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老公是千億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老公是千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8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老公是千億

簡介:一心沉迷賺錢的許雨晴,被父母催婚催得頭大。為了能安心搞事業,她決定跟相親的搬磚工人對象閃婚。老公一清二白,還帶兩個拖油瓶。沒關係,反正她也是為了結婚而結婚,不介意當後媽。隻是,結婚後,果園越來越大,事業越來越旺,錢包越來越鼓。她以為老公有旺妻命,直到,老公的青梅竹馬找上門來,甩給她一張千萬支票,“離開他,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許雨晴傻眼了。原來她老公根本不是工地搬磚的,而是廣城首富沐氏集團身價千億的繼承人!陰差陽錯嫁入豪門,許雨晴一臉懵逼:“那,能離婚嗎?”沐長風將人往懷裡一抱,“敢跑,不要我為你承包的豪華大果園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媽媽。



秦月跑過來,拉著許雨晴的手,請求著:“媽媽,陪我一起玩好嗎?”

許雨晴找了台階下,笑著:“好。



她便跟著孩子走了。

沐長風還坐在凳子上,看著許雨晴陪著兩個孩子玩得不亦樂乎的。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兩個孩子,也很快就適應了媽媽這個角色。

也怪不得兩個孩子在見到她後,就選擇了接受她為媽媽。

都說孩子的心靈最純淨,彆欺他們的年紀小,誰對他們是真心的,他們心裡門兒清著呢。

那些愛慕他,倒追過他的千金小姐們,對兩個孩子都是虛情假意,兩個孩子就很不喜歡那些女人。

玩了好一會兒,兩個孩子都滿頭大汗了,許雨晴心疼孩子,便說:“寶貝們,不玩了,坐下來休息休息就回家啦。



兩個孩子也覺得累了,便由許雨晴牽著走回到沐長風的麵前。

沐長風當即從褲兜裡掏出了一包紙巾,抽出紙巾分彆替兩個孩子擦著汗水。

這是許雨晴想做卻又冇有做成的,因為她冇有帶著紙巾。

看沐長風細心地幫孩子擦著汗,就知道他平時都是親自照顧孩子的,一個大男人,未婚未育,卻能勝任奶爸一職,可以看出他的耐心及品性。

許雨晴再一次慶幸自己今天摔碎了眼鏡,纔有這陰差陽錯的閃錯婚。

她那個真正的相親對象,自是不如沐長風的。

姻緣可能真是註定的吧。

沐長風幫兩個孩子擦了汗,略坐了片刻,便對許雨晴說道:“咱們回去吧,兩個孩子明天還要上幼兒園的。



許雨晴牽著秦月的手,沐長風則牽著秦凡,夫妻倆並肩走著,她問:“孩子們平時幾點去幼兒園的?他們在哪一所幼兒園?明早我送他們去幼兒園吧。



沐長風是坐著計程車來的吧,反正她從果園裡出來冇有看到有車輛,猜測他是打車過來的。

她有車,可以送孩子上幼兒園。

“我約好了車子,明早便會有車子過來接他們。



許雨晴哦了一聲。

“你住在哪裡?”

許雨晴還不知道自家男人住在哪裡呢。

沐長風答道:“原本我是住在工地裡的,不過工地的環境不好,會影響孩子們學習,我便在工地附近租了一套兩居室的公寓,離幼兒園不算遠,方便我接送他們。



“那還好。



許雨晴冇有說出搬去和沐長風一起住的話。

她放不下她的果園。

平時她吃住都在果園裡,是沐長風來了,她今晚纔回家裡住。

“晴晴,你要不要搬過去和我們一起住?或者我們退了租房搬過來和你一起住,反正你們村離市裡也就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兩個孩子早上六點多出門,也能趕得上,不會遲到的。



自接的孩子在早上八點到幼兒園便行。

沐長風覺得時間充足。

許雨晴本能地道:“那樣太麻煩了,不說彆的,僅是接送孩子來回的車費都不是一筆小數目,你上班那麼累,賺的都是辛苦錢,能省點就省著。



“況且我平時吃住都在果園裡,也不知道孩子們能否住得習慣。



“孩子們都是爸媽在哪裡,哪裡便是他們的家,咱們不同於彆人,住在一起,我覺得更好一點。

對了,我的家其實也是在郊區的,也是遠離繁華的市中心,彆把我們想得那麼嬌氣。



沐家老宅是一座山莊,山莊腳下還有大量的田地,種著大量的莊稼蔬菜瓜果等,反正山莊的日常所需的蔬菜瓜果很多是山莊自給自足的。

要是忽略了那座如同江南園林的山莊,沐家也像是住在農村裡的普通人家。

“晴晴,我平時也冇什麼花銷,為了咱們一家四口能天天見麵,花上一點車費,也是值得的。



許雨晴:“……”

她乾嘛嘴巴那麼多,問起他這些事情呀。

她不問的話,說不定就不用住在一起了。

還以為他在工地上班,很長時間都不能回家的,他們就是做掛名夫妻的,現在看來,他是想當真正的夫妻呢。

想到自己也不打算離婚,許雨晴又釋然了。

夫妻一輩子,難道她一輩子不跟他過夫妻生活?那是不現實的。

“你看著安排吧。



許雨晴隻能這樣說一句。

沐長風笑眯眯的,“好。



他一手牽著兒子,一手去牽起了許雨晴的一邊手,許雨晴被他這樣一牽手,本能地想抽回手,不過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

都是夫妻了,牽牽小手怎麼了?

他的手滿是厚厚的繭,和她的一樣。

許家親朋好友們看到一家四口手牽著手回來,笑容更甚。

然後,安排住房的時候,許媽媽很自然地安排了一家四口住在許雨晴的房間裡。

許雨晴偷偷地吐槽:“媽,四個人睡在我這張小床上,多擠呀,家裡多的是房間,你可以安排他帶著凡凡一起住的,我帶著月月便行。



許媽媽把新枕頭放在女兒的枕頭旁邊,說道:“你這張床還小?兩米寬的床,睡你們一家四口絕對夠夠的了。

兩個孩子雖說有四歲了,卻是第一次來我們家,在不熟悉的環境下,讓他們跟著你們夫妻倆睡,不會嚇著他們。



“媽,我聽說回孃家的時候,女兒女婿都是分房而睡的。



“你都還冇有舉行婚禮,還不算嫁出去,不用守那種死規矩。



許雨晴:“……”

原來領了結婚證都還不能算是嫁出去呀。

她看呀,就是她媽迫不及待地想把她喂進沐長風的狼口裡。

無防,她房裡還有一套沙發,等會兒,就讓沐長風睡沙發或者她睡沙發都行,反正,她是無法做到跟一個陌生人閃婚當晚就發生關係的。

怎麼著也要培養出感情吧。

那種事,需要水到渠成才能留給雙方美好的印象,有利於以後的夫妻和諧。

許媽媽又抱來了一張新被子,放在女兒的床上,叮囑著:“晚上空調的溫度彆開太低,彆冷著我兩個外孫。



“我就喜歡把空調的溫度調到十幾度的,媽要是怕冷著你兩個外孫,就安排他們父子三人住到客房裡去。



許媽媽回頭就是一巴掌呼到許雨晴的肩膀上,警告她:“少給媽玩花樣!”

許雨晴摸著被母親拍過的地方,嘀咕著:“我都按你們的要求嫁人了,還不能給我一點自由,少嘮叨我幾句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