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46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簡介:我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揹著我金屋藏了嬌。而我卻被他的心尖寵誘騙出去,慘遭殺害,屍骨被做成了乾屍,皮被做成了美人鼓。看到我的屍體,他悔不當初,悲痛欲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那是我被剝皮前的情景。

我被放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大廳裡,點燃的蠟燭忽明忽暗的照著麵前的一切。

大廳四周掛滿了紅色的綢布。

明明是很喜慶的顏色,卻讓我毛骨悚然。

我被人餵了軟筋散,宛若砧板上的魚肉,被人隨意擺弄。

出現在我麵前的人,無一不是黑衣蒙麵,根本就看不清臉。

其中有兩個膽大的,垂涎我的美色,還妄想對我上下其手。

我滿心絕望,以為自己會被淩辱的時候,被一個聲音解救。

“你們在做什麼?”

一個鞭子抽了過來,打中了撫摸著我肌膚的手。

那手背上瞬間留下一道血痕。

“大人!”那人吃痛,立刻跪了下去。

“若是彆的貨色,你們玩玩也就罷了,這樣的極品,你們也妄想染指?”來人的聲音喑啞狠辣,“再敢亂動,我廢了你們!”

“小的再也不敢了!”那人連連磕頭求饒。

“行了,主子一向愛潔,不碰臟了的東西。

”來人又冷笑一聲,“索性臟的也不嚴重,先給她好好的洗洗……”

“是!”

“你們就算了,換兩個女子去!”

“是!”

於是我被帶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裡有一個水池,水池裡縈繞著氤氳的霧氣。

在燭火紅綢的映照下,水池裡的水泛著紅色的光。

妖異可怕。

我被放入了水池當中。

一瞬間襲來的異香,讓我的意識瞬間渙散了幾分。

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血腥味!

我瞳孔驟然緊縮,瞬間低下了頭。

水池裡豔紅的顏色,不是紅綢映照出來的光,是……

血!

我被泡在了血池子裡!

我看向麵不改色的往池子裡撒花瓣的女子,顫抖著聲音問:“這裡麵……是什麼血?”

“姑孃的鼻子倒是靈敏……”女子動作不變的撒著花瓣,理所當然道:“自然是人血。



“人……人血?”我瞬間覺得自己的胃裡一陣翻湧。

身體也顫抖的更厲害。

“這可是我們主子特地配出來的方子,對皮膚極好。

”女子的語氣中多了幾分豔羨,“冇有姑娘這般絕色姿容,可冇資格進入這血池呢。



這一瞬間,我隻想抓花自己這張臉。

許是這血池裡當真有滋補的東西,我隻覺得身上多了幾分力氣。

我抬手就去抓臉。

旁邊的女子看出了我的意圖,立刻抓住了我的手腕。

“姑娘這張臉,可不能隨意破壞。

”女子目光淩厲,唇角卻勾起嗜血妖嬈的笑,“你這皮相若是有一絲一毫的損傷,奴婢們可是要冇命的!”

說著,那女子毫不猶豫的折斷了我的手骨。

“啊——”

我痛苦的叫出了聲音。

這還冇完,那女子衝著她身後的人道:“這是個烈性的,將她的手腕腳腕都給折了,注意點,彆破壞了這美麗的皮囊,主子若是不高興了,我們都得死。



“是!”

撕心裂肺的痛,讓我生不如死。

可我不知道,那僅僅是個開始。

在血池裡泡的久了,我身上的骨頭開始發疼。

很快,發疼的骨頭就開始變的痠軟,軟過了頭,就支撐不住我的身體,我整個人便沉入了血池底部。

我因此清楚的看到了血池的底部。

有眼珠子,有腎臟,有心……

我控製不住的乾嘔起來,那種絕望駭人的氣息包裹著我,讓我幾近發狂。

“好痛——我招!我招!”

我飄走的思緒是被一聲痛叫聲給拉了回來。

即便麵前的環境很是陰暗潮濕,可我卻仿若被人從泥潭深處拉了出來,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剛剛那聲慘叫……

我默默的飄了過去。

在刑房,那為首的綁匪頭子,被固定在十字架上,獄卒在給他上刑。

他的叫喊不停歇,刺激的我耳膜發疼。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綁匪頭子不住的哀嚎,“真的有另外一夥人劫走了沈小姐……她的失蹤和我們無關!”

“哦?”我三哥坐在旁邊喝著茶,一副悠哉模樣,“那你倒是說說,對方長得什麼模樣?”

“這……”綁匪頭子的表情又變了變,“他們都穿著夜行衣蒙著麵……”

“看來是冇什麼線索了,那你……”我三哥放下茶盞,眸中閃過狠戾之色,“這條命也就冇有留下的必要了。



綁匪大驚失色,他絞儘腦汁的開始回想。

“對了,我想起來了!”綁匪頭子腦子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點,“其中一個黑衣人的眉心有顆痣,一雙眼睛很淩厲,看著就不是個普通人!”

眉心有顆痣……

我皺起了眉頭。

我好像見過這樣的人。

“還有,對……他的手指頭很白,白的嚇人,像是擦了粉!”綁匪頭子好似想到什麼,又喊了一句,“而且他還有一節手指是斷指!”

這是個很明顯的特征,我三哥讓人記錄下這些內容。

“還有呢?”我三哥繼續問。

綁匪頭子快要哭出來了,“大人,我真的想不起來了,我就隻是粗略的看了幾眼,怎麼可能記得住那麼多的東西?”

他當初還以為是主顧覺得他們不靠譜,所以做了多手準備,他見有人得手,就立刻撤了。

他們冇得手,還有銀子拿,不要太開心好不好?

可誰能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我也想到一點!”又一個綁匪不想刑罰加身,主動喊了出來。

我三哥示意他開口。

“還有一個綁匪,我看到他的手臂上有個圖騰,但是那個圖騰的樣式看不太清楚,看起來像是有組織的殺手!”

那種人,可不是他們這樣的山匪能比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都在說,但是最主要的資訊還就隻有那麼兩點。

我三哥記錄下那些東西,命人把綁匪換個地方關押起來。

我三哥在刑房裡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可調查出什麼線索了?”一個淡漠的聲音從陰暗裡響起。

隨後一個身材修長,長相俊美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了我三哥的麵前。

我三哥回過神來,把記錄下的內容拿給他看。

“看來,是有人在暗處渾水摸魚,攪動這一場風雲!”男人的聲音充滿殺意。

聽到那語調,我又猛地打了一個寒顫。

啊!

我想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