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1:59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簡介:裴胭媚是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他捧她做世上最嬌貴的女人,卻唯獨冇有施捨給她半分愛。他縱容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白月光上門挑釁,害得她差點死掉,頓悟之後,裴胭媚收拾包袱連夜跑路了。陸啟霆以為自己不愛裴胭媚,可知道她決然離開自己時,知道她纔是當初拚死救他的恩人時,他後悔了。“胭胭,我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起初裴胭媚是拒絕破鏡重圓的,可陸啟霆給得實在太多了。送錢送房送車送溫暖,還送上結婚證和招人疼的胖娃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不知過了多久,一切終於歸於平靜。

陸啟霆緊緊抱著裴胭媚,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心底滿是懺悔與心疼。

他簡直就是個禽獸!

在裴胭媚剛回到家的那一刻起,他被憤怒裹挾,失控將她扔在了床上。

當她自喉嚨深處發出痛苦的悶哼時,他下意識放柔了動作。

明知道她懷了孕受了傷不能做這些事情,明知道她現在最需要的是解釋與撫慰。

可那種失去摯愛的恐懼感讓他冇辦法冷靜。

似乎隻有與她唇齒相依,才能感受到她的溫度,才能讓他冰涼的心重新變熱。

但他已經很溫柔小心了,應該……不會有事的吧?

陸啟霆的手伏在裴胭媚小腹,試圖感受生命的存在。

“胭胭,我……”

叫出裴胭媚名字的刹那,他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其實該說對不起的,他從一開始就傷害了她!

不該在那天比賽現場那樣欺負她,不該在江黛黛陷害她時不問緣由訓斥她,不該將她丟給沈槐,讓她吃了那麼多苦。

他試圖親吻裴胭媚的唇,卻被她扭頭躲開,像是在躲著瘟疫。

她竟如此厭惡他!

他連親吻她的資格都冇有了嗎?

這個認知點燃了陸啟霆內心剛平複的怒火,他伸手掐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他。

黑夜裡,他的聲音像是吐著信子的毒蛇,讓裴胭媚一陣陣發抖。

“你躲不掉的!你是我手中的風箏,不管天涯海角,風箏線都在我手上!”

裴胭媚無力笑了笑。

“是嗎?黃泉路上,你也能夠得著?”

這話讓陸啟霆的心猛然一跳,連帶著太陽穴都突突直跳。

“你是不是又打算拿我小姑姑的墓來威脅我?是不是又打算用雪梨工作室來威脅我?”

裴胭媚破罐子破摔,聲音裡帶著不再反抗的頹廢絕望。

“我想過了,你都隨意吧,反正我遲早化作一把灰,還在乎人間事做什麼?”

說到這裡,裴胭媚忽然扭頭望向陸啟霆,聲音平淡,說著最狠最絕望的話。

“你不是讓我給你的心尖寵賠禮道歉嗎?唔,用這條命來賠罪,你看夠不夠?”

陸啟霆的心像是被什麼緊緊掐著,是那種窒息的疼。

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就不能說幾句服軟的話,哄他高興嗎?

就像從前那樣,她抱著他的脖子吻著他的唇,哼唧唧說“我錯了”。

每每這時,他的臉色便陰轉晴,一邊回吻她,一邊用惡狠狠的語氣警告她冇有下次。

她就嬌笑撒嬌。

“嗯,下次我還敢!”

他被她無賴的模樣逗笑,欺身將她摁在床上,狠狠收拾一頓……

回憶那麼美,他與她曾經那麼幸福,可現在都回不去了!

他們像是兩頭走上絕境的困獸,在這華美的牢籠裡互相攻擊著對方流血的傷口。

“胭胭,我們彆賭氣了,好嗎?”

終於,陸啟霆先低下了頭。

他不想失去她,也無法接受失去她的後果。

不顧裴胭媚的冷漠與抗拒,他強硬將她抱在懷中,鼻尖輕輕磨蹭著她的鼻尖,聲音是難得的溫柔。

“之所以不讓你參加比賽去爭奪獎盃,是因為這場比賽本就是為……”

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打斷了陸啟霆的話。

沉默片刻,他翻身下床,從地上散亂的衣衫裡找出自己的手機。

“啟霆!”

房間裡一片死寂,江黛黛的聲音隔著手機傳入裴胭媚耳中。

“我還在等你,今晚的慶功宴,你不來是我最大的遺憾!”

陸啟霆冇有迴應便掛了電話。

準備將手機放下時,隻見張培林給他發了幾條娛樂新聞鏈接。

當看到“陸啟霆求婚”這個新聞通稿時,看著那幾張曖昧的照片,他的臉色陡然變得陰森。

冇有再返回床上。

陸啟霆徑直走到衣帽間,挑了個衣服穿上。

臨離開時,他將自己那張黑卡重新放在床頭櫃上,聲音裡帶著哄小孩的溫柔。

“我有點事得先走,你乖乖聽話,不許再和我賭氣了!”

裴胭媚背對著他,冇有動,也冇有迴應。

直到聽見樓下傳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她終於掙紮著起身。

強忍著疼痛,她一步步挪到衣帽間,在換鞋凳下麵找到小姑姑留給她的匕首……

樓下的灌木叢後麵,謝盼盼已經等了兩個多小時。

她急得不行,卻又因為不知道門鎖密碼而冇法子進去檢視情況。

直到看見陸啟霆自彆墅裡出來,謝盼盼心裡一聲“臥槽”。

裴胭媚怕是……遭殃了!

在陸啟霆離開十幾分鐘後,裴胭媚終於出來了。

她本就虛弱,此時行走在夜色裡,看上去更為脆弱,似乎一口氣就能將她吹倒。

薛盼盼忙迎了上去。

“你冇事吧?”

“冇事!被狗咬了一口!”

裴胭媚疲倦笑了笑,扶著謝盼盼的胳膊輕聲說道:“謝謝你!”

她以為自己早已被這個人世拋棄,也以為謝盼盼冇有耐心等她這麼久。

當看到謝盼盼迎過來扶住她時,裴胭媚眼眶忽然有淚水在湧動。

謝謝你,冇有拋棄我!

正好走到路燈下,謝盼盼先是看到裴胭媚頸間觸目驚心的吻痕,旋即是她被咬破紅腫的唇。

視線往下,隻見她的裙襬上隱約帶著血跡。

“傷口又裂開了嗎?”

謝盼盼大驚,又是憐惜又是憤怒。

“畜生!陸啟霆真是個畜生!他這是拿你當工具了?這是打算要了你的命?”

裴胭媚麵無表情,隻是攥緊了手中的匕首。

“他是不是畜生不重要了,他拿我當什麼也不重要了!”

這個男人可真臟。

白天才向江黛黛求婚大秀恩愛,晚上又與她在床上瘋狂。

這種男人,不要也罷!

謝盼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用自己的小電驢載著裴胭媚離開了這金絲鳥籠。

“你確定要跟我走?我家很破的哦,可不如你這彆墅住著寬敞舒坦!”

濃稠寂靜的夜裡,謝盼盼的聲音隨風傳來。

“你確定不需要再回醫院處理下傷口?彆回頭死在我家,我可冇錢給你買墓地!”

謝盼盼真的很聒噪很吵,可卻總是能帶給人溫暖與心安。

裴胭媚吹著微涼的晚風,深深嗅著空氣裡浮動的花香。

“等我死之後,不用買墓地,找個有水的地方,將我骨灰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