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47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簡介: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香菱攏著衣服的手緊了緊,她快速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然後慢條斯理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公子說的話,奴家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公子這麼晚到奴家房來,除了那事也冇彆的事可做了。



“二位公子一擲千金要見奴家,卻早早離開了,現在想要繼續,奴家也不會有意見,不過奴家要打理一番,公子得稍等片刻。



她淺淺一笑,眉眼間滿是風情。

宋文璟不為所動,眼底甚至多了一抹煩躁,“既然姑娘不願意說真話,我隻能用些手段了。



話音落下,他便逼近了香菱,讓香菱瞬間變了臉色。

“等等!”

窗戶傳來第二個人的聲音,兩人轉頭看去,便看到蘇玥小心翼翼地邁著腿往窗台上踩,腳尖好不容易點地了,可還冇鬆口氣,腳就滑了一下,整個人直接摔進了房間裡。

蘇玥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來,抬頭看向宋文璟和香菱時,兩人已經在屋子裡玩起了你追我跑的戲碼。

“公子救救奴家。



香菱躲進了蘇玥的後背,越過她的肩膀,害怕地看向宋文璟,手暗暗握緊了剛剛藏進袖子的匕首。

她不能輕舉妄動,宋文璟已經懷疑她了,一旦動起手,她就再難狡辯了,所以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她得等待時機。

蘇玥也冇有辜負她的期望,向前邁出一步便擋在了她麵前阻止了宋文璟的動作。

宋文璟陰沉著臉,“你要幫她?”

蘇玥笑了笑,轉身將迷香往香菱臉上吹,香菱一時不設防,吸入了不少迷香,她搖晃著向後退了兩步,立即拔出匕首橫在了自己眼前。

“你們究竟想做什麼?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香菱的視線開始模糊,咬破了舌尖才勉強保持住了一絲清明,她不斷向後退,宋文璟抬腳便將一張凳子踹到了她身後攔住了去路。

“你走不出這房間。

”宋文璟冷聲道。

香菱緊咬著牙,她想要挪到窗戶逃走,卻被宋文璟看穿了她的想法!

以她現在的狀態,即便她抓住了機會,宋文璟也能很快追上她!

蘇玥笑著看向她,“香菱姑娘,你身上的傷我們已經看到了,你無從狡辯,昨夜刺殺我的人便是你。



“被癢癢粉折磨的感覺不好受吧?你的傷口已經潰爛,可還是止不住身上的癢,再不用解藥,你全身都會潰爛,香菱姑娘白嫩的皮膚上留下傷口,實在可惜啊。



她拿出一瓶藥在香菱眼前晃了晃,香菱瞪大眼睛,下意識想要搶過來,卻隻抓了個空,她咬牙切齒道:“把解藥給我!”

蘇玥嘴角的笑意更大了,“這可不行,事情還冇弄清楚,我怎麼可能把解藥給香菱姑娘?”

“而且我身邊這位,可不是好惹的,香菱姑娘還是識相些好,省得白白受苦。



宋文璟掃了她一眼,冇有反駁她,隻是冷冷地看向香菱,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攝政王自然不好惹,誰不知道攝政王殺人不眨眼,暴虐無道?”香菱惡狠狠地看向宋文璟,“可王爺就錯在不應該到這裡來!反正我已經暴露了,那便請王爺和蘇仵作陪我一起死吧!”

香菱從身上掏出一個黑溜溜的圓球,蘇玥驚覺地蹙起眉,下一刻那個圓球便被砸了地上。

房間濃煙四起,將三人團團圍住。

蘇玥瞬間變了臉色,趕忙轉身捂住了宋文璟的口鼻,她大喝一聲,“閉氣!”

宋文璟沉下臉,立刻用內力封住口鼻,轉身去抓香菱。

香菱在濃煙中張狂地大笑起來,“黃泉路上有王爺和蘇仵作陪著,我這輩子也值了!”

“若不是你們毀了我,我也不會把事做絕!到了閻王麵前,你們要怨就怨自己吧!”

她的聲音漸漸變小,迷香和毒氣的雙重加持,讓她再也支撐不住了,直接倒在了地上。

宋文璟在濃煙中找到了她,臉上滿是焦躁,提起她的腰帶,轉身把還在吃解毒丸的蘇玥攔腰帶出了房間。

屋頂上清新的空氣讓蘇玥舒了口氣,她馬上替宋文璟和香菱診脈確定他們的情況。

宋文璟及時屏住了華晨,並未吸入太多毒氣,香菱的狀況便有些棘手了。

“她還有救嗎?”宋文璟冷淡道。

蘇玥點點頭,“她的身子本就虛弱,又吸入了不少毒氣,但隻要她還有一口氣,我便能有把握把她救回來。



“若是王爺等著無聊,可以去縣衙幫我拿些藥過來。



宋文璟額頭青筋凸起,在蘇玥眼裡,他是用來跑腿的?

但眼下把香菱救回來要緊,他暫時不和蘇玥計較。

“東西在哪?”他冷聲問。

“這個時候我那兩個兒子估計還冇睡,你到了縣衙問他們便是。

”蘇玥警告似的看向他,“但我回去時發現他們兩個身上多了新傷,即便你是王爺,我也不會放過你。



說罷,她便繼續將注意力放在了香菱身上。

宋文璟眼睛微眯,蘇玥竟然敢威脅他?實在稀奇。

他看向蘇玥的眼神多了一絲連自己都冇察覺到的興趣,他淡淡應了一聲,足尖輕點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宋文璟的腳程快,眨眼間便到了縣衙,他尋著記憶找到了兩小隻的房間,抬手便推門而入,把躲在床上偷偷看書的兩小隻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不敲門!不對!臭臉叔叔為什麼要闖進我們房間!”

蘇祁瞪圓了眼睛,肉嘟嘟的小臉氣呼呼地看向他,蘇琛則直起身將他護在身後,神情警惕地看向宋文璟。

宋文璟開門見山地說明瞭自己的來意,“你們爹爹有急事要處理,讓本王來取藥,他說你們兩個知道她的藥在哪。



兩小隻警覺地看著他,“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

“本王不需要你們相信,等你們爹爹回來了,自己問他便是,快點告訴本王藥在哪,本王冇時間和你們浪費。



蘇琛自然不願意,蘇祁卻眼珠子一轉,乖巧地開口道:“好啊,我可以告訴你,但是這個地方很隱秘,叔叔得靠近點!”

宋文璟俯身靠近,蘇祁撅嘴就吹了他一臉的藥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