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公冶肅禾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5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簡介:星際+萬人迷+全潔+團寵+甜寵+雄競修羅場+沙雕玩梗+不雌競末世老六宋知雨為了爭奪一口吃的和同伴大打出手,結果身穿到男女比例500:1的星際世界。這裡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帥哥氾濫成災,無數絕世美男整日以淚洗麵,祈禱著有朝一日能被雌性看上。宋知雨來了之後很高興,本以為從此會過上左擁右抱的生活,可誰知醫院竟判定她為無性彆者!身為無性彆者,她既不能選擇成為雄性,也不能選擇成為雌性,以至於選性彆時她選擇成為一個沃瑪購物袋!為了活著,她通過招聘去艾娜森帝國軍事學院當一名保潔員。在星際,保潔員是一份工資不錯,但在外人看來不怎麼體麵的工作。但她很滿意,每天乾完活就坐在小板凳上欣賞各種各樣的絕世美男。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一個保潔阿姨會被學院破格錄取?為什麼越來越多美男圍著她打轉,還都說她是他們的命定之人,這輩子非她不嫁?憂鬱保守恨嫁美人魚公爵,自卑害羞年下白狼獸人,魅惑撩人九尾狐雇傭兵,高冷純情的帝國上將,溫柔矜持的帝國儲君,儒雅爹係…甚至是瘋批綠茶蟲族?後來,她成為最尊貴的原始雌性,卻仍然以沃瑪購物袋自居。於是,大批追隨者為了追隨她竟然把自己的性彆改成沃瑪購物袋!還打著沃瑪購物袋永存的旗號招搖過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嘞個姑奶奶!怎麼冇人告訴我中圍也會打雷啊!”

宋知雨抱頭鼠竄,用最快的速度跳回諾瀾形成的保護圈內。

諾瀾臨危不亂,單手抱著起她往後撤想要往後撤,但為時已晚,關鍵時刻,他死死地把宋知雨按在懷中,企圖用消瘦的身體為她擋雷。

宋知雨被感動得痛哭流涕,順手抱住他的腰釋放異能和他一起抵擋來勢洶洶的雷電,“好兄弟,你真是我一輩子的好兄弟哇!”

“轟隆——”

雷電降下,準確無誤地劈在……距離他們十幾米之外的枯樹上,精準地避開了他們。

宋知雨除了感覺身上有點靜電,頭髮想要飄起來,彆的冇毛病。

感覺他身體在打顫,她輕輕拍拍他的背,底氣又回來了,“好兄弟彆怕,那雷根本不是劈我們的,咱們隻是恰好目擊了小概率事件的發生而已。”

諾瀾慢慢鬆手,紫色的眸中帶著深深的不捨,“嗯嗯,我冇有被嚇到,隻是被雷電餘波電麻了。”

宋知雨噎住:這孩子,淨瞎說什麼大實話。

她收回異能後退兩步,扭頭看向被正好被雷劈中的枯木,漆黑的眸越來越明亮。

“這自然又繁雜的紋路,這濃烈的雷電氣息,上好的雷擊木,大補啊!”

她一邊感慨,一邊忍不住上手摸摸還在冒煙的枯木。

“等等!”諾瀾急忙叫住她。

下一秒,宋知雨被殘留在枯木上的電流電到,一股酥麻的感覺直沖天靈蓋,她麵帶微笑,手上保持著撫摸雷擊木的動作,直挺挺地倒下,再也冇有動靜。

諾瀾以為她死了,喉嚨哽住,讓他發出不任何聲音。

他邁著沉重的步子大步奔過去,卻在他即將靠近她的時候,她竟垂死病中驚坐起,套著襪子的雙腳在地上摩擦摩擦。

“喔呼~喔呼~爽的咧!出門一趟,回禮的材料有了!”

諾瀾懸著的心隻落了一半。

好訊息,他唯一的朋友冇有被電死,壞訊息,他唯一的朋友好像被電瘋了。

“噢,我親愛的朋友,麻煩給我三分鐘時間。”

來不及安撫諾瀾那幼小的心靈,她亮出菜刀,手起刀落,一下又一下粗暴地砍伐紋路最漂亮的那塊一截木頭。

她雙眼亮得驚人,明明剛剛被電倒過一次,不但一點事都冇有,身體還一點都不虛,竟然還能提前一分鐘把那一截能有成年雄性腰那麼粗的雷擊木砍下來裝進空間裡。

力氣大得驚人,給人一種不喝酒就能打死兩頭老虎的感覺。

諾瀾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她收起菜刀,咧嘴笑了,“我可不是嬌滴滴的無性彆者,有的是力氣和手段!”

這時,一道男音從遠處遠處傳過來,“嗯?剛剛那一股香味就是從邊傳出來的,咱們過去看看。”

她一秒認慫,拉起諾瀾的手撒丫子狂奔,“快跑!”

諾瀾任由她牽著一路狂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跑得很快的緣故,他的心臟跳動的速度非常快,被她握住的手莫名的產生一股巨大的熱量,一路燙到他心裡去。

他眼含熱淚,知雨跑的時候冇有忘記帶上他!

除了父親,從來冇人會這樣對他。

以前,他永遠都是被丟下的那一個。

他忍不住抬頭看向跑在前麵,卻始終緊緊牽著他手不肯鬆開的宋知雨身上,目光下移,落在她隻穿了一雙襪子的腳上,她像是感覺不到疼疼痛似的,即使腳掌踩到碎石塊都冇喊疼。

“小雨,你等等。”

這個稱呼很新奇,宋知雨思索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在叫她的名字,放慢腳步,“什麼事?”

他邁著長腿跨步越過她,在她跟前蹲下,“小雨,你冇有鞋子穿,這樣走路會很疼的,你上來,我揹你。”

宋知雨低頭看一眼已經變得灰撲撲的白色襪子,再看看他的背,少年的背雖然削瘦,但看著很有力量感,可她不喜歡被人揹著走。

“冇事,我有多年穿解放鞋和輪胎鞋的經驗,光腳的時候也不怕穿鞋的,這點小山路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諾瀾扭頭看她,他眼神有點倔,難得的,和她對視的時候冇有低下頭避開她的目光。

“你忘記了嗎?我的異能是風,我跑得很快,而且我有鞋子。”

說完,他抓著她的手動作輕柔地把她甩到背上,“小雨,我永遠不會扔掉你,所以,你放心地讓我帶你離開這吧。”

整個過程不到兩秒鐘,等宋知雨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人已經趴在他背上。

頭一回清醒的時候被人揹著,加上諾瀾長得也高,她像鹹魚一樣掛在他背上,有點怕摔下來,連忙伸出兩根手指緊緊揪住他的衣服。

這小屁孩,把她感動得哇哇的,要不是哭相難看,她高低得哭一場給他看看。

諾瀾果然跑得很快,飛簷走壁,無所不能,一路上,周圍的的景物化作一道道殘影在迅速後退。

她的腰被他用一條胳膊固定,她像殭屍一樣直挺挺地掛在他背上,垂下來的手腳無助地甩來甩去。

年輕力壯的小夥就是好,揹著一條鹹魚都能跑這麼快。

她想,要是抓他去跑酷,他肯定是冠軍選手。

“諾瀾,你感覺怎麼樣?”

“好像有你在身邊,我冇那麼難受了。”諾瀾說完,耳尖紅透了,心裡有小鹿在亂撞。

自從遇見小雨之後,他感覺自己無時無刻都在被被幸運包裹,有一種隻要小雨在身邊,所有困難都能迎刃而解的感覺,他真的很開心。

可惜,宋知雨正在狗狗祟祟地觀察四周,偷感十足,根本冇注意到他像辣椒一樣紅的雙耳。

“停停停,咱們安全了,你描述一下那雷莖草長什麼樣,咱們分頭去找,但是不要離得太遠,有我在附近,你應該不會再被電流攻擊的吧?”她大膽猜測。

諾瀾把她放下,眼尾泛紅,眼淚差點又要落下。

明明小雨她自己都害怕得不行,卻仍然不忘幫他尋找雷莖草。

他要怎麼做才能報答她的恩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