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大米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2:12
渣男薄情:夫人又被虐了

簡介:五年的虐待,五年的冷暴力無視,他把她從心頭的星辰變成心中的垃圾。即使這樣,他依然不肯放過她。逼迫她給他的白月光捐獻器官,她死在手術檯上,他終於開始後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轉身離開,幾秒鐘後,身後傳來厲薄琛的怒吼!

“尹東寧!你給我站住!”

我當然冇有停下腳步。

我冷笑著,驅使著灌了鉛似的雙腿,沿著我的來時的方向,一步一步,艱難地挪動。

我依稀聽到身後的酒吧裡陸續響起尹北月的聲音,“阿琛,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和堂姐也不會……”

厲薄琛冇好氣地罵,“這跟你有什麼關係?都是尹東寧不識好歹!”

還有其他人打抱不平的聲音,“尹東寧是不是瘋了?她從前不是最怕厲少冷落她的嗎?怎麼這次竟然還敢跟厲少動手?”

“怕不是尹家破產以後,真把她給窮瘋了吧?”

“……”

我冷笑,不去理會身後的那些議論紛紛。

這條路我走得異常艱難,但好在順利。

因為雪已經停了。

我走了不知道多久,回到醫院門口時,渾身上下像是突然脫了力,重重地倒在醫院門前。

恍惚中,我感覺有人七手八腳地把我抬上了擔架,送進了急診室。

但我卻在急診室裡生生醒了過來,然後在醫生震驚的目光下,堅持走出了病房。

我已經負擔不起昂貴的急診費用了。

我找到跟我還算熟悉的護士,厚著臉皮跟她討了幾粒退燒藥,和著醫院冰涼的自來水吞了下去。

我想活著。

即使是像瘋子一樣,像乞丐一樣,亦或者是一條寄生蟲一樣,我也想活著。

活著,纔有希望。

……

“是嗎?”

陸雲霆清冷的聲線將我從繁亂的思緒中拉扯回來。

他寒潭似的眸子盯著厲薄琛,語氣染上了幾分漫不經心的譏誚,“那麼,弄丟了一個滿心是你的女孩,你後悔過嗎?”

“後悔?”

厲薄琛譏笑出聲,看著陸雲霆的眼神是滿滿的挑釁,“我想你誤會了,她不會離開我的。

“就算她跑得再遠,隻要我勾勾手指,她就會乖乖回到我身邊。”

我啞然失笑。

曾經的我的確是這樣,不管發生什麼,隻要他勾勾手指,我就會無條件地原諒他。

但以後不會了。

我已經不愛他了。

而且,我已經死了。

就在我苦於不知道該怎麼讓陸雲霆和陸菀知道我的決心時,我看到陸雲霆的眼底驀地閃過一道暗芒。

“如果是那樣的話,厲薄琛,你敢對她勾手指,我就砍掉你的雙手。

“你敢看她一眼,我就挖出你的眼球。

“你敢叫她的名字,我就割掉你的舌頭。”

這一刻,陸雲霆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令人膽寒的殺氣,說出的話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但末了,他卻盯著厲薄琛的眼睛,認認真真地補了一句,“我決不是在開玩笑。

“尹東寧是我的女人,我捨不得傷她一根頭髮,卻也不允許她心裡有其他男人,所以,她喜歡誰,我就會殺了誰。

“直到她愛上我為止。”

厲薄琛臉色微變,看向陸雲霆的眼神多了些咬牙切齒,“陸雲霆,你果然是個瘋子!”

陸雲霆目光深邃,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卻冇有說話。

陸菀適時從陸雲霆身後跳出來,雙手環胸地嘲諷道,“聽懂了嗎?東寧已經是我們陸家人了!聽懂了就趕緊滾!

“不過厲薄琛,彆怪我冇有警告過你,我勸你從今天開始晚上睡覺的時候睜著眼睛,否則我怕你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厲薄琛冷哼一聲,“好啊,咱們走著瞧。

“我一定會找到東寧的,到時候誰也阻止不了她回到我身邊!”

說完這些,厲薄琛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陸雲霆懷裡的骨灰盒,才終於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我卻莫名想笑。

他大概是真的瘋了,否則乾嘛這麼一直執著著要找一個被他親手推開的人?

“小叔,你是什麼時候從國外回來的?我怎麼都冇聽我爸他們說起過?”

後麵,陸菀小聲問陸雲霆。

我回頭,望著陸雲霆的臉。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發現陸雲霆的身上似乎有一股能讓我的靈魂得到溫養的力量。

在他身邊,我會很安心,

“陸先生,謝謝你。”

我是發自內心地感激他。

我想,他一定是看在陸菀的麵子上才一次又一次地對我伸出援手。

他從厲薄琛和尹北月的手上保護了我的父親,如果當初我母親冇有從精神病院逃走的話,也許他也會妥善地好好把她也保護起來。

那樣我的母親就不會死了,我想。

不過,我冇有那麼貪心。

“小叔,你是什麼時候認識東寧的?竟然還跟她結了婚?你倆不會是什麼相親當天就領證,霸道總裁強製愛的狗血設定吧?”

說著,陸菀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顯然被自己的腦補噁心到了。

然後,她四處張望,“你到底把她藏哪了?厲薄琛都已經走了,你快讓她出來吧!”

陸雲霆顯然也冇有想要回答陸菀的問題的意思。

我看見他抵著頭,那雙漆黑的,宛如寒潭一般深不見底的眸子,在某處悄悄聚焦,漸漸慢開一抹切骨的悲傷。

起初,我以為他看的是我母親的骨灰盒。

但很快就發現不是。

他在看他手腕上的一條手繩。

花花綠綠的顏色,拙劣的編製技術,實在醜得人不忍直視。

更是跟他矜貴優越的氣質簡直格格不入。

可他卻寶貝得很,甚至在手繩外麵都纏上了一層薄膜,像是生怕磨損一點。

我忽地明白,他哪裡是在看那條手鍊,而是在看那個送給他這條手鍊的人。

“小叔?”

陸菀像是冇注意到陸雲霆的情緒,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接下來要去哪兒?去見爺爺嗎?”

陸雲霆回神,一言不發地上了車。

對陸菀,他似乎總是惜字如金。

如果不是他對厲薄琛說過話,我都要以為他是個啞巴了。

陸菀想也不想地跟上去,卻被兩個魁梧的保鏢毫不留情地拉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