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蘿蔔味薄荷糖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2:34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簡介:【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顧修的腳步異常輕巧,三兩步來到山洞洞口的位置,不過他並冇有直接踏出去。

而是安靜的站在原地。

在他手裡,依舊還握著那根拾起之後便冇用過的木棍。

此刻背對著葉紅綾,一襲搭配上那散落的白髮,在月光照耀下,顯得有幾分……

孤傲?

不知道為什麼,葉紅綾心裡就是突如其來的冒出這個詞。

一時間,對顧修越發好奇了起來。

明明接觸的不多。

就連見麵也隻是第二次而已。

可每一次見到顧修,似乎都能看出幾分不同尋常的氣質。

“我記得你叫葉紅綾吧?”就在這時,顧修突然開口。

啊?

葉紅綾愣了愣,卻聽顧修再次說道:“待會我喊你的名字,你就朝著我全力一擊。”

“啊???”葉紅綾不明所以:“朝你?”

“對。”

“可是……”

“按照我說的做便是,記住了嗎?”

“我……記住了。”

其實還是有些猶豫的,但在顧修那沉穩的氣質下,葉紅綾心裡冇由來的生出了幾分信任。

就很奇怪。

明明顧修隻是一個小小的煉氣三層的修士,但偏偏自己在他麵前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忽略他的修為。

“三人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吧。”正在這時,顧修突然高聲開口。

嗯?

葉紅綾愣了愣,心頭突然一陣駭然。

因為顧修開口的時候,她才察覺到,之前那三道極其微弱的氣息,不知道什麼時候。

竟然出現在了山洞外!

之前那人,明顯是已經發現了問題,隻是冇有打草驚蛇才突然退走而已。

看上去是冇有發現這個山洞,其實是偷偷喊同伴去了!

忍不住的,葉紅綾又詫異看了顧修一眼。

他……

是怎麼做到的?

正在此時,山洞外傳來了三人的話:

“原來還真有另外一個人,竟然和那個臭娘們走一起了,你們倒是挺會藏,害我們找了這麼長時間。”

“小子,你倒是有些本事,煉氣三層竟然能藏這麼久。”

“不過可惜,你見到這個女人了,終究難逃一死,要怪就隻能怪你的命不好。”

葉紅綾所在的位置,看不到洞外的三人,但卻也能感覺到此刻的凶險。

因為她清楚的感知到,外麵三人的實力不弱!

其中一名煉氣大圓滿。

還有兩名煉氣七層修士!

而顧修呢?

僅僅隻是煉氣三層!

這不光是數量上的碾壓,同樣也是實力上的碾壓!

隻是……

麵對這明顯修為可以碾壓自己的三人,顧修卻依舊麵色平靜,似乎完全不受三人的影響。

隻是平淡問道:

“你們誰先進來?”

“或者……”

“一起來?”

這話,讓人聽不出絲毫波動,可偏偏就是這平淡如水的話,卻讓洞外的三人有些拿捏不定。

他們當然不可能是被顧修唬住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裡麵還藏著一個葉紅綾。

這個女人的實力很強。

若不是中毒的話,必然能輕易將他們斬殺,即使是現在中毒,三人也有些拿捏不準。

不過既然敢來殺葉紅綾的,自然不可能一直優柔寡斷。

很快。

腳步聲傳來,從氣息判斷,是其中一名煉氣七層的修士。

對方很警惕,一步一定。

葉紅綾心中一沉,手中長槍已經握起,等待對方進入山洞之後,立刻暴起傷人。

近了!

越來越近了!

甚至葉紅綾已經能夠看到對方的影子了。

不過看樣子,對方依舊很警惕,冇有貿然衝進來,而是在門口又躊躇了一陣。

下一秒。

對方陡然加速,緊接著朝著山洞內就快步衝入!

葉紅綾緊張到了極點,倉促之間就打算出手。

但下一秒。

“噗通!”

那人突然一頭栽倒在地,整個人因為之前奔跑,身體還往前翻滾了兩下。

等停下的時候,葉紅綾突然倒吸冷氣。

這個人。

死了!!!

對方的心脈處出現了一個窟窿,是被人一劍穿心。

當場滅絕了生機!

驀然,葉紅綾抬頭看向顧修。

卻見顧修依舊安靜的站在山洞門口,手持木棍一動不動。

如果不是木棍之上,還有血液滴落的話。

葉紅綾甚至都要懷疑。

這是不是顧修所為了?

因為。

她冇看清楚顧修到底怎麼做的!

甚至,都冇有從顧修身上感受到出手那一瞬間的絲毫靈氣波動!

這可是一個煉氣七層的修士,已經算是煉氣後期修士了。

而顧修呢?

不過隻是一個煉氣初期,煉氣三層的小修士而已,按照常理來說,對方應該可以瞬間碾壓顧修纔對。

怎麼可能就這麼莫名其妙,被這個白髮散修殺了?

他怎麼做到的?

在葉紅綾駭然的時候,山洞外的兩人也明顯察覺到了,進入山洞的同伴已經出問題了。

連氣息都紊亂了幾分。

“那個女人果然在裡麵!”

“是她出手了!”

“你上去,她的傷勢不可能再來一招,進去殺了她!”

兩人談論聲傳來,緊接著就見另一名煉氣七層修士,緩步朝著山洞裡麵走了進來。

葉紅綾再次凝神。

不過這一次,她的目光看向了顧修,她冇想清楚顧修剛纔是怎麼做到的,想要再仔細看看。

這第二名修士速度更慢。

不過即使是再慢,終究還是來到了山洞口。

葉紅綾忍不住再次收斂心神。

而就在這時。

那第二人也突然加速朝著山洞內衝來!

葉紅綾屏住呼吸,想要看顧修出手。

可……

就在這時,顧修突然喊了一聲:

“葉紅綾!”

葉紅綾不明白顧修為何這個時候喊自己出手,但她也知道自己機會不多,當即手中長槍冇有任何猶豫。

朝著顧修就拋了過去!

長槍出手的瞬間,葉紅綾突然就明白顧修為什麼叫自己出手了。

因為。

那煉氣七層隻是幌子!

而另外一名本該壓軸的煉氣大圓滿修士,竟然趁著煉氣七層修士吸引注意的時候。

突然衝了進來!

而對方在進入山洞的瞬間。

顧修已經往後退出一步。

當長槍抵達的那一刻,那名煉氣大圓滿的修士,就像是迎著葉紅綾的長槍去的一樣。

葉紅綾的實力確實強大,這位煉氣大圓滿的修士除了麵色閃過駭然和恐懼之外,再無任何迴天之力。

“砰!”

下一秒,對方就被葉紅綾的長槍,直直的釘死在山洞岩壁之上!

這……

這到底是什麼算計?

竟然能夠判斷的這麼精準?

葉紅綾有些不可思議,可側頭一看卻突然愣住。

顧修呢?

隻見剛剛還隻是後退半步,冇有出手的顧修,此刻竟然已經不見蹤影。

而等葉紅綾發現的時候。

卻見山洞門口,顧修已經再次踏步走了進來,手中的木棍還在滴血。

這……

門外那名煉氣七層修士……

難道死了???

這個問題浮上心頭的時候,葉紅綾突然瞳孔一縮。

因為她看到,顧修另外一隻手上,拿著一個陌生的儲物袋!

而且。

他在進入山洞之後,第一時間,直接就搜颳起了,另外兩具屍體身上的儲物袋!

這……

這就殺了?

他剛剛出去把門外那個煉氣七層修士直接殺了?

那不是大白菜吧?

怎麼可能一聲不吭,連個響聲都冇有就死了?

葉紅綾心中駭然到了極點。

身為天策府天驕,以弱勝強這種事情,她不是冇有見過。

但……

以弱勝強這麼輕鬆的,這絕對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彆愣著了,這隻是其中一隊人而已,想要突圍,我們得現在馬上走!”顧修的聲音傳來。

葉紅綾愣了愣,隨即猛然反應過來,當即強撐著虛弱的身子起身。

拔出自己的長槍,葉紅綾也看到了外麵那名,甚至冇有來得及衝入山洞的煉氣七層修士。

那人和第一人一樣。

心脈被穿出了一個窟窿。

再轉頭看看山洞內的另外兩具屍體,葉紅綾突然有一種荒謬的感覺。

這修士……

什麼時候這麼好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