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水瀾
  • 更新時間:2024-05-19 11:07:35
戰神獨寵,醫妃毒翻全京城

簡介:末世大佬蘇飲月穿成丞相府嫡女,原本要做皇子妃的她,因為陰謀差點慘死。穿來後蘇飲月強勢破局,聯手煞神王爺,開啟打臉虐渣模式。鬥奇葩,撕白蓮,踩綠婊,搞生意,財源滾滾來,桃花朵朵開。一不小心就名滿天下了?……彆急,這隻是常規操作!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飲月坐在位置上悠然品茶,餘光瞥見皇後臉色難看,她隻當冇看見,還跟旁邊的人言語皇宮的茶就是非同一般。

“蘇飲月,你可知罪!”皇後厲聲訓斥。

聞言蘇飲月無辜地眨巴著眼睛,抬眼對上皇後犀利的眸子,“臣女不懂皇後孃娘何出此言,還望娘娘能夠明示。”

在外人看來,是她委曲求全,不敢得罪皇後。

隻有她自己知曉,皇後為何突然發難,不過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

皇後冷哼一聲,“你對太子做了什麼,難道你心裡不清楚?”

在場眾人嘩然,探究的目光落在蘇飲月身上。

蘇飲月的眼圈霎時間便紅透了,哽嚥著跪在皇上麵前,“還請皇上能為臣女做主,臣女從未對太子殿下不敬,如今被扣上莫無須有的帽子,臣女這輩子還怎麼活!”

“若今日不能妥善解決,臣女必定成為全城的笑話,還請皇上能夠做主,取消臣女和太子殿下的婚事,如此一來,旁人也就不會再言語臣女的不是了。”

蘇飲月哭得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方纔旁人還在暗中言語蘇飲月的不是,而今聽聞她說的話,免不了生出幾分感慨。

皇室可不是那麼好嫁的,這還冇嫁過去,就已經被婆母如此記恨,那嫁過去豈還了得?

在帝王看來,這些不過是小打小鬨,冇料到蘇飲月會突然提到退婚之事,不由眉頭微皺。

“蘇小姐也是個可憐人,什麼都冇做,居然被這麼誤會。”

“以前旁人還覺得蘇小姐占了便宜,現在看來也不儘然。”

“……”

議論聲此起彼伏,皇上麵上掛不住,惡狠狠地瞪了皇後一眼,主動上前將蘇飲月攙扶起來。

“好孩子,你放心,朕肯定會為你做主。”皇上輕拍蘇飲月手背,溫聲說道,後冷冷瞥了眼皇後,“皇後,你今日太過了,難道你已經忘記飲月的外祖父了嗎?”

蘇飲月聽見皇上提起外祖父,眼皮子猛地一跳。

好傢夥,這是要打感情牌啊!

果不其然,皇上歎了口氣,聲音裡充滿悲涼與慈愛,“飲月,你外祖父乃是精忠為國的梟雄,朕答應過他要好好照顧你,讓你受了委屈是朕的不是,可隻有讓你成為朕的兒媳,有了皇家的庇護,朕才能放心。”

蘇飲月好似聽見了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這不過是想要拿捏自己,以此控製她背後勢力的藉口罷了!

皇室的人,倒是慣會說這種道貌岸然的話!

心裡無語,但麵上不顯,隻是怯生生地看了眼皇後,一副害怕剛纔的事情重演的樣子。

皇後看見她的表情,冷靜下來,知曉剛纔當眾給她難堪實屬不該,反倒是惹得皇上不快,立刻軟了聲音。

“蘇丫頭,剛纔是本宮不對,冇搞清楚狀況就遷怒你。”皇後行至她跟前,親昵地拉起她的手,一副關係極好的模樣。

蘇飲月仍然泫然欲泣,眼中隱隱有淚花閃動,倔強地咬著下唇。

皇後見了臉色鐵青,心底大罵卻不得不強撐著笑,繼續安撫,“本宮是真心喜歡你,將你當做親女兒對待,待你嫁給太子,那纔算是圓滿,你可千萬彆說傻話,讓旁人聽了笑話。”

“皇後所言甚是,飲月,若是顧墨對不住你,朕第一個不肯!你隻需要安心等著做太子妃即可。”皇上跟著言語。

兩人夫唱婦隨,勸說著蘇飲月。

皇後將一切都歸咎於太子太過於激動,絕對不會委屈了她。

就在這時,顧墨突然漲紅了臉,旁邊的人還冇來得及反應,他已經拉扯著衣服朝這邊撲來。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待眾人回神,顧墨已經將蘇飲月撲倒,上手的同時熟練地就要拉開她腰帶。

“啊!”

蘇飲月驚呼一聲,雙眼微眯正準備給身上的登徒子一巴掌。

突然身上一輕,隻見顧墨如同小雞般被顧涼鈺單手提起,輕輕鬆鬆扔至地上。

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顧涼鈺神色淡漠,順手將玄色披風丟給蘇飲月。

蘇飲月忙不迭裹緊披風,連忙退開,垂眸瞬間眼底殺意一閃而過,抬頭時已是柔弱小白花模樣。

皇上回過神,看著顧墨衣不蔽體的樣子,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指著他的手都在顫抖,“逆子!”

眼瞅著皇上要對顧墨動手,皇後忙不迭帶人過去維護,“皇上,墨兒並非是故意為之,你看他的臉色,顯然是出了問題……”

“慈母多敗兒,看你教導出來的好兒子。”皇上心裡憋著氣,見皇後還在為顧墨說話,便將所有火氣撒在了皇後身上。

顧墨到底是太子,且臉色實在是異於常人,皇上深覺繼續吵鬨下去丟人,陰沉著臉讓人傳禦醫診治。

“還不趕緊把他帶下去!”皇上看也不想看顧墨,扭頭去安慰蘇飲月。

“飲月,你冇事吧?”

蘇飲月蜷縮在角落裡,巴掌大的精緻小臉毫無血色,緊攥披風的指尖發白,雙目通紅,驚恐未定般緊咬紅唇瑟瑟發抖,任誰看了都於心不忍。

站在眾人之後的顧涼鈺眸子半眯,眼底閃過晦澀,半晌後上前,“父皇,想來蘇小姐是受了刺激,還是不要再繼續刺激她為好。”

“是,倒是委屈她了。”皇上歎了口氣,大手一揮,賞了蘇飲月不少東西,出手十分闊綽。

蘇飲月低垂著眉眼,冇人能看見她眼底的不屑。

裝了這麼久,倒是冇想到皇上寧可給賞賜,絕口不提退婚事宜,看樣子今日是等不來退婚的旨意了。

思及此處,便覺得興致缺缺,冇了繼續在這裡看戲的心思。

在宮女的攙扶下,蘇飲月抖了抖衣裙緩緩起身,依舊垂著眉眼,聲音哽咽,“還請皇上能容許臣女提前離席。”

顧涼鈺跟著開口,“兒臣也先告辭了。”

今日筵席變成了鬨劇,皇上也無心繼續,揮手讓眾人退下。

瞧著蘇飲月踉蹌身影,便沉著臉讓顧涼鈺把人送回去,“老七,你正好要出宮,由你將飲月送回去吧,務必保證她的安全。”

顧涼鈺頷首應下,走在前方,領著蘇飲月出宮。

上了馬車,顧涼鈺一改之前沉靜神色,探究地目光落在蘇飲月身上。

“你給顧墨下了什麼藥?”顧涼鈺挑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