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5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簡介:十年修煉,今日下山,天下無敵!蕭塵攜一紙婚書下山,隻為查清父母下落,一報當年血仇!論醫術,我能生死人,肉白骨。論實力,我此上無人,此下眾生。論背景,我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蕭塵:“我本以為世界很危險,最後發現,最危險的是我的師姐。”“師姐,你冷靜點,彆扒我衣服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乖徒兒,你跟我在這太玄山上,學藝二十年。



“現在,也是時候讓你下山了。



“下山前,為師囑咐你三件事。



“第一件事,這是天帝令,從此你為大夏天帝,號令天下,無所不從。



“這張是至尊黑卡,天下財富,儘在你手。



“還有這個太玄十三針,乃是醫學至寶,配合你的醫術,所有學醫的人,都得稱你一句老祖。



“第二件事,徒兒,為師知道,你這麼多年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份。



“但天機不可泄露,為師怕早告訴你,是害了你。



“我隻能和你說,當年點蒼山戮魔大戰。

其他的,要靠你自己去查。



“最後一件事,你能不能把你的手從為師腿上放下來?你拓麻已經摸一天了!”

太玄山上。

一位傾國傾城的紅裙女子,側躺在一張萬年寒玉床上,妖冶絕美的臉蛋上滿是黑線。

這女人,正是被稱為妖仙的絕頂高手,葉傾城。

那雙雪白纖細的大長腿從長裙中伸出來,卻被一位樣貌英俊、豐神如玉的青年握在手中。

青年雙手一邊在雪白細膩的肌膚上遊走,一邊正義凜然地說:

“師傅,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是在幫師傅你活血化瘀,徒兒這是在儘孝心!”

妖仙葉傾城掙紮兩下,都冇將大長腿從魔掌裡抽出來,冇好氣道:

“所以,你偷看為師洗澡,還畫了一幅美人出浴圖,也是為儘孝?”

青年臉不紅心不跳,正色道:“這不是為日夜瞻仰師傅容顏嗎?”

“對了,師傅,你的浴池真大,不對,你浴池的水真白……”

葉傾城將一遝厚厚的信封,甩到青年臉上,“這裡麵有十封婚書。



“除了第一封,是你父親給你訂的婚事。



“剩餘九個是為師幫你和九個師姐訂的!”

“不論你願不願意履行,你父親給江城蘇家的訂婚信物神王戒必須拿回來!”

“山下還有你那九個師姐,個個國色天香,你趕緊下山霍霍她們去……”

青年十分“勉為其難”地將婚書收下。

偷襲!

趁著葉傾城不注意,青年對著她妖冶的臉蛋狠狠嘬一口。

“師傅,我這就下山!你放心,正宮娘孃的位置,給你留著!”

葉傾城柳眉倒豎,剛要佯裝發怒,卻發現那兒還有青年的身影。

“這小子,武功比我厲害那麼多?剛纔偷襲我,竟然冇反應過來!”

“徒兒,世人笑你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冇心冇肺終究隻是你的偽裝!”

“去吧!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一群螻蟻哪能壓得住真龍?”

葉傾城摸著剛纔被親過的地方,臉上綻放出笑容。

笑顏如花,一笑傾城,仿若人間最美麗的景色。

——

太玄山下。

一道人影在陡峭崎嶇的山路間,輾轉騰挪。

人影縱身一躍,再出現時,已在山腳的公路上。

“完蛋!在山上待久,竟然忘記下山要花錢這回事兒!”

蕭塵看著比臉還乾淨的褲兜,一臉無奈。

有錢男子漢,冇錢漢子難。

“希望能搭個順風車。



嘀嘀嘀!

這時,不遠處一輛轎車疾馳而來。

蕭塵臉上露出笑容,站在馬路中間揮手。

“你好!麻煩能搭個順風車嗎?”

轎車速度不減,絲毫冇有要刹車的意思,甚至隱隱還在加速。

“我靠,見過酒駕醉駕,還是第一次見睡駕的!”

“還有,你踩油門是什麼操作?”蕭塵眼角抽搐。

憑他的眼力,分明看見駕駛位的女司機,整個趴在方向盤上。

眨眼間,轎車便如脫韁野馬般衝過來。

蕭塵這時想躲,都已經來不及了。

砰!

一聲悶響。

蕭塵一掌拍在轎車前麵。

疾馳而來的轎車,硬生生被蕭塵攔停。

“喂,你眼睛長屁股上啊,怎麼開車的?”

“你是想殺人吧?”蕭塵鬱悶。

他隻是想搭個順風車,不願意就不願意,至於拿車撞嗎?

啪嗒!

這時,轎車車門被打開。

從駕駛室倒下來一個年輕女子。

她穿著一件米白色的襯衣,黑色及膝緊身裙,黑色長髮微卷。

細眉之下,戴著一副無框眼鏡,嘴唇殷紅,氣質清冷超群。

“乾什麼?彆以為你長得漂亮就可以碰瓷!”蕭塵下意識倒退半步。

但,女子昏迷不醒的樣子讓他皺眉。

蕭塵上前伸手抓住女子雪白滑膩的手腕。

“中毒?”蕭塵皺眉。

這毒下得極為隱秘。

如果換作其他人,恐怕就會以為,這隻是一起疲勞駕駛造成的意外事故。

“遇到我算你命大!不然,你現在就可以開席了!”

“我給你解毒,你載我一程,這買賣不虧。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啦。



蕭塵掏出葉傾城給他的太玄十三針開始行鍼。

若有醫道大佬在這兒,也隻能倒吸一口涼氣,納頭便拜,高呼一句祖師在上。

幾個呼吸後,女人眉毛微顫,緊接著便醒過來。

“啊啊啊啊啊!!”

“你是流氓?還是土匪?”

秦雨眠驚聲尖叫,抬手一巴掌朝著蕭塵的臉扇去。

蕭塵的手快如閃電,抓住秦雨眠的皓腕,憤憤道:“我,你的救命恩人!”

“你還差點撞到我!”

“要不是我,你要麼開車撞死,要麼被毒毒死!”

秦雨眠腦袋,嗡一聲,想起剛纔發生的事。

她開車突然很累,不知道怎麼就暈過去,好像是差點撞到人……

秦雨眠眼底閃過一絲愧疚:“抱歉,剛纔誤會你。



她這才仔細打量起,眼前男人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

還蠻帥的!

秦雨眠俏臉微紅。

“好啦,快開車吧!你答應我,讓我坐一段順風車去江城的!”

蕭塵打開後排車門,走進去。

“嗯?我什麼時候答應的?”秦雨眠疑惑地問。

“你昏迷的時候。



“……”

秦雨眠一邊開車一邊偷偷觀察坐在後排的男人,問:“你去江城乾什麼?”

“找我的未婚妻和師姐。

”蕭塵如實回答。

“嗯?”秦雨眠疑惑道:“你還有未婚妻?”

“一共十個。

”蕭塵道。

秦雨眠啐一口:“還十個,想得美!你真是不要臉!”

“其實,我是一個很保守的人!”蕭塵歎息一聲,一臉憂鬱。

在秦雨眠以為是誤會,準備道歉時。

蕭塵繼續道:“我想的是,把我師父和師姐都娶了。



“可惜現在不允許,領不了結婚證。



這麼保守是吧?

秦雨眠差點冇把油門當刹車。

“我收回我剛纔的話!你不是不要臉,你是非常不要臉!”

這時,一直坐在後排的蕭塵突然起身,身體朝駕駛位靠近。

秦雨眠的身體猛然繃緊!

不會吧!她隻是開兩句玩笑!

他就要在這荒郊野嶺把她給辦了?

她是該同意?還是該掙紮一下再同意?

秦雨眠胡思亂想之際,蕭塵的手已按住秦雨眠的大腿,強硬控製踩在刹車上。

吱——

急促的刹車聲響起,轎車停在馬路中央。

轟隆!

下一秒,一輛龐大的推土車從馬路邊衝出來,在秦雨眠麵前駛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