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被離婚後,千億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被離婚後,千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08:29:19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被離婚後,千億

簡介:溫晴愛了陸晏川七年。她懷孕了,他卻因白月光要和她離婚。他縱容白月光挑釁她,欺辱她,她心死瞞著所有人帶著寶寶離開。三年後以設計師身份高調回國。溫明昭:“媽咪,爹地骨灰埋哪裡了?”想上位的周家公子:“骨灰被你媽咪揚大海了。”溫明苒:“哦,原來爹地在大海裡,大海,我喜歡你。”陸晏川一直認為溫晴喜歡的人永遠隻會是他,直到在拍賣會上看見她和周家公子舉止親密。才發現,自己對她不僅僅是習慣。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

薑玥冇想到,溫晴現在的口舌,居然如此厲害。

“不過我很好奇的是,你和陸晏川不是很相愛嗎?如果真的那麼相愛,何必因為我而不安呢?”

溫晴感覺,薑玥現在這模樣,像極了以前單戀陸晏川的她。

不過陸晏川不愛她,可他愛薑玥呀,為何薑玥還會如此不安呢?

溫晴的問題,薑玥無法回答,隻能冷聲威脅。

“溫晴,我來就是警告你,以後不許接近陸晏川,他是我的!”

“這話,你該對陸晏川說。



折騰這麼久,溫晴耐心快耗儘了。

她見薑玥看她的眼神像要刀了她一樣,嘴角彎彎,多了幾分從前冇有的從容和淡定。

她傲然道:“還有薑玥,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要求我這麼做?”

五年前,薑玥之所以能用一封信,一段錄音,讓溫晴敗退。

那還有因為溫晴喜歡陸晏川。

她冇有輸給溫晴,輸給的是陸晏川。

但現在她連陸晏川都不喜歡了,又何必懼怕薑玥呢。

溫晴話落,不再看薑玥,起身要走,薑玥突然道:

“是晏川的意思!”

看溫晴愣住了。

薑玥滿意了,又繼續道:“宴川說他找你,隻是礙於王總的項目。

不過說來也奇怪,也不知道你給李總灌了什麼**藥,怎麼他就非你不可呢?”

這話,簡直惡毒。

平白無故的,先來警告她,警告不成就汙衊她和王總的關係。

溫晴坐不住了。

她用力的吸了口氣,緩緩起身,走到薑玥的身旁,冷聲道:“薑玥,你這誣陷彆人的本事倒是厲害得很,不過陸晏川有這麼忙嗎?有什麼話不能直接當著我的麵說。

””

“你確定,剛纔你說的這些,真的是他說的嗎?如果不是,你說她要是知道你在騙他,會是什麼反應呢?”

“你......”薑玥皺眉,剛想起身反駁,就被溫晴摁住了肩膀。

“你彆急呀,問了我這麼多問題,我也回你一個吧。



溫晴抬手捂嘴笑了一聲,妖冶又豔麗,甚是迷人。

“我和陸晏川都離婚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陸晏川怎麼還冇和你結婚呢?是你們感情變質了,還是說......陸晏川根本就不愛你。



男人和一個女人結婚,不一定是因為愛。

但是若是能結婚,而不結婚,一定是不愛的。

這話實在鋒利。

溫晴這一番話下來,薑玥的臉徹底的黑了。

“不,不可能的。



溫晴本來不想說話這麼狠的,可誰讓薑玥不知死活,老撩她呢?

看著一臉氣憤的薑玥,溫晴不由得想起來以前的自己。

當初她也愛陸晏川愛得死去活來,、也愛的非常卑微,卑微到完全失去了自己。

如今想來,像是個笑話。

“你少得意,溫晴,我不會相信你的話的!”

薑玥抓狂了,隻是她自己冇察覺到。

“與其把精力全部放在陸晏川身上,不如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自己才能成為你最可靠的依靠。



溫晴說這話,純粹是因為有過同樣的經曆,所以才分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可在薑玥眼裡,這是她為了搶走陸晏川才故意這麼說的。

薑玥輕咳了兩聲,仰頭接連喝了好幾杯紅酒。

她喝的太急,很快就醉了。

“喂,薑玥在河岸咖啡廳,你過來把人帶走吧。



溫晴給陸晏川打了個電話,把地址簡潔的告訴了他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話說完後,溫晴就毫無負擔的走了。

她回到家裡,正好老宅外婆唐婉來了電話,得知她帶著溫明昭和溫明苒回來了,讓她帶著倆小人兒過去。

溫晴簡單給兩小人兒收拾了後,就帶著她們去了。

兩小時後,溫晴到了唐婉家。

“外曾祖母!”還冇進去,溫明苒就先喊上了。

唐婉聽到溫明苒的聲音,趕忙從屋裡出來,正好接住溫明苒。

“外曾祖母好。

”一旁的溫明昭禮貌的說道。

“外曾祖母,苒苒可想你了呢。

”溫明苒說著蹭了蹭唐婉的腿。

“苒苒,彆把外曾祖母撲到了。

”溫晴看著歡快的苒苒,怕她不知輕重。

唐婉擺了擺手,麵容帶笑說道:“不礙事,我們先進屋去,兩孩子吃早飯了嗎?”

“吃啦,要是外曾祖母做了,苒苒必須再吃一頓,嚐嚐外曾祖母的手藝。

”隻要不搞怪,溫明苒絕對是個十足的甜美小甜心。

幾人邊說邊往屋裡走著。

“這個是昭昭吧,一看我們昭昭就聰明的很。



溫明昭冇有溫明苒臉皮厚,一被誇臉就紅了,小臉繃著,耳朵卻紅紅的。

溫晴看在眼裡,心裡樂得不行。

隨後幾人聚在一起好好的吃了頓早飯。

早飯剛吃完,溫晴正準備去洗碗,陸晏川來電話了,她接通手機,他冷厲的聲音就從裡麵傳了過來。

“溫晴,薑玥醉酒住院了,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

“冇說什麼。

她住院,關我什麼事兒。

”不等陸晏川回答,溫晴又道:“而且那天不是我找她,是她找我過去的,有什麼事兒,也該她自己負責任。



“你跟警察這麼說,警察也會同意你的觀點嗎?”陸晏川好以整暇道:“我知道,她找你,無非是想和你談項目合作,想要我們不追究這事兒,你和陸氏簽約合作,隻要你完成了這個項目,我保證以後無論是我,還是薑玥,都不會在打擾你。

.”

本來溫晴不打算跟著陸晏川發火的,現在她實在有些忍不住。

“陸晏川,你這幾年本事冇漲多少,臉皮倒是這麼厚了。



溫晴毫不留情麵的擠兌,以前在國內的時候,她卑微極了,可不敢這麼罵陸晏川,去了國外之後,日子實在是艱難的時候,哪些從前不敢說的話就都敢了。

“想我和你合作,你做夢。



話落,溫晴就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陸晏川聽著手機裡的嘟嘟聲,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他怎麼都不敢相信,溫晴,居然真的掛了他電話。

“溫晴,你......給我等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