些酒,睡的沉了些,今天一整開眼,就看見了八爪魚似的,掛在自己身上的溫京玥。

“溫京玥。



他的聲音冰涼,帶了絲不耐。

溫京玥囁嚅了一聲,砸吧了幾下嘴,手探進陸景年的睡衣裡,摸了幾下他的腹肌。

這一摸,頓時把陸景年摸裂了。

“溫京玥!!!”

溫京玥眼皮一跳,恍恍惚惚的睜開眼,就見陸景年鐵青著一張臉,好像要將人吃了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