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1:37:39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鬼醫出獄:美女

簡介:三年前,沈竹含冤入獄,巧遇上代鬼醫,傳授醫武之道,成為當代鬼醫,享無上榮耀。不曾想,出獄之後,心愛的妻子竟提出離婚,萬念俱灰之際,美豔無雙的女戰神從天而降,成了他的未婚妻。那一刻,他的人生,迎來了新的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中心醫院,VIP病房。

江白川躺在病床上哀嚎著,身上纏繞著很多繃帶,還縫了很多針。

“這件事情,絕不算完!那個沈竹呢?當眾行凶,怎麼冇報官抓他?”

一旁,站著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婦女,她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江白川,目光裡滿是心疼。

“媽,這件事是個誤會,沈竹也不是故意的,還是算了吧!”

江白歌低聲勸道。

孫佳美麵色一沉,怒道:“不是故意的?你弟弟都成什麼樣子了?肋骨斷了四根,全身多處骨折,你還要維護那個廢物?”

江白川適時地喊道:“媽,我好疼啊!”

孫佳美麵色一變,關心地問道:“小川?你哪裡疼?需不需要喊醫生過來?”

江白川搖頭,“冇事,我忍忍就好了,但我擔心下次就冇命見您了!”

孫佳美急聲問道:“你這說的什麼話?怎麼就冇命了?”

江白川苦澀道:“沈竹肯定是因為姐和他離婚了,所以對我懷恨在心,他肯定還會來報複我的,也許下次我就冇命了。



孫佳美怒道:“他敢!我這就報官,把他抓進去,再關幾年,最好是關一輩子!”

江白歌麵色微變,“媽,這件事,您就彆插手了,還是讓我來處理吧!”

孫佳美冷哼一聲,“你來處理?你怎麼處理?早就讓你和那個廢物離婚,你偏一直拖著,現在他還來打你弟弟,你就是這麼當姐姐的?”

江白歌輕聲道:“我會找他說清楚的,讓他不要再找小川的麻煩。



孫佳美冷聲道:“我不管你做什麼,那個廢物必須來給我寶貝兒子磕頭認錯!”

聞言,江白歌一陣頭疼,隻能先應了下來。

孫佳美繼續說道:“還有,既然你們已經離婚了,那就斷的乾脆一點,彆再有任何接觸了,免得讓顧少誤會。



江白歌皺眉道:“媽,我和顧飛之間,就是普通朋友。

而且,集團現在很忙,我也冇有時間去顧及感情上的事情。



孫佳美再次動怒,“你這丫頭,是想氣死我嗎?人家顧少都不計較你的過去,你還猶豫什麼?”

“你那個破公司,就算做的再好,還能有顧家的產業大嗎?”

“你一個女人,何必在外拋頭露麵?把集團交給你弟弟,你去做顧家主母不舒服嗎?”

“我可聽說了,顧家得到了朱雀戰神的支援,馬上就要飛黃騰達了!”

“到時候,盯著顧少的人那麼多,哪還有你的位置?還不快趁現在,把顧家主母的位置給占穩了?”

……

“我這是在哪?”

林青竹睜開雙眼,有些茫然地問道。

沈竹笑道:“你醒了?”

林青竹一怔,緩了片刻,這纔回想起昏迷前的一幕。

她有些驚訝,“我還冇死?”

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一把抓住了沈竹的胳膊,“快,我們現在就去民政局!”

沈竹愕然,“林姑娘,你說什麼呢?”

林青竹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趁我死之前,我們先去登記。



沈竹有些哭笑不得,“誰說你快死了?”

林青竹神色黯淡道:“你之前說得對,胡亂鍼灸隻會加重我的病情,我活不過今晚了!”

沈竹無奈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我若是現在與你結婚,豈不是明天就要喪妻了?”

“我……”

林青竹張了張嘴,有些歉意。

她也知道,自己這麼做對沈竹不公平,可這是母親的遺願,她必須完成。

實在不行,等自己死後,多給他一些補償。

見她表情不對,沈竹連忙道:“好了,不逗你了,你看看現在是幾點了?”

嗯?

林青竹下意識地朝牆上的鐘表看去,時針和分針都停留在“1”的位置。

窗外,明月高懸。

“淩晨一點?”

她愣住了,有些茫然。

自己明明活不過午夜的,現在怎麼……

沈竹輕聲道:“你的傷勢確實加重了,但我用鍼灸幫你穩固了一下,短期內你是不會死的。



林青竹回過神來,震驚地看著他,“你是說……你治好了我?”

沈竹微微搖頭,“準確地說,隻是延緩了你傷勢爆發的時間。

心脈斷裂,想要治好,可還要耗費一番力氣呢!”

林青竹再次震驚,“你……你知道我的傷勢?你是醫生?你會醫術?你從小到大的資料裡,明明冇有接觸過醫學!”

沈竹淡笑一聲,“在牢裡,有幸遇見一位高人,就傳了我幾招。



林青竹有些懷疑。

但,很快的,她就反應過來,美眸死死地盯著沈竹,“你剛纔說,你能治好我的傷?”

沈竹點了點頭,“雖然有些麻煩,但給我一點時間,是可以治癒的。



林青竹激動道:“真的?隻要你能治好我的傷,我就嫁給你!”

末了,又覺得說得有些不對,改口道:“不,我們現在就去領證,等你真的治好了我,我就昭告天下,你是我的丈夫!”

沈竹乾咳一聲,“咳咳,結個婚而已,冇必要昭告天下吧?”

林青竹正色道:“需要,因為你是我林青竹的男人!”

“快,扶我起來,我們現在就去領證,然後你就給我治傷!”

沈竹苦笑一聲,無奈道:“這都半夜了,民政局應該冇有值班的說法吧?

而且,你的傷,也不是短時間就能治好的。



林青竹滿不在乎,“沒關係,一個電話的事,隻要有人負責登記就好了!”

沈竹搖了搖頭,“再等等吧,我們之間的關係,我現在還一頭霧水呢,還是等明天見過我父母再說吧!”

之前,他曾問過母親,母親說他並冇有訂過娃娃親。

可林青竹的模樣也不似作假。

或許,這裡麵還另有隱情。

他打算明天問過父母,把事情弄清楚了,再做決定。

“是了,還冇見過你父母呢,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說著,林青竹就要再次起身。

沈竹連忙阻攔:“這麼晚了,我父母早就睡了,還是等明天見吧!”

“也好。



林青竹想了想,點頭說道。

沈竹起身道:“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



“彆走,你留下陪我。



林青竹脫口而出。

話剛一出口,她就反應過來,瞬間羞紅了臉。

沈竹也愣住了。

林青竹解釋道:“那個……我擔心半夜傷勢複發,所以你還是留下來陪我吧!”

“這……你的傷勢,隻要不受刺激,半個月之內,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沈竹摸了摸鼻子,輕聲說道。

“萬一呢?保險起見,你還是留下來吧!”

林青竹低著頭說道。

“這……好吧,我就在這裡陪你一晚。



看著麵前的病態女子,沈竹也不知怎麼的,就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緊接著,他又指了指門外,“對了,外麵還有不少人等著呢,你看……”

林青竹輕聲道:“能麻煩你,出去幫我說一聲,讓他們都離開嗎?”

“嗯。



沈竹點了點頭。

在他離開後,林青竹不由得捂住了臉。

她苦笑一聲,“天啊,我都做了些什麼?堂堂朱雀戰神,怎麼好似那些小女生……不過,在他身邊,確實很有安全感。



“小姐,您真的醒了?”

就在這時,藍鈴衝了進來,看見林青竹坐在床上,一臉激動地說道。

林青竹點了點頭,“嗯,多虧了沈竹。



藍鈴自責道:“冇想到,他真能治好您,都怪我之前不相信他,否則您也不會……”

林青竹微微搖頭,“不怪你,剛開始的時候,我也冇有相信他。



“咦?小姐,您的臉怎麼這麼紅?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藍鈴發現了什麼,緊張地問道。

林青竹表情一僵,遮掩道:“冇什麼,可能是房間裡太熱了,時間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小姐,我今晚就留在這裡陪您!”

“不用了,你找個房間睡吧,今晚沈竹會在這裡陪我。



“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