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酒平生
  • 更新時間:2024-07-01 01:47:02
綜武:登基第一天,朕血洗九州!

簡介:穿越成為萬曆皇帝朱翊鈞,卻發現是個綜武的世界!人在後宮,竟然有人敢觸逆龍體!覺醒係統,直接開始血洗朝堂後宮!這千瘡百孔的身體,一日邁進大宗師!朕,要重振這日月風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法場被劫,魏忠賢不知去向。

天子腳下竟發生如此驚世駭俗之事,龍顏定然大怒。

紫禁城寂靜的滲人。

彷彿到處都充斥著窒息的空氣。

此時,弘德殿內。

曹正淳,朱無視,嚴嵩三人就站在朱翊鈞麵前。

頂著天子怒火,沉默不語。

“皇叔口口聲聲向朕保證已經將魏忠賢的黨羽全部調查清楚了。”

“那就請皇叔解釋一下,劫法場的賊人又是從何而來?”

朱翊鈞目光如電,如同要看穿朱無視的內心一般。

天子威嚴令人畏懼。

哪怕是朱無視也不敢挑戰。

撲通!

朱無視單膝跪地,抱拳說道:

“啟稟陛下。”

“臣已經將魏忠賢黨羽的名冊上交給陛下。”

“以護龍山莊的情報網絕不會有錯,那批黑衣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恐怕還需要再調查一番!”

昨日在朝堂上朱翊鈞就質疑過護龍山莊的能力。

也有意向解散護龍山莊。

如果此時,朱無視承認是護龍山莊辦事不力,那就是主動送給朱翊鈞解散護龍山莊的藉口。

所以無論如何,朱無視都不可能承認護龍山莊有錯。

“皇叔的意思是,劫走魏忠賢的是其它勢力。”

“而護龍山莊卻對此事一無所知?”

朱翊鈞目光灼灼地質問朱無視道。

此話一出,朱無視頓時冷汗直冒。

他原以為隻要撇清魏忠賢和黑衣人的關係,就可以證明護龍山莊的價值。

但他萬萬冇想到朱翊鈞仍然能變著法子找出破綻。

好精明的天子!

“臣的意思是,雖然黑衣人的身份並未確定。”

“但臣可以肯定,他們一定還躲藏在京城之中。”

“隻要將這批黑衣人揪出來,真相自然能夠揭曉!”

朱無視慌忙改口道。

其實,黑衣人的身份是什麼,對朱翊鈞而言並不重要。

但黑衣人躲在京城裡,對他來說卻很重要。

朱翊鈞就是要借朱無視之口說出這番話。

隻有這樣,他才能名正言順的派人搜查京城。

同時,依靠朱無視遞上來的魏忠賢黨羽名冊,徹底清除異黨!

“曹正淳!”

“奴婢在!”

曹正淳單膝跪地,神色肅穆道。

“朕命你率領東廠、錦衣衛搜查京城黑衣人。”

“凡敢反抗不從者,朕許你皇權特許,先斬後奏。”

朱翊鈞說到這裡時還是麵容平靜。

突然,他猛然睜開眼睛,一股寒意極深的殺意頓時迸發而出道:

“殺!”

“奴婢,領旨!”

曹正淳神情激動。

皇權特使,先斬後奏。

這可是天大的殊榮啊!

足見天子對他的信任,他又豈敢辜負浩蕩皇恩!

“老臣嚴嵩,有負皇恩。”

“請皇上責罰!”

就在這時,嚴嵩顫顫巍巍地跪地磕頭。

一副態度極其誠懇的架勢。

朱翊鈞還冇責怪他,他便先認錯。

好一招先聲奪人!

“嚴閣老何錯之有啊?”

朱翊鈞神態自若,他倒要聽聽嚴嵩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唉!”

嚴嵩長歎一聲,好似愧疚道:

“老臣身為內閣首輔,替皇上打理天下之事。”

“卻疏忽了京城防務,以至於讓賊人出現在天子腳下,釀成劫法場此等極其惡劣的事情出來。”

“臣有罪啊!”

好一招以退為進!

看似嚴嵩將劫法場的過錯攬在自己身上。

卻刻意強調自己替朱翊鈞打理天下,以表明自己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如此一來,劫法場和管天下相比就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難怪嚴嵩能把持朝政幾十年,的確有兩把刷子。”

朱翊鈞竟然讚賞起嚴嵩來。

儘管嚴嵩是有名的奸臣,但無論心計城府,還是能力上都一般人望塵莫及的。

跟傻子鬥來鬥去,打贏了也冇什麼值得驕傲的。

反而跟最強王者對線,贏了才更能證明自己超越了王者。

“隻是事態惡劣這麼簡單嗎?”

突然,朱翊鈞沉聲質問道。

此話一出,嚴嵩愣住了。

這跟劇本寫的貌似有些不一樣啊!

皇帝應該感念他嚴嵩為大明朝勞苦功高,接著就對此事既往不咎嗎?

可是,聽朱翊鈞這話的意思,他要責罰嚴嵩?

“京城乃是我大明朝文武百官的居住之所。”

“賊人今日能劫法場,明日就能暗殺百官。”

“倘若百官皆死,我大明朝便會亡國,因為你嚴嵩一時疏忽便要我大明朝亡國,你該當何罪!”

質問聲突然轉變成驚雷般的嗬斥。

此時的朱翊鈞眼中似有滔天怒火,身上更是煞氣逼人。

“請聖上息怒!”

曹正淳和朱無視立刻下跪,請求平息天子怒火。

嚴嵩本是朱無視的死對頭。

兩人明爭暗鬥了多年,朱無視巴不得嚴嵩早點死。

可當朱翊鈞指責嚴嵩有亡國之意時,朱無視卻一臉凝重,內心的慌亂絲毫不比嚴嵩弱。

他很清楚,一旦朱翊鈞將嚴嵩剷除。

那下一個要對付的目標就是他朱無視了!

“老臣知罪!”

“請陛下責罰!”

嚴嵩心裡苦啊!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天子竟然會將區區劫法場事件聯想成亡國之兆。

天子的腦洞有多大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天子有了藉口可以打壓嚴嵩了。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所以,嚴嵩能做的既不是反駁天子,也不是證明自己。

而是認錯。

隻有這樣,嚴嵩纔有可能保住自己的老命。

“老臣自知年事已高,無法勝任內閣首輔之職。”

“還請陛下準許老臣告老還鄉!”

嚴嵩再次以退為進,提出卸任內閣首輔的職位。

朱翊鈞當然想換掉嚴嵩。

但是現在的朝局不止有嚴嵩。

還有朱無視和太後。

這三方勢力相互製衡長達十年之久。

早已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一旦三足鼎立被打破,其它兩方勢力必然會成為最佳的受益者。

朱翊鈞絕不會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嚴嵩還有足夠的利用價值。

此時除掉他絕非最明智的選擇。

“嚴閣老言重了。”

“若隻是因為朝臣犯錯就棄臣子於不顧,豈非兔子狗烹?”

朱翊鈞神態自若,淡淡說道。

“不過,臣子犯錯與庶民無異。”

“嚴閣老犯錯也應當受罰,如此纔可平息百官和天下百姓之怒。”

想一走了之,冇門。

犯了錯就該立正站好,乖乖受罰。

這纔是正道。

“老臣為官數十年,倒也積攢了一些家財。”

“此次黃河決堤,山東遭災,臣自願拿出家財為陛下分憂!”

嚴嵩急忙請命,試圖破財免災。

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但是嚴嵩忘了,他貪汙的那些錢,可都是皇帝的。

“用朕的錢為朕分憂,朕還要感謝他嗎?”

朱翊鈞眼中的寒光已經相當收斂了。

卻還是逃不過曹正淳和朱無視的眼睛。

“嚴嵩老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朱無視暗暗嘲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