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1:53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簡介:22世紀的醫學天才張京墨一朝穿越,穿就穿唄,竟然穿成個鄉下農女?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個癱瘓的王爺??麵對夫君的打罰,她直接把人推下懸崖;麵對婆母的辱罵,她發瘋創死她;麵對情敵的陷害,她直接手撕白蓮!這種生活,張京墨直接撂挑子不乾了,這王妃誰愛當誰就當!於是轉身出門搞事業,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名聲大噪的鬼麵神醫!本以為自己憑藉著一張鬼麵具,可以成功死遁,離開王府。誰知一朝麵具落下,那個曾經看不起她的夫君頓時紅了眼。“墨墨,本王錯了。”張京墨:要點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江上雪身子一僵,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在這緊急關頭,慕錦一為了心愛的女子,赫然發聲。

“燕王不覺得在大庭廣眾之下逼問一個女子的心上人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嗎?”

“五弟說笑了,本王這不是逼問,而是好奇。

還是說,江小姐連自己喜歡的人都這麼難以啟齒嗎?”

“不是!”江上雪被逼得都快要哭出來了,“皇上,臣女的心儀之人正是安王殿下!”

場上,瞬間寂靜無聲。

冇想到剋製守禮的江小姐竟然還有如此勇敢的一麵,真是讓人忍不住想要鼓掌啊!

“小雪……”慕錦一感動得都哽嚥了。

冇想到,江上雪竟然不嫌棄他是個癱子,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承認對自己愛意,這樣的女子,他夫複何求啊!

而張京墨好笑地看著兩人,甚至還嗑起了瓜子。

有趣,真有趣。

這令人落淚的完美愛情。

郎才女貌,甚是般配。

“哢嚓哢嚓哢嚓!”

“哢嚓哢嚓哢嚓!”

安靜的水榭長亭中,此刻唯獨張京墨嗑瓜子的聲音最大。

而她的這種不合時宜的舉動,終於引起了對麵賓客中一人的注意。

那人出聲道:“安王如今娶了安王妃還不滿足,還要覬覦彆的女子嗎?依下官之見,安王妃生性率真,性子純良,又生得如此貌美,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啟明之命,安王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咳咳咳!”冇想到竟然被人誇了,張京墨一時有些不習慣。

順著聲音看過去,隻見那人身穿一襲華麗白色錦袍,陰柔俊美,一頭青絲隻用一根簪子輕輕挽住,那模樣和氣質,給人一種謫仙之感。

慕錦一隻是冷哼一聲:“哼,啟明之命?九方十癸,你說她是啟明之命她就是了嗎?”

“安王為何至今還在懷疑下官?下官身為黎國的國師,自然不敢隨意編造,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慕錦一憤憤,卻又無法反駁,隻能怪父皇什麼都聽這個九方十癸的。

默默聽著的張京墨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人就是傳說中的那位國師啊!

不得不說,國師真是長得雌雄莫辨,俊美異常。

九方十癸鳳眸彎彎,玩味地看著張京墨,此女倒是出乎自己的想象。

確實,所謂的啟明之命是他胡謅的,為的就是讓慕錦一不得不娶鄉下的農女,一來是為了嘲諷他,二來是為了讓燕王能夠順利娶到江上雪。

可是冇想到他隨意一指的農女竟生得如此美豔大方,特彆是剛剛那回擊沈嬌嬌的一幕,讓他頓時血脈僨張。

此女,太對他的胃口了。

人人都說安王妃粗俗不堪,可是他卻不這麼認為。

若是容貌是天生的,那麼氣度和她那口纔可不是天生的,所以,他不得不懷疑,此女真的是個普通的農女嗎?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他不介意把事情鬨得再大一些。

“江小姐你這是何苦?安王已經成親,是不可能再娶你了!”

慕錦一怒道:“九方十癸你給本王閉嘴!”

“怎麼?下官說的不對嗎?還是江小姐甘願自降身價,成為安王的妾室呢?”

江上雪是兵部尚書的嫡女,若是真的自願成為妾室,那便是給家族蒙羞了!

江上雪悲憤不已,“國師又何必如此來侮辱小女?”

“怎麼?你連當妾室都不願意,說明你也冇這麼喜歡安王嘛!”

“不是的,臣女……臣女……”

慕錦一再次嗬斥道:“九方十癸你夠了!你這般咄咄逼人是為了哪般?”

九方十癸彎了彎嘴角,“安王莫要激動,下官這是替您考驗江小姐對您的心啊!”

然而江上雪從小便是天之驕女,哪能容忍這種侮辱。

她不受控製地冷聲道:“國師此言,難道小女還比不上安王妃嗎?論出身,論才情,論相貌,小女哪點比不上安王妃?而且,小女的父親是二品兵部尚書,母親是琅琊王氏之女,若是這樣的出身還配不上安王的話,那請問安王妃的父母又是何人?”

“我父母是何人關你什麼事!”

張京墨穿越到這種破古代,與父母分彆本就夠難受的了,如今被人各種嫌棄辱罵,還要詆譭她的父母,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上雪站了起來,一身白衣氣質如塵,可是臉上那嘲笑的表情卻與她的氣質格格不入。

“所以安王妃父母這樣的下賤身份她都能嫁給安王,小女又有何不可?”

嗬?下賤的身份?

張京墨的父母雖說不是什麼王公貴族,可也是醫學界的大拿,是國內外非常有名的醫生!

就因為江上雪和慕錦一兩人的情情愛愛,她父母就要被這樣辱罵嗎?

張京墨氣得發抖,已然顧不上什麼規矩不規矩了,她對著江上雪就破口大罵:“江上雪,無論你怎麼罵我我都不care,但是,俗話說得好,罵人不要牽扯對方的父母,我父母有多厲害是你想象不到的!”

“還有,你跟慕錦一之間的破事不要牽扯上我好嗎?你這麼恨嫁,怎麼不在我嫁進來之前嫁給他呢?怎麼,你是真的愛他嗎?還是隻是覺得他娶了我這樣身份的人你心有不甘罷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你和沈嬌嬌一樣,在慕錦一成為癱子後,也開始嫌棄對方了,不是嗎?”

“但是你不想揹負這等罵名,所以就想將以我做藉口,來成全你的迫不得已是嗎?”

“沒關係,如今皇上就在這裡,你真心想要嫁給他的話,可以讓他直接休了我,然後迎娶你進門,如何?”

這劈裡啪啦一段話下來,直接把江上雪給乾懵了。

所有人都佩服張京墨的大膽,同時也佩服她的有理有據,思維清晰。

九方十癸簡直激動得身子顫抖不已,這個女人,果真是不簡單!

慕錦一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張小花,你信不信本王殺了你!!”

“哼,我還冇說你呢,你還趕上趟來了?說真的,你要是有種的話,就拒絕這段你不想要的婚姻啊!一方麵對皇權唯唯諾諾,隻敢對出身低微的我重拳出擊;一方麵又總是做出一副受害者的嘴臉,拜托,你知不知道你很噁心啊?要我說,你和江上雪簡直絕配,婊子配狗,天經地義!”

此刻的場上,沉默震耳欲聾。

每個人都瞠目結舌,大氣都不敢出。

安王妃她瘋了,她竟然連安王都敢罵。

“張小花,張小花,你,你好得很!”慕錦一氣得嘴唇直哆嗦,胸腔急速起伏著,彷彿下一刻就會爆發。

“我當然好的很,不像你,明明都癱瘓了,還整天想著情情愛愛的事情,真實個十足的戀愛腦!”

慕錦一已經氣得大腦一片空白了,他終於忍不住,不顧形象地大喊,“慕七給本王殺了她!!殺了她——”

然而就在這時。

張京墨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尿騷味,緊接著就看見一股水柱從慕錦一身上流下,將地上的毯子濡濕了一大片。

張京墨:!!!

完了,這傢夥被自己氣到尿失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