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欲死了!野勁真大!

欲死了!野勁真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可可欣鴨
  • 更新時間:2024-06-11 16:45:17
欲死了!野勁真大!

簡介:【放蕩不羈太子爺】【清冷美人紋身師】【雙豪門+雙潔+互撩】池欲,池家太子爺,放著家裡的億萬財產和公司不管,開了一家酒吧。人人都說池家太子爺就有三件事一是酒吧,二是檯球,三是滑板,整天吊兒郎當的,不聽任何人的。23了就是冇有女朋友。人家23孩子都有了,他可到好。但是偶然有一天他和兄弟們去紋身,就見到大名鼎鼎的美人紋身設計師談書佳。池欲以為自己一輩子都要當和尚了,但是直到遇見了談書佳。“不就是檯球館會員嗎,我都是你的,彆說檯球館的會員了!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池欲摸摸她的頭。談書佳:“我生來就一雙狐狸眼,唯獨看你最溫柔。”池欲:“我行儘江南,見過百花,無一勝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談書佳站在一旁,饒有興致地觀察著兩人之間的對話,心中不禁覺得十分有趣,嘴角情不自禁地揚起一抹微笑。

就在談書佳準備轉身離開時,忽然聽到高豪開口說道:“哎呀,大美女,時間已經這麼晚了,要不跟我們一起去吃頓飯吧?正好我們要去聚餐呢。”

談書佳聞言,略微有些驚訝,她疑惑地問道:“我去不太好吧,畢竟你們是聚餐,我一個外人去湊什麼熱鬨呀!”

這時,池欲看著談書佳,平靜地說道:“誰說你是外人的?一起去吧。”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刹那間彷彿有一股電流穿過。

談書佳率先移開視線,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微微發熱。

周圍的幾個兄弟目睹了這一幕,眼中閃爍著掩飾不住的八卦之光,似乎對兩人之間的互動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那好吧。”談書佳點點頭。

……

到了飯店之後,大家在服務員的引領下來到了預訂好的包廂內。

這間包廂寬敞而明亮,裡麵擺放著一張巨大的圓桌,可以容納所有人圍坐在一起。

牆壁上掛著幾幅精美的字畫,增添了幾分藝術氛圍。

窗戶邊還有一個小陽台,從那裡可以欣賞到美麗的城市夜景。

大家紛紛落座,服務員熱情地遞上菜單。

經過一番討論和商議,他們點了一桌子豐盛的菜肴,有麻辣鮮香的川菜、精緻可口的粵菜以及各種特色小吃。

大家開始先聊著。

“誒,大美人你們做紋身的,做這一行累嗎?”高豪還有點好奇。

談書佳喝了一口湯說道:“我覺得還行吧,就是得看個人的承受能力,但我還能接受,每天的工作量都不一樣,但是因為熱愛這些累都不算什麼。”

高豪明白的點點頭。

“那你有冇有考慮過找個男朋友呢?”另一個人插嘴道,“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

談書佳微微一笑,語氣平淡地迴應道:“目前我還是想把重心放在工作上,感情的事就隨緣吧。”

“哎呀,彆這麼冷淡嘛,”高豪笑嘻嘻地說著,同時還向談書佳擠眉弄眼。

高豪:“你看看我們欲哥怎麼樣?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長得又帥又有錢,關鍵是對你好像也有點意思哦。”

聽到高豪的話,談書佳瞬間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有些害羞地低下頭,然後小心翼翼地用餘光瞄了池欲一眼。

此時此刻,池欲的目光也恰好落在談書佳身上,兩人的眼神交彙在一起,彷彿有一股電流穿過彼此的身體。

談書佳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她趕緊收回目光,有些慌張地說道:“你們彆開玩笑了,他確實很出色,但我們隻是普通朋友而已。”

“真的隻是普通朋友嗎?”高豪眨眨眼睛,臉上露出不信邪的表情。

他轉過頭來看著池欲,笑著問道:“欲哥你說是吧?”

然而,池欲並冇有直接回答高豪的問題,而是拿起桌上的食物往高豪嘴裡塞去,並隨口說了一句:“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池欲話音剛落,談書佳這纔不尷尬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曖昧起來,其他人都識趣地冇有再說話,默默地吃著東西。

談書佳低著頭,心裡卻像小鹿亂撞一樣。

高豪突然說:“要不,咱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吧,搖骰子,乾吃飯一點意思都冇有。”

大家都讚同。

然後高豪拿起旁邊的骰子搖了起來。

“咱們這樣玩,一人搖一下,誰搖的最少就輸了。”

第一輪由高豪開頭,大家依次搖骰。

骰子在桌麵上歡快地轉動著,每個人的心情都略顯緊張。

終於,骰子停了下來。

點數最小的是一個名叫李強的年輕人。

“哈哈哈,李強你輸了,快選吧,真心話還是大冒險?”高豪興奮地喊道。

李強猶豫了一下,“我選真心話吧。”

“好,那我來問。”高豪眼珠一轉,“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李強的臉一下子紅了,支支吾吾地說:“有……有吧。”

大家頓時起鬨起來,紛紛猜測著李強喜歡的人是誰。

遊戲繼續進行,幾輪過後,終於輪到了池欲。

他深吸一口氣,輕輕搖動手中的骰子。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骰子停止滾動,顯示的點數是最小的。

“哇塞,欲哥居然輸了!”高豪興奮地喊出了聲,他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和喜悅交織的表情,“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呢,欲哥?”

池欲的臉色依舊平靜如死水一般,他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真心話吧。”

“嘿嘿嘿,那我可得好好問問了啊。”高豪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

彷彿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會問什麼問題一樣,“欲哥現在有冇有喜歡的人呀?”

話音剛落,整個房間裡的氣氛瞬間變得異常緊張起來。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屏住了呼吸,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池欲身上,似乎想要從他的表情或者眼神中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

“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池欲清了清嗓,不緊不慢地說道。

大家瞬間就覺得冇意思了。

高豪摸摸頭,笑著說道:“欲哥,您看這……要不要自罰三杯酒啊?”

“行,我喝。”池欲麵不改色心不跳,拿起酒杯,仰頭便一飲而儘。

三杯下肚,池欲卻並未感到任何不適,就好像這隻是普通的白開水一般。

周圍的幾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哥,這可是白的愛!不是啤的!你喝得這麼輕鬆,等會兒後勁上來,你肯定受不了的!”李金聿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池欲,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冇事,這點酒我還不能醉。”池欲吃了一口菜。

談書佳都不敢相信那是三杯白的。

他喝的跟喝白開水似的。

接下來到了談書佳搖骰子。

談書佳緊張的搖了搖,打卡之後是最小的。

談書佳歎了一口氣。

真倒黴。

高豪激動的問:“大美人,你有冇有對誰心動過。”

池欲也把視線轉向談書佳。

他…也有點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