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帝女在上:妖孽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帝女在上:妖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07 12:01:14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帝女在上:妖孽

簡介:【團寵+雙強+馭獸+空間+帝女傳承】夜染音,21世紀令人聞風喪膽的第一傭兵“夜神”!一朝穿越,成了邊境小城被唾棄的廢柴!未婚夫家上門退婚?家族把她當棄子?下一瞬,她被迎回帝都,成了國公府唯一的嬌小姐!從此,展露逆天天賦。使用帝女傳承,煉神丹、製神器、馭神獸、擺神陣!綻放絕代風華,驚豔世人!不但手拿團寵劇本,受儘家人朋友寵愛,還被無數大佬膜拜。原家族悔不當初,未婚夫也想再續前緣。奈何瘋批帝尊卻為她走下神壇,將她摟進懷裡狠狠威脅:“你敢接受他,我就滅世!”夜染音捧著男人妖孽絕色的臉蛋,吧唧親了一口:“乖,我隻允許你,站在我身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帝之空間內。

俊美無儔,五官完美無缺的男人還冇醒過來。

但夜染音能感受到他精神識海十分活躍。

夜染音心念一動,就將男人移出空間。

半響後。

轟!

一股冰冷、強大,幾乎令人窒息的恒古威壓,猛地從男人周身,如潮水般擴向四周。

霎時間,地麵開始震動,龜裂。

青陽城內外的高手們,也都在瞬間察覺到這股恐怖的令人顫抖的氣息,不禁紛紛麵色大變,朝著夜家的方向看來。

而一些生出靈智的靈獸,此時更是驚恐無比,顫抖的匍匐在地,朝夜家方向趴伏。

“嗯?”

夜染音微驚了下,這男人經脈碎裂,身上更有重重封印,看上去命不久矣,但醒過來時,竟有這麼強大的修為?

恐怕就連傳說中的武王或是武皇都冇這麼強大吧?

夜染音正想著。

咻!

一道身影,就瞬間掠至她身前。

是芸姑。

夜染音的房間被強大的力量橫掃坍塌掉,芸姑警惕的望著身體逐漸飄向半空的男人,神色震驚又凝重。

“這是何人?怎的如此強大?”

夜染音神色平靜:“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



芸姑想到溫婉晴今日算計夜染音的事,瞭然,恐怕就是這個人救了她家小姐。

她瞬間收起身上氣息,問夜染音道:“恩公這是怎麼了?”

夜染音搖了搖頭,然後道:“芸姑,你可會陣法?”

“隻知皮毛。



“皮毛就夠了。



夜染音從帝之空間拿出一些靈石和陣旗交給芸姑道:“他這樣太惹人注意,你將這些靈石和陣旗,擺放到我交代的地方去……”

接下來,她說了幾個方位。

芸姑聽出,那竟是暗合天地靈力的五行之位,心中不由驚訝,這是陣法嗎?小姐什麼時候懂這些?

雖然疑惑,但她依舊照做。

隨著陣旗插下,一股股力量波紋般的凝聚而成,將院子籠罩而下,那股強大的力量,也暫時將男人強大的威壓同外界隔絕開來,讓芸姑看的心驚不已。

這是什麼陣法?

怎會如此厲害?

她當然不知道,夜染音用的陣旗,都是帝女留下的神器,再加上這已經失傳已久的禁神大陣,就算是低配版,暫時也夠隔絕男人的力量不被窺探。

同時,青陽城其他高手們,也都再也捕捉不到之前的強大氣息,不禁都是一頭霧水,然後在心底嘀咕,難道剛剛是有什麼絕世大佬路過青陽城?

他們也有出來檢視,可惜,已經找到半點線索。

夜家院內。

“好了,芸姑,這裡交給我,你去收拾東西,我們隨後去城主府。



“是,小姐。



芸姑離去後,夜染音便長身而立,站在漂浮在空中的男子下方,美眸緊盯著他。

終於,當他氣息澎湃到一定程度後,他睫毛一動,猛地睜開一雙如星空般浩瀚美麗的漆黑眼睛。

那雙眼睛,冰冷、淡漠、不帶一絲情緒。

他在虛空坐起身來,烏黑的長髮宛若流泉,從他肩頭披散而下,襯的他肩寬腿長,身形愈發完美。

他緩緩俯首,俊美無儔,完美無瑕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整個人看起來尊貴、冰冷、淡漠又出塵,像俯瞰著人間的神祗。

那雙冷漠無情的眸子,在掃過夜染音,將她的身影納入眼底後,眼裡,纔有了一絲絲波動。

“是你。



男人的聲音清冷動聽,宛若天外仙音。

夜染音聽著,忍不住在心底感歎,美人不愧是美人,連聲音都那麼好聽。

“不錯,是我。



夜染音望著男人漆黑美麗的眼睛,喃喃回道。

這男人長得太美太妖孽了,跟他對望一眼,就像被蠱惑一樣讓人移不開眼,連心臟也控製不住砰砰直跳,夜染音都快懷疑自己是被下蠱了。

“那麼,你欲要如何?”男人繼續問道。

“嗯?”

夜染音逐漸清醒,這男人是在問之前寒潭她染指他的事嗎?

不會吧?

夜染音看向對方那張完美無瑕,麵無表情的麵龐,他是想……讓她負責?

不過,他長這麼美,負責也不是不行……

“美人。

”夜染音反問:“你想如何?”

男人眸光依舊淡漠,波瀾不驚道:“吾名,封九宸。



說完名字,頓了下,才又淡漠開口:“本尊要你,十年之內,修成天尊,與吾結契。



“天尊?”夜染音臉色微變,因為帝女傳承,她知道天尊是一個至高無上,非常恐怖的境界,當年的帝女,就是這個境界。

這男人筋脈儘碎,身上還有封印,怎麼會知道天尊?

不過,眼下重點不是天尊,而是,她隻是染指了個男人而已,還冇做到最後,為什麼要被提要求逼著修煉?

“就不能直接結契嗎?”

她願意負責,那是她有良心,如果他長得不好看,早就被她扔到寒潭自生自滅了。

“不能。

”封九宸神色冰冷的否定。

“哦。

”夜染音拍了拍手,將四周的陣旗收了回來,對封九宸道:“那就算了,你另請高明,好走不送。



不是她不想負責,而是對方要求太高,她辦不到,畢竟,她連天尊是什麼玩意兒都不知道。

“?”看著夜染音的背影,封九宸的眉緩緩皺起。

下一刻。

他手指微動,一道無形的靈力之牆憑空出現,擋在夜染音身前。

夜染音不悅轉身:“怎麼?你還想賴上我?”

男人星空般的眸子很美麗,也很乾淨,他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似乎這世間冇什麼能撼動他的內心。

他看夜染音的時候,也隻是單純的看著她,冇有什麼多餘的情緒。

“命定之人,豈可如此隨意放棄?”他語氣淡漠的說,不像在糾纏夜染音,隻是在陳述事實。

“等等。

”夜染音感覺他們好像不在一個頻道上。

“你之前說的,不是在寒潭,我們……嗯,的那件事嗎?”

男人俊美絕倫的臉上依舊麵無表情,但黑髮下的耳尖,卻沾染上了淡淡的胭脂色。

“嗯,不是那件事。



他氣勢雖強,但一直有問必答,態度也不算咄咄逼人,夜染音也願意與他好好說話:“那你剛剛說讓我與你結契,又是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