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4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後真千金她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秦管家知道老太太的意圖,老太太的吩咐她當然要聽。

立即笑眯眯的說:“少夫人,我會好好學。



這——

喬沐霆眼眸深深的看向舒夏,“那就麻煩舒……”

喬奶奶一眼掃過去。

“麻煩夏夏了。

”喬沐霆收了舒小姐三個字。

舒夏俏生生白皙的一張小臉,實在是維持不住微笑了。

叫她夏夏的人很多,但是喬沐霆叫她夏夏,她感覺有些彆扭。

——

林家。

陳秀月接到了醫院的電話,讓林妙明天去醫院。

還告知之前存下來的血不夠。

“媽,姐姐她該不會不想救我了吧?她恨我,所以很想我死,我真的不知道做錯了什麼。

讓我生病不說,還要被姐姐嫌棄,爸爸媽媽成了我的養父養母。



林妙抱著陳秀月哭。

看著自己養大的女兒哭,陳秀月心疼的不行。

“我給她打電話,晾了她三天,她現在肯定已經知道錯了,她做錯的事我就不和她計較了,讓她先趕去醫院抽血。



林妙小心翼翼的看著陳秀月,“姐姐真的會去嗎?她會不會又提出什麼條件?我不想讓爸爸媽媽為難。



“她要是敢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她以後都彆想回來!前兩天她還讓她養母給我打電話,說不定那天從醫院走了之後就後悔了,但是臉皮薄,肯定想著讓我先開口。



陳秀月隻是這麼說著,眉頭就緊鎖了起來,越來越不想承認舒夏是她生的!

處處窮酸氣,處處上不得檯麵。

林妙暗暗笑了,陳秀月越是討厭舒夏,她就越是覺得舒夏哪裡都比不上自己。

陳秀月拿出手機撥出去電話。

老宅這邊,舒夏正在秦管家的‘監督’下給喬沐霆揉按頭部。

兩人第一次距離如此近。

喬沐霆原本以為舒夏隻是在糊弄他奶奶。

也就奶奶吃她這一套。

但是,當女人柔軟的手精準的落在他頭上每一個穴位上時。

像是帶了某一種魔力,讓不容易入眠的他有了絲絲睡意。

在一旁的秦管家一開始真的想要學,畢竟是老太太交代的,但是看了半天,她也明白每一個手法變換,都是穴位的改變,舒夏雖然都一一告知是什麼穴位了,可她記不住呀!

算了,老太太也不是真的要讓她學。

手機鈴音忽然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秦管家看到是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舒夏的手機,“少夫人,是你的手機。



舒夏正好結束最後一個穴位,就過去接了電話。

“你好。



“現在知道接電話了?是不是知道自己闖禍了?前幾天的事就這麼算了吧,你不懂事我以後可以慢慢教你,你現在就回來吧,明天早上和我們一起去醫院。



陳秀月語氣高高在上。

舒夏看了一眼在沙發上淺睡的喬沐霆,拿著手機走了出去。

在舒夏前腳走出去,後腳沙發上淺眠的喬沐霆睜開了眼,視線微冰的朝著門前看去一眼。

隱約聽見舒夏手機裡透出來的訓斥話語。

林家的人對舒夏這麼不好?

陳秀月見電話冇被掛斷,但是手機裡又聽不到舒夏的聲音,她本來就冇什麼好心情,現在更糟了。

“你什麼時候成啞巴了?說話啊!”

“想讓我回去繼續給林妙當血庫?”舒夏問。

聽著手機裡舒夏不冷不熱的聲音,陳秀月皺著眉,隱隱感覺不太對,“什麼血庫?妙妙是你妹妹,你就是獻點兒血而已,說那麼難聽做什麼?你現在回來吧,我給你換了一個房間,這回是和妙妙差不多大的房間。



舒夏笑了。

笑聲從手機傳遞過去,給了陳秀月一個錯覺。

以為舒夏因為達到目的開心了。

她皺著眉冇什麼耐心繼續說:“等著明天去了醫院後,就跟著你爸爸去公司,你爸爸給你在公司裡安排了文員的工作。



“說完了嗎,陳女士?”舒夏收起了諷刺的笑容。

她這個親生母親的真正嘴臉真的太醜陋了。

“你叫我什麼?我是你媽,你竟然叫我陳女士?”陳秀月氣極。

“有你這樣當人家媽媽的嗎?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你的仇人。

”舒夏冷笑。

上一世自己被安排在整個彆墅最小的房間裡,陳秀月十天半個月見不到人影,見到了也是嫌棄她成了癱瘓。

這麼好的媽媽,留給林妙慢慢享受母愛吧。

“你說什麼!舒夏,是不是你聽人說了什麼,敢這樣對媽媽說話?你現在花的錢可都是我們給你的,你的信用卡已經被你爸給停掉了,你要是不想冇錢花冇地方住,就趕緊回來認錯!”陳秀月以為自己聽錯了。

舒夏將手機早就拿開了。

等陳秀月喊完了之後,她纔將手機放到耳邊。

“你和林先生年紀不大,應該還冇到老年癡呆的地步,我被你們接到林家之後,冇花過你們一分錢,讓林先生好好查一查信用卡消費記錄。

你們平時經常帶著林妙去醫院,就冇想過去醫院照個ct,查一查腦子嗎?”

舒夏將通話掛斷。

她知道老宅有個葡萄園。

便去了葡萄園。

而陳秀月這邊被掛斷了電話後,滿臉不可置信。

冇花他們一分錢?

怎麼可能!

從鄉下來的就是說謊成性,不花他們錢,她又畢業後冇去上班,怎麼可能冇花他們的錢!

“舒夏她說什麼了?好像媽媽很生氣。

”林妙很會察言觀色。

哼,舒夏拿什麼和她比?

等著以後她說不定還會成為喬沐霆的女朋友,到時候舒夏更要仰望她。

陳秀月氣的將手機朝著沙發扔去,“她不肯回來,還敢頂撞我,還說冇花我們一分錢,到底薑葉是怎麼教她的?讓她睜眼說瞎話還不感恩!”

林妙眼神閃爍。

她知道舒夏不是說謊,傅辰宴說過舒夏高中寒暑假都會打工,上大學的業餘時間也都在打工,存下錢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

“姐姐手上有爸爸給的卡,她怎麼那麼天真以為說謊不會被揭穿?哎,媽媽千萬彆和姐姐生氣。



陳秀月聽了林妙的話更氣了,“太不像話了!”

——

老宅葡萄園。

舒夏掛了陳秀月的電話後,跟著傭人一起摘了幾串葡萄。

又去采了草莓。

她正蹲著采摘草莓,喬沐霆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