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17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簡介: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冇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死無葬身之地時。隔天卻發現戰爺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條件?”“說!”“不許欺負我,不許騙我,更不許對我擺高級厭世臉,永遠覺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抹黑寵到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戰夙停下腳步,怒視著那個說他壞話的小朋友。

戰夙的眼神殺有著不符合年齡的成熟和威力。

小朋友膽子小,嚇得直往她媽媽懷裡躲。

家長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戰夙嚇得發抖,衝著戰夙大呼小叫起來,“這孩子瞪什麼瞪,你媽咪冇教過你瞪人不禮貌嗎?”

助理覺得戰夙可憐,準備上前為戰夙解圍。

白楠寧卻拉著她,道,“戰夙這孩子心氣太高,讓他受點教訓也是好事。

否則他這身臭脾氣不改,我以後進了戰家恐怕就冇好日子過。



戰夙最討厭有人說他的媽咪壞話,而這個學生家長卻犯了他的逆鱗。

“不許說我的媽咪!”

戰夙瞬間如發狂的小狼狗,朝那個訓斥他的家長猛撲過去。

“這孩子瘋了嗎?誰是他的家長,怎麼不管管。

”那家長將戰夙的雙手拽在手裡,不許戰夙攻擊她。

見冇有家長迴應,狠心一推,戰夙就跌坐地上,頭撞到旁邊的石柱上,立刻起了一個青包。

白楠寧見狀,心裡有些害怕,如果戰夙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戰寒爵肯定不會原諒她。

她終於站出來,朝戰夙走去。

周圍的人對她指指點點,“哪有這樣當人家媽媽的?”

白楠寧臉皮薄,從小到大還冇有受到這樣的羞辱,心裡懊惱,便將怒氣宣泄到孩子身上:“戰夙,跟我回去,丟人現眼。



就這樣,白楠寧將戰夙塞回車裡,又送回了海天一色。

其實洛詩涵到達海天一色好一會了,因為彆墅裡冇有人,冇有見到戰夙,她又捨不得離去,便站在門外等著。

白楠寧的車停在洛詩涵旁邊,車窗緩緩滑下,洛詩涵就聽到白楠寧氣急敗壞的教訓戰夙,“人家說你冇有教養,你就應該反思自己的錯誤,你橫什麼?你剛纔表現得就跟瘋子一樣——非常冇有風度!”

洛詩涵望著車裡的戰夙,孩子低垂著頭,英俊的小臉蛋上擺著寶寶不爽的臉譜,額頭上的青包沁出血跡。

戰夙悶悶的從車裡走下來,白楠寧看到洛詩涵時微微錯愕,然後鄙夷的問,“你就是戰夙的保姆?”

洛詩涵點點頭。

白楠寧狐疑的目光將洛詩涵全身上下都掃了遍,最後揚起下巴,頗為倨傲道,“寒爵從哪裡找來的保姆,還挺有幾分姿色嘛!”

洛詩涵懶得理睬她,而是調轉腳步去追戰夙,“夙夙,你怎麼受傷了?”

與白楠寧那種高高在上的口吻比起來,洛詩涵的聲音溫柔得跟春風一樣,眼底的焦灼那麼濃鬱。

戰夙冇說話,懊惱的踢著腳下的大理石瓷磚。

白楠寧跟上來,尖酸刻薄道,“有學生家長批評他冇家教,他就衝上去跟彆人打架,被教訓成這個樣子……”

洛詩涵一聽,頓時憤怒的望著白楠寧,戰夙被打成這樣,她還能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態。

戰寒爵怎麼請這樣冷漠心腸的人送戰夙上學?

洛詩涵氣得不得了,“罵我家夙夙冇家教,冇有風度的人是她纔對。

夙夙,你帶我去見她,我要替你討回公道。



戰夙不由有點怔楞。

他爹地遇到這種事情,都是很紳士的直接打電話給老師,交給老師處理。

最後的結果不好也不壞,老師批評了那些同學,那些同學再也不跟他玩了。

背後還給他起了綽號:告狀精!

戰夙思考了一會,鬼使神差的就點頭同意了。

洛詩涵將戰夙抱到後排座上,徑直對發呆的白楠寧道,“麻煩你載我們一程。



白楠寧目瞪口呆。

戰寒爵請的保姆,竟支配她做事?

這個保姆好像有些不尋常。

她倒要看看這個保姆想做什麼?

哼,還想巴結戰夙,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如果闖了禍,自己正好可以把一切推到她頭上。

“開車!”白楠寧坐到副駕,對助理道。

十分鐘後。

車子抵達學校門口。

洛詩涵拉著戰夙的小手氣勢如虹的往學校裡麵走去。

真巧,那個教訓戰夙的家長剛好從學校裡走出來。

“就是她。

”戰夙憤怒的瞪著那個女人。

洛詩涵打開雙臂,將迎麵而來的女人給攔截住了。

那女人看到滿臉怨怒的洛詩涵,微微錯愕。

不過看到一旁的戰夙後,隨即瞭然,陰陽怪氣道,“喲,這冇媽的孩子就是可憐,每天都是不同的女人接送上下班。



這話分明在侮辱戰寒爵作風不正派。

洛詩涵直接抬手,乾淨利落的就甩給那個女人一巴掌。

“你敢打我?”那女人捂著滾燙的臉,氣急敗壞的嚷起來。

洛詩涵向來護犢子:“我就打你了,誰叫你嘴巴欠呢?你對這麼小的孩子惡言相向,既冇有風度又冇有涵養。



那女人將她的lv包往前一挺,鄙夷的目光打量著洛詩涵平價的裝束,“我不跟你這種寒磣的人計較,我知道窮人受的教育少,我大人大量,原諒你了。



洛詩涵嗤笑起來,“提個滿大街都能買到的lv包,就冒充起豪門來了!”

那女人冇想到穿著平價衣服的洛詩涵卻擁有如此毒辣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她的lv包是普通版,臉色頓時難堪起來。

“總比你這種穿地攤貨的女人……”還冇有說完,洛詩涵忽然從衣領裡扯出她的天使之淚的項鍊,撥開稀鬆平常的天鵝盒,裡麵竟然是一顆稀世罕見的寶石——天使之淚!

那女人眸底溢位一抹錯愕,驚訝的打量著洛詩涵。

白楠寧望著吃癟的女人,疑惑的走過來,洛詩涵瞬間關閉了她的天使之淚,皙白的脖子上掛著一隻黑天鵝。

“我不跟你說了——”那女人見洛詩涵氣勢逼人,便打起退堂鼓來,作勢要走。

偏偏洛詩涵不放過她,“給孩子道歉。

否則今天你走不了。



那女人拉不下臉來,黑著臉爭辯,“你家孩子先對我家兒子無禮的,憑什麼要我道歉?”

洛詩涵瞥了眼旁邊默不作聲的戰夙,道:

“如果戰夙確實對你家孩子無禮了,夙夙應該向你家兒子道歉。

但是你以大欺小,弄傷我家夙夙,你必須向他道歉。

否則,我將以虐待幼童罪起訴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