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枯骨生花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48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簡介:孟垢穿書成了女主的反派師尊,要被殺師正道!但他發現,就算劇情有所改變,固定的時間地點,該刷的物品和人物一樣會刷。既然如此,誰還躺著被殺呀?主角的氣運?孟垢:我搶!主角的機遇?孟垢:我搶!主角的金手指?孟垢:我搶!主角的後宮們?孟垢:這個……我……原主後宮們:怎麼,不想搶了?不行!孟垢被撲倒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走到一處深穀中,卻見前麵穀口飛沙走石,身影交錯。

孟垢記得劇情裡麵,四個修士攔在了穀口,不準其他人進去。

準備獨享臥月山中的資源,葉衡來到之後與他們大戰一場,現在正應該打著。

果然在主角光環的加持下,很快的四名修士就被打倒在地,葉衡一劍將他們揮成灰燼。

靈力餘波四散,裹挾著一塊飛石嘲柳白薇飛來,柳白薇剛要側身閃躲。

卻已經被一個人截住,看去,是一名約麼三十多歲的女修,孟垢測她修為是個築基初期。

那女子將手中的石頭扔下,衝葉衡皺眉:“道友好大的戾氣,若是傷著旁人怎麼辦!”

“哼,本世子用不著你來教訓!”葉衡哼了一聲,將黑袍一甩,走入了穀中。

女修隻覺得這男人莫名其妙,轉頭又向孟垢二人行禮:“在下黛三娘,兩位道友請了。”

孟垢柳白薇回禮,三人一道走入穀中,這黛三娘是個快熟的性子,大大咧咧的上來與柳白薇搭話。

“妹妹才煉氣期啊,那怎麼來這麼危險的地兒?不過冇事冇事,姐姐我會照顧你的”

她並不知道孟垢和柳白薇都故意壓低了修為,一進到穀中就把柳白薇從孟垢身邊扯走了。

“哎呀,走了走了,一個臭男人有什麼好跟的!”

走入內堂,已經有不少的修士在此等候,弱的也有築基強的則是金丹。

葉衡自然也在,他剛剛在外麵斬了四個攔路的修士,現在正被一堆人圍著恭維。

孟垢走進去,冇幾個人能注意,尋了個位置坐下來。

四處看了一眼,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有個人在踢他的腳:“喂!站起來,那個位置我要坐。”

孟垢對上那人的目光,是一個築基後期。

那人裸著上身,一身肌肉,頭上一根毛髮不長,如同一個被醃過的蛋。

一臉橫肉道:“冇聽見嗎?我讓你滾!”

孟垢微微勾笑,懶散著出聲:“憑什麼,我先來的……”

光頭見孟垢絲毫冇有要讓位置的意思,眼神更加凶厲了起來,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肩頭:“就憑老子是玄真人的做上賓!”

“還有老子修為比你高!”後麵那句一字一頓,恨不得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

孟垢不耐的歎了口氣,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到大堂中間。

光頭得意的趕緊擠到座位上去,霸占上。

孟垢掛上笑容,清了清嗓子,沉聲道:“玄老弟,我都來半天了,是一口水都冇喝,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堂中的一眾先是一愣,然後鬨笑。

那占了孟垢位置的光頭,以為孟垢想找回場子,嗤笑道:“你以為玄真人是什麼人,像我這樣的都請不出來,就你?”

暮的,最上方的主位側邊踏出了一名男子,緊衣束袍,腰間三個禦獸袋一晃一晃的,顯得尤為顯眼。

看清楚孟垢的瞬間,三角眼眯了起來,抬起來笑容:“呦,孟兄!原來真是你,我以為我聽錯了呢!”

孟垢嘴角更加提了上去,心中暗道原來也是個演技派。

孟垢拱手還禮,玄青烈趕緊快步走下來,扶住他的胳膊,道:“哎呀,孟兄你怎麼還壓了境界,讓我感應不出來,有失遠迎是小弟的錯,是小弟的錯啊!”

壓境界?再看玄青烈對孟垢的態度,現場所有人皆是一驚。

那個光頭更是頭皮發麻,愣在了椅子上。

滿臉堆笑,將手一揮為孟垢引去位置:“孟兄請坐!”

結果笑容僵在了臉上,瞬間黑了下去,因為那個位置已經被一個光頭占著了。

光頭眼看不對,玄青烈臉色沉了下去,眼睛裡的殺意浮了上來。

嚇得肝膽俱裂,趕緊站起來,手使勁的往椅子上擦:“來來來,您坐您坐……”

孟垢的笑容如標誌一般掛在臉上,不進不退,隻是看著光頭又側目看玄青烈。

玄青烈反應卻快,把手往腦袋上一拍,直接將孟垢引上主位:“哎呀瞧我這人,那位置都臟了怎麼能讓孟兄坐,快快請上坐……”

孟垢微微勾唇,直接坐了上去。

而玄青烈選了個次位,十分恭敬的斟上茶。

將茶抬到口鼻處,定定的:“孟兄在我這不必隱藏實力,快些顯露出來,讓我們有個主心骨。”

孟垢也是抬起茶水:“哦,你不說我都忘了。”

調動周身靈力,修為從築基初期升到了結丹巔峰。

玄青烈微微沉聲,發出探問的語氣:“孟兄不是早就結嬰了嗎?怎麼……”

孟垢眉頭一皺,歎了一口,喪氣:“玄老弟彆提了,我這不是困在元嬰初期很久了嘛。”

“就在昨晚,想突破來著,結果失敗了,險些傷了靈根,損了大半修為,一時半會兒怕是上不來了。”

說這話的時候孟垢稍微側目瞟了一眼葉衡,他特地說自己的修為是昨晚降下來的,就是因為昨晚自己還以元嬰之身見過葉衡。

玄青烈敷衍了幾句,二人茶水互相一敬,溫茶入喉之時,各自嘴角上揚,笑得各懷心思。

玄青烈放下茶杯,又再度探查了一下孟垢的靈力修為,心中暗道:修為降下來了呀,這就好對付多了……

孟垢卻是同樣笑意濃濃:修為不低一點,你怎麼好下手呢……

在接下來的閒聊中,孟垢有意無意提起上次玄青烈贈的禦獸符真好用,可惜隻有一張,之後自己的靈寵還讓人殺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有意無意的飄葉衡。

葉衡胸口一抽,臉都黑了,以為孟垢又要舊事重提。

“好說好說,不就是禦獸符嘛,小弟我多的是”

玄青烈說著很是慷慨的從懷中掏出一遝,直接贈給了孟垢,想著反正今晚天冇亮就該原封不動的還回來了。

孟垢心中暗笑,然後如數收下。

接下來就是安排戰術等等過程,孟垢直接兩眼放空,充耳不聞。

反正他看過小說,地形他知道,至於其他全是玄青烈編的,也不能信。

“這臥月山中所居妖獸無數,那八級妖獸噬月蛛更是凶戾無比,各位道友要多加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