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浴血半島

浴血半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海中之虎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0:54
浴血半島

簡介:本書以朝鮮戰爭曆史為背景,描寫了一個原遠征軍起義的誌願軍團參謀於英傑在朝鮮的戰鬥足跡,讓我們跟隨他一同經曆這段曆史中的眾多著名戰鬥、戰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跟著張教德打著火把走出村寨,來到不遠處一片空地上,張教德用手電筒照向地麵,指著地上蓋著席子十餘名犧牲的戰士說道:“於參謀,這些都是專門留著給你看的!他們全是犧牲在土匪神槍手的槍下,其中有三人距離土匪山口有大約500米遠,就是這邊的三個。

”於英傑當然明白是什麼意思,他用手電筒逐一看了一遍蓋在席子下犧牲戰士,不由愣住了,這十幾名戰士無一例外都是頭部中彈,死狀極慘,張教德用手電筒照著邊上的三人說道:“他們三人都是在500米外被擊中的,同樣是頭部中彈。

”手電光停在一人臉上,他繼續說道:“他是主攻連的連長,在觀察敵情時被打中的,那個是他的通訊員,這個也是我們團的神槍手,剛一露頭就被人家直接爆頭,那兩也是我們團的神槍手,全都是還冇有看到敵人自己就犧牲了。

”雖然於英傑已經有心理準備,但聽了張教德的介紹後,心中還是一凜,暗道一聲這下碰到硬點子了!500米!這說明對方肯定有狙擊步槍!俗話說,新兵怕炮,老兵怕槍。

一槍一個還都是爆頭,這麼精準的槍法在戰場上對一支部隊在心理上壓力和士氣上的打擊是不可估量的。

在戰場上,對有著豐富的戰場經驗老兵來說,聽見槍響或看到爆炸點,都會就近根據地勢進行躲避,可這種冷槍,讓人一個個頭部中彈倒地,這可就是防無可防了,這就會讓老兵們在衝鋒時都會想著:“下一個被打中的也許就是自己了!”這樣一來,老兵行動遲緩,新兵跟著一帶動,進攻肯定就會有影響。

抬頭看向不遠處那黑漆漆的山峰,於英傑想想說道:“張營長,我想明天早上天剛亮時,先看看地形,最好你們能提供一張這裡的地形圖,另外我需要在為我提供這些犧牲同誌們的具**置,這樣我才能儘快找出敵方槍手位置。

”張教德當然明白於英傑的意思,他隻是簡單地點頭說了三個字:“冇問題!”剛準備邁步的於英傑想起一事問道:“張營長,你們這有上麵山寨的俘虜嗎,我想審問一下,更多瞭解一下山寨神槍手的情況,特彆是這個槍手的情況。

”張教德再次點了點頭說道:“小李,你帶於參謀他們去找崔排長,告訴他好好配合,就說是我允許的。

”“是!”看著張營長離開的背影,小李就帶著歉意小聲解釋道:“於參謀,張營長這人平時挺好的,隻是他性子直,一有啥事就掛在臉上,加上一下子犧牲了這麼多同誌,還冇有把這個山寨打下來,他心中不痛快,你彆放在心上了!”於英傑淡淡一笑說道:“冇事!”小李小聲地補充道:“於參謀,咱們團派來的幾個神槍手也都是好手,可是剛一上去就全都犧牲了,張營長心裡頭正火著呢!”“哦!”“還有。

”小李左右看了一眼說道:“我們營馬上就要回國了,本想著在回去前打個漂亮仗,可冇有想到會是這樣,對了,剛剛那些犧牲的同誌中,有一個是下午犧牲的,就是最靠邊的那個,他是我們的金連長,是跟著張營長一起到東北的,轉眼快二十年了,可眼看要回國了,卻——”於英傑知道,上級有命令,朝籍戰士近期準備回國,各單位已經開始統計人員名單了,這個3營原本就是由朝籍或朝族戰士組成,他勉強笑了一下說道:“我理解。

小李,我們還是先審問俘虜去。

”幾人很快來到一處院子,小李向裡麵的一名中等身材的軍人說了些什麼,隨後小李和那軍人走到於英傑麵前說道:“於參謀,這位是崔排長,他們排負責看管俘虜,晚上你就在他們排休息,我先回團部去了。

”於英傑說道:“小李,辛苦你了,再見!”“再見!”小李離開後,崔排長說道:“於參謀,我叫崔正浩,請跟我到這來。

”來到一處院子,崔正浩一指說道:“於參謀,你們今天晚上就在這休息,呆會也在這審問俘虜,這些俘虜我們已經審問過一次,需要什麼樣的俘虜我這給你帶來。

”於英傑問道:“崔排長,俘虜中有小頭目冇有?”“有,還不少,我馬上押一個過來,你們稍微等一下。



崔正浩說完後轉身離開。

屋內,於英傑用手電筒四下照了一週,隨後對同來的兩名戰士吩咐道:“小張、小鄭,你兩一個守門口,一個呆在窗戶邊上。

”“是!”“金排長,在旁邊配合我一下。

”“是!”一路上一直保持沉默的偵察排長金昌義,這時才小聲說道:“於參謀,這次任務難度太大。

”於英傑微微點頭說道:“先審問一下俘虜,瞭解一下這個對手是個什麼人物,然後再看看昨天犧牲同誌們的位置,根據地形把對手所在大概位置先找出來,最後再結合這些情況想辦法吧,金排長,把桌上的油燈熄滅,呆會俘虜進來時,你直接用手電照俘虜的臉上。

”“是!”就在金昌義剛剛把燈吹滅,門被推開,崔正浩推著一人走了進來。

崔正浩看著漆黑的屋子,疑惑地問道:“於參謀,你們怎麼不點燈呀?”於英傑直接用朝語說道:“手電筒。

”金昌義立刻將手電筒打開,光柱直接照在俘虜的臉上,俘虜下意識用手擋了一下,於英傑低沉地問道:“姓名?”俘虜馬上回答:“長官,小的叫彭二狗。

”“老家在哪?”“報告長官,小的家就是這瀘溪的。

”“在山寨當什麼官?”“嘿嘿,就是一個小頭目,**整編後,給了一個連長。

”……。

問了一些簡單問題,於英傑像似隨口問道:“彭二狗,你們山寨誰的槍打得最準備?”俘虜彭二狗想都冇想回答道:“要說我們山寨裡,三爺說他槍法排行第二,這山寨裡就冇人敢說排行第一。

”金昌義一旁說道:“才山寨第一有什麼吹的。

”俘虜彭二狗好像想掙點麵子似的,他馬上說道:“長官,這湘西有五杆槍你們聽說過冇有?”“哦,說來聽聽。

”這俘虜的話倒是勾起了於英傑的興趣。

彭二狗馬上就你嘮家常一樣說道:“要說這湘西,有五個人的槍法最好,這都是各山寨公認的。

”金昌義也好奇地問道:“他們都是誰?你們三當家的排第幾?”彭二狗回答道:“我們三爺的綽號是賽李廣,其他四位分彆是五連環,一隻眼,穿楊王,鳥見愁,至於他們誰的槍法最好,我不知道,好像他們也冇有在一塊比過,原來大家彼此是冤家,要不是**來了,大家也不會聯合在一起。

”於英傑此刻最關心的就是對方使用的武器,於是跟著問道:“你們三當家用啥槍?”彭二狗比劃著說道:“我們三爺原來就是一支中正式,這回**收編了我們,聽說三爺槍法好,特意送給三爺一支帶有小鏡子的槍,自從三爺有了這支槍,一千步內,他是說哪打那。

”狙擊槍!還真讓自己猜對了,對手還真有一支狙擊槍,又問了一些話,見已經問的差不多了,於英傑用朝語說道:“金排長,給他肚子狠狠來一下。

”聽於英傑這麼一說,本身就是朝籍的金昌義將手電筒放在桌上,直接走到彭二狗麵前,突然猛地一拳擊在彭二狗腹部,毫無防備的彭二狗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於英傑馬上冷冷地說道:“不許吭聲!”那彭二狗此刻哪還敢吭聲,忍痛將嘴閉得緊緊的。

跟著於英傑對本身也是朝籍的崔正浩說道:“崔排長,彆愣著了,把這個俘虜先押到旁邊,再給我帶過來一個。

”“是!”一下反應過來的崔正浩,此刻迴應了一聲,押著彭二狗就準備離開了。

先是一些聽不懂的話,接著還捱了一拳,這讓彭二狗一下感到害怕,他掙紮著說道:“長官,三當家的跟班有一個也被你們抓來了。

”“等等!”於英傑馬上叫住正準備離開的崔正浩問道:“崔排長,你知道俘虜中有這麼一號嗎?”崔排長搖搖頭說道:“不知道。

”彭二狗馬上說道:“他叫田六,就是我們當中塊頭最大的那個。

”於英傑馬上說道:“下一個就是他。

”“是!”“長官,長官,該說的我可全說了,你們可不能殺我呀!”那俘虜掙紮著,嚎叫著。

“帶下去,彆讓他再叫了。

”站在門口的小張狠狠地用手砍在那俘虜的脖子上,俘虜頓時就昏了過去,跟著小張直接一抓那俘虜的領子,拖著跟崔正浩走了出去。

片刻,崔排長和小張果然押著一名膀大腰圓的土匪走了進來。

於英傑抓起桌上手電筒對著他一照問道:“你叫什麼?”“田六。

”俘虜用手擋了一下光線回答。

於英傑冷冷地問道:“在山寨乾什麼的?”“機槍手。

”於英傑追問道:“用什麼槍?”“歪把子,是老子親手從小鬼子手裡奪來的。

”田六十分驕傲地說道。

於英傑順著說道:“哦,這麼說,你還打過小鬼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