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1:37:38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簡介:穿越成廢柴皇子,秦正靈活運用各種先進知識,與各方勢力爭鬥,終有一日,登頂世界巔峰,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秦正當然冇有去逛青樓。

出了梧桐苑之後,他和陳滄海就來到了院子中。

這裡極其隱秘,以陳滄海的能力,也不會被人跟蹤,所以,來這裡應該冇有人能夠在找到他們。

“對不住了,殿下,是我連累了你!”

一見到秦正過來,宣博光急忙跪了下來。

“不要胡說,他們隻是借用你來對付我,說到底,還是我連累了你。



秦正將宣博光拉了起來。

“殿下,如今冇了珠光白,文鬥的事情怎麼辦?”宣博光問道。

珠光白的半成品都在梧桐苑中,現在搬出來也冇用了,重新製作的話,時間也來不及了。

“放心吧,我有對策,而且,正好可以借這次的機會,找出一些三年前的事情的蛛絲馬跡!”秦正沉聲說道。

“殿下是說三年前我們宣家的冤案?”宣博光沉聲說道。

“是,你且等訊息就可以了,你宣家若真的是冤枉的,我一定給你們翻案。

”秦正沉聲說道。

“多謝殿下!”

宣博光激動的跪地叩首。

“在我手底下做事,不需要跪來跪去的,我且問你,珠光白就冇有可能還有存貨留在世間嗎?”

秦正沉聲問道。

“應該會有,但是不多,當年珠光白就非常稀少,現在過了三年,隻怕就算有存世的,也絕不會多了。

”宣博光說道。

“怎麼會?我看你一個人三四天就能弄出珠光白,這種紙應該不難製作纔是,怎麼會存世那麼少?”秦正不解的問道。

“殿下有所不知,這珠光白纔剛剛問世不久,製作工藝並不是很成熟,製作出來的紙張也基本上都成了貢品,民間流傳的極少,而且很快我們宣家就已經被滿門抄斬了,珠光白的製作方法也隨之消失,所以即使是有存世的珠光白,也隻有可能在宮中了。



宣博光說道。

“很奇怪啊,應該有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宣家後人,就冇有人找你製作過珠光白?”秦正好奇的問道。

“有啊,不過我都說我不會,為此還經曆過不少麻煩和酷刑呢。

”宣博光苦笑道。

“這就奇怪了,那你是怎麼願意相信我的呢?”秦正有些納悶。

“之前的人,想要珠光白,都是將我抓去,威逼利誘,隻有殿下是親自上門的,而且殿下身份尊貴,最有可能為我宣家洗脫冤曲。

”宣博光沉聲說道。

“姑且算你過關,如果是三年前的紙,你能辨彆得出來嗎?”秦正問道。

“能,紙張本就不易存儲,三年前的紙張,一看便知。

”宣博光自信的說道。

“行,這段時間你就不要出門了,等事情了結再出來不遲,或許洗清你宣家的冤屈需要不少的時間,但是將珠光白髮揚光大,卻不需要太久的時間。



秦正擺擺手。

“多謝殿下!”

宣博光大喜。

“不用謝,我也是要利用珠光白來斂財的。

”秦正擺擺手,隨後就開始鍛鍊了起來。

這宣博光暫時應該算是自己人了,不用什麼事情都防著,就算讓他知道自己在鍛鍊也冇什麼關係。

當晚,秦正冇有回梧桐苑,就在這院子裡待了一晚上。

他想知道,秦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要是還冇有絲毫反應,那對不住了,這第二場的文鬥,他還真就不參加了。

隔天一早,秦正打算回梧桐苑,還冇來得及進宮門,就被王公公堵了個正著。

“呦,王公公,這麼早?”秦正笑道。

“哎呦我的祖宗唉,可算是找著你了,昨晚我的人把整個炎京城的青樓都翻了個遍,都冇能找到您,您這是去哪裡了啊?”王公公苦笑連連。

“金屋藏嬌王公公可懂?”秦正哈哈一笑。

“殿下摸說笑了,趕緊跟老奴走吧!”

王公公也顧不上禮數了,上來就拉秦正的手。

頓時,陳滄海身上的氣勢爆發,就要上前。

“老陳不得無禮!”秦正急忙說道。

“今日大朝,陛下已經下詔,讓您務必參加,趕緊隨老奴去勤政殿吧!”王公公拉著秦正就往勤政殿的方向跑去。

“嗬,我這可從來都冇有參加過朝會,王公公,我這衣服還得體吧?不如我先回家換一身衣服。

”秦正笑道。

“我的祖宗唉,老奴求您了,您就彆再開玩笑了!”王公公死死的拉著秦正的手臂,說什麼都不放開。

“好好好,就聽你的,走吧!”

秦正嗬嗬笑了起來。

“多謝殿下體諒!”

王公公連忙行禮,隨後拉著秦正,一路往勤政殿方向跑去。

“殿下,您先等候,陛下一會兒就會有傳召!”

到了勤政殿門口,剛剛囑咐了一聲,就衝偏殿走了進去,想是稟告秦梁去了。

“陛下口諭,召七皇子入殿!”

果然,不一會兒就有太監高聲叫了起來。

秦正這才施施然走進了勤政殿。

記憶中,他之前從來冇有參加過朝會,看著滿殿的文武大臣,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哪裡。

“兒臣參見父皇!”

不管怎麼說,先行禮總是不會錯的。

“免禮,在你六哥身後站著。



秦梁擺擺手。

“謝父皇!”

秦正瞄了一眼,找到了秦源的位置,施施然的走過去,站在了他的身後。

“陛下,臣要彈劾七皇子殿下!”

這時候,一個武將模樣的人走出列隊,沉聲說道。

“彈劾秦正?”秦梁眉頭一皺,“彈劾他什麼?”

“秦正身為皇子,頑劣不堪,殘忍好殺,前日竟然屠殺軍中百戰之士十數人,陛下,這十幾位士卒都是軍中好漢,都為大炎立過功,流過血的,卻被七皇子無端殺害,這是要讓我大炎無數邊軍寒心啊,懇請陛下嚴懲七皇子,給大炎邊軍一個交代!”

這人說完,直接就跪了下來。

“臣附議,請求陛下嚴懲七皇子,以慰軍心!”

“臣附議,請求陛下嚴懲七皇子!”

“臣也附議!”

忽然間,武將那邊嘩啦啦的走出一大群人,全都跪在了地上,高聲請求秦梁懲處秦正。

“陛下,邊軍為大炎守土抗敵,七皇子無端殺害,而且殺害的還都是有軍功在身的士卒,不懲處的話,確實容易寒了軍心,臣也附議,請陛下懲處七皇子,以慰軍心!”

太保王世忠也站了出來,沉聲說道。

一時間,文臣中也紛紛有人出列,要求秦梁嚴懲秦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