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沐柒音
  • 更新時間:2024-05-19 11:07:28
禦凶獸!領魔域!絕世神女殺瘋了

簡介:她被至親挖內丹,砍四肢,拋下懸崖,從天才淪為廢材,冠以惡毒之名,人人棄之,厭之。她,是人人畏懼的黑暗之主,是惡的主人。一朝重生,她成為了她——惡毒?廢柴?她冷笑,從此覺醒神脈內丹和純元內丹。雙丹逆襲,逆天改命。將惡毒凶狠貫徹到底,生殺予奪,翻雲覆雨。上古凶神,都是她的坐騎。上古神獸,都是她的得力乾將。強者為尊,她誓與天齊。隨手一揮就碾壓無數大能高手。最後她將那個淩駕於眾神之上的俊美神尊撲倒,調戲。原以為他避之不及,冇想到卻纏如藤蔓?邪魅肆意的他,獨寵一人,入骨相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白元菱並未言語,隻是默默注視著他。

男子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忙自我介紹道:“我叫歐陽沙,是歐陽家族旁係分支的一員。”提到“旁係”二字時,他臉上閃過一絲落寞。

“既然你是歐陽家,可知道慕容家被誅殺一事?”白元菱語氣冰冷地問道。

歐陽沙回憶片刻,答道:“知道,但所知詳情不多,隻聽說慕容家因與魔族勾結、禍害百姓,所以被四大家族以及兩大帝國派出的大能者誅滅了。”

聽到此言,白元菱內心波瀾起伏,冇想到兩大帝國也參與其中,看來事情並不簡單。

魔族怎會輕易與人類合謀,這顯然是栽贓陷害,意圖在誅滅慕容家的過程中安上一個罪名。

慕容世家雖是五大世家中實力最弱的一家,但其弟子在煉藥方麵的天分出眾,各大世家無不爭相巴結,怎會輕易誅殺他們?

這其中定有蹊蹺。

“對了姑娘,你是不是也要去聖雲嵐學院?”歐陽沙一把背上歐陽蓮說道。

白元菱點了點頭。

“那不如我們同行吧,大小姐一時半會現在醒不了。”歐陽沙邀請道。

“不了,我還要在這森林裡多獵殺幾隻魔獸。”說罷便輕盈躍上樹枝,身影很快消失在歐陽沙的視線中。

他的心頓時感覺一陣空落落的,她是不是也看不起他的身份?

其實歐陽旁支在大陸是的地位也是普通世家不能比擬的,奈何他從小因為天賦過人被帶到了主家修煉,主家的人冇少經常用身份這個詞壓他。

到了學院應該還能見到她吧。

歐陽沙喃喃道。

白元菱在密林之中猶如疾風般穿梭,步伐輕盈卻快速,背後長髮隨著她的身形飄動,宛如一道靈動的光弧。

而她剛剛獲得魔晶以肉眼可見的消失了。

“怎麼回事?”白元菱停了下來。

“是被那顆內丹吸收了。”小應解釋道,它的雙眼可以洞察能量波動。

白元菱進入冥想,感受那顆內丹的變化,果不其然,那顆內丹正在彙聚能量,要突破了。

靈師一層,二層……

八層,九層…

一直到靈師巔峰才停下來。

按道理魔晶需要通過特有的能量轉化石方可轉化為人類需要的能量,且不同屬性的魔晶不可隨意吸收。

毋庸置疑,白元菱的這顆內丹有點逆天。

彆人費勁心血才能修煉到的階段,她隻是獲得了一顆魔晶就到達了。

這也就是說,她可以繼續獲取魔晶修煉,這可謂一日千裡,白元菱感覺甚好,早日恢複實力早日複仇。

不過想利用魔晶獲得晶靈幣的想法算是冇了,隻能到下一個城池在想辦法。

很快,她又感知到了兩頭五階魔獸。

它們的實力強大,足以匹敵雲靈師三層的修者。

不過這兩頭魔獸正與一群人激烈交戰,戰鬥的氣息沖天而起,激盪在林間。

其中一名體型瘦弱的青年,臉色蒼白如紙,渾身顫抖不已,他的聲音中滿是恐懼:“大,大哥,我真的不想死啊。”

“集中精神,拚儘全力,我們冇有退路。”為首的人硬著頭皮說道。

就在話音剛落之際,一頭魔獸揮舞著銳利如刀的利爪,朝著人群狠烈拍下。

刹那間,剛剛那位膽小的青年便被一掌拍成肉泥,血霧瀰漫,觸目驚心。

其他人目睹此景,麵色皆是一變,但旋即又恢複了平靜,顯然他們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死邊緣的掙紮,對這樣的場景視若家常便飯。

“快撤!”為首的中年男子果斷下令,他們迅速調整方向,朝著白元菱所在的位置奔逃而去。

在奔跑的過程中,一位滿臉稚氣未脫的少年發現了她,焦急地喊道:“姑娘,危險!快跑!”

然而,白元菱麵對兩頭凶猛的五階魔獸,她毫無退縮之意,反而挺身直麵。

這令那群逃跑的人驚訝萬分,“哪來的瘋子?竟然敢單挑兩頭五階魔獸,這是找死嗎?”人群中有人發出質疑。

“才靈師的實力,真是不自量力。”

先前那個少年見狀,心生不忍,“大哥,我們不能不管她。”

然而,他的提議並未得到讚同,反而是被一個粗獷的大漢一腳踢開,大漢啐了一口唾沫,不屑地說:“臭小子,滾一邊去,想找死自己去,彆拖累老子,就不該帶你出來冒險。”

少年的臉龐閃過一抹不耐,然而目光卻死死地鎖定在白元菱身上,手上緊緊握著什麼。

一旦出現危機,他隻有能用這個靈器救她了。

“這女人長的挺不錯,”人群中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惋惜的低語,“可惜是個傻子。”

周圍的人群議論紛紛,他們的眼中流露出對白元菱深深的同情與無奈。

“我賭她肯定撐不過三招。”

“不,我賭一招。”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中,白元菱的目光早已鎖定了兩隻魔獸的關鍵命脈。

這兩隻魔獸體型龐大,凶猛異常,但在她的眼中,它們的弱點卻無所遁形。

就在幾人還在熱烈討論之時,白元菱身影如電,輕盈地躍至魔獸脖頸處,手中的利刃寒光一閃,狠勁插入魔獸的命脈之中,再快速抽出。

刹那間,暗黑色的鮮血如同泉水般噴湧而出,整個過程快得讓人幾乎來不及眨眼。

眾人瞠目結舌,愣在原地。

其中一人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地道:“大哥,是不是我眼花了?她明明隻有靈師巔峰修為,竟然真的把它們殺了!”

“你冇看錯,她身上很可能有什麼絕世珍寶。”領頭的人沉聲迴應,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少年也同樣是滿臉震撼,他不同於其他人隻是圍觀,而是一直保持著警惕,全程關注著戰局,因此他比任何人都能體會到白元菱此舉背後的深不可測實力。

不是絕世珍寶這麼簡單。

每一個魔獸都有其獨特的命脈位置,而她竟能一眼洞察,這種能力實屬罕見,意味著她可以輕易看出對手的破綻所在。

唯有帝靈師級彆的強者纔可能擁有這樣的洞察力,而整個大陸的帝靈師不超過十指之數,難道她就是其中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