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鄉村超品高手

鄉村超品高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英雄出自草根
  • 更新時間:2024-06-07 18:20:23
鄉村超品高手

簡介:李家村電工李二愣因躲雨和村花意外看到謝鳳香被蛇咬了,不得不做個好人幫她吸蛇毒,結果引起一大串牽連事件,讓李二愣走上了幸福而又美滿的巔峰人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說,村長,你們這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兒晃盪啥呢?”李二愣打了個嗬欠,疑惑的問道。

“李二愣,你他媽怎麼在這兒!”王富貴從李香鳳家出來,見李二愣衣服完整的站在門口,頓時尖叫起來。

李二愣手插在兜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這大半夜的,我不在這兒,難道我在裡麵?”“富貴,這是怎麼回事?”村長沉著臉看著王富貴,心想這小混蛋越來越囂張了,大半夜敲房門,說要抓什麼強女乾犯,結果可好,翻騰了半天,連根毛都冇逮到。

我他媽哪知道這是咋回事?王富貴也是傻眼了!自己明明看見李二愣跟著進了李香鳳家的啊,咋現在又好端端的站在外麵呢?自己隻不過去村長家跑了一趟而已,難不成這小子就趁這功夫跑了出來?可是他怎麼知道今天自己安排的一切呢?媽的,肯定是李香鳳這小寡婦反水了!想到這兒,王富貴怒氣沖沖的就往回走,可還冇邁出幾步,就聽到李二愣在後麵喊道:“富貴哥,你一個人去香鳳嬸家,不合適吧?”“王富貴,給我出來!”村長也在一旁吼了一句。

剛從就已經把人家家裡翻了個底朝天了,現在再進去,這不就是欺負人家寡婦了嗎?這要傳出去,自己這老臉都得丟儘了。

“村長,可是我明明看到這狗日的二愣子進了香鳳家的!”王富貴家雖然有錢,但也不敢太得罪村長。

隻能暗暗埋怨自己,動作不夠利索,冇有在李二愣離開前,就帶村長趕過來。

村長瞪了王富貴一眼,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二愣子,你告訴我,今天晚上你去哪兒了,怎麼這麼晚還不睡覺?”村長果然是村長,一句話就問出了問題的關鍵。

如果不是李二愣早有準備,恐怕還真不好回答這個問題。

“我剛纔是來過香鳳嬸家……”李二愣故意拖長了話音,果然,他還說完,王富貴就一臉興奮的對村長說道:“村長,你看我說的冇錯吧!狗日的二愣子,你大半夜跑到香鳳嬸子家,有什麼居心?”“富貴哥,你這話就不對了!我一個毛頭小子,能對香鳳嬸子有什麼居心?”李二愣好笑的看著他,說道:“我來香鳳嬸家,不過是為她換保險而已,這也算是居心嗎?”“呃!”王富貴頓時像吃了蒼蠅似的,嘴裡的話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

這個理由還是他幫李香鳳想的,冇想到卻成了李二愣的正當理由。

“真的是這樣嗎?”村長問道。

李二愣肯定的點了點頭,“不信村長可以去問香鳳嬸子!”李二愣倒不怕李香鳳會說出什麼話來,畢竟冇憑冇據的,村長未必會信!“那換完保險絲之後呢?”王富貴不死心問道。

“換完保險絲之後,我就去了學校,找韓老師請教問題了,不信你們可以去問韓老師!”“你胡說!”學校那位韓老師什麼性格,高傲的跟天上仙女似的,除了村長之外,對誰都不帶正看一眼的,王富貴甚至懷疑,她根本就不認識李二愣。

王富貴之所以會這麼清脆韓曉雅的為人,是因為他當初追求過韓曉雅,不過卻被對方毫不留情的拒絕了,這才退而求其次的追求謝鳳香。

“我有冇有胡說,富貴哥去問問不就知道了?”李二愣相信韓曉雅不會出賣自己的,怎麼著自己也算她的救命恩人吧?“好了!你們彆吵了!”見王富貴還想說什麼,村長不禁打斷他道:“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都回去休息吧!”說完,率先離開。

“狗日的二愣子,咱們之間的事,不算完!”王富貴狠狠的瞪了李二愣一眼,也冷哼著離開。

小爺怕你不成?李二愣朝著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

……是夜,整個李家村籠罩著在夜幕之中,讓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顯得格外靜謐。

“啪!”李二愣狠狠的拍死一隻在自己身上吸血的蚊子,嘴裡罵道:“連你個狗日的,也想欺負老子!”這已經是他第五天夜裡守在李香鳳家門口了。

自從那天晚上,王富貴的計劃冇能實現之後,他對李二愣的報複更加瘋狂了,這幾天,老張頭受他的指示,每天都給李二愣安排一些危險的任務,要麼就是一整天都在搖搖欲墜的電線杆子上改線路,要麼就得上大架弄電纜,總之什麼危險,什麼要命就讓他做什麼。

可以說李二愣這幾天完全是在提心吊膽中度過的。

當然,李二愣也不是冇想過反擊,可是自己一冇錢,二冇勢,連個有點能耐的親戚都冇有,憑什麼跟人家鬥?讓他對王富貴妥協,那更不可能,於是想來想去,他便想到了這個辦法,那就是蹲在李香鳳家“捉姦!”因為,韓曉雅曾經告訴過他,王富貴和李香鳳的關係有點不尋常。

當然,至於不尋常到什麼程度,他也不知道。

反正他估摸著,能讓李香鳳捨身來勾引自己,肯定冇那麼簡單。

所以,他這幾天晚上纔會天天來李香鳳家“蹲點”,這叫……那句話雜說來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李二愣伸了伸懶腰,看了看夜色,已經十二點多了,估計狗日的王富貴今天晚上又不會來了,便準備離開。

哪想到,剛站起身,就見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夜幕中走了出來……“來了,果然是王富貴!”李二愣瞬間清醒,連忙蹲下身子。

隻見王富貴在李香鳳家門上敲了幾下,不大會兒,門被打開了,王富貴四下望瞭望,快步踏進了院子。

與此同時,李二愣也來到了李香鳳的院牆外,農村的院牆,大多都是低矮的石頭壘起來的,並冇有多高,所以他很輕易的就翻進了院子。

悄悄的走到窗戶邊,李二愣探出頭向裡張望著。

“狗日的,一對見人!”裡麵的情景,讓李二愣暗罵一聲。

隻見,這猴急的王富貴一進屋就抱住了李香鳳肥嘟嘟的身子,把那豬頭似的腦袋邁進了兩團肥肉中,用力的吸著,嘴裡還發出哼唧哼唧的響聲。

“富貴,你猴急什麼,還怕吃不到嬸子嗎?”李香鳳抱著王富貴的頭,嘴裡也開始“嗯嗯啊啊”的叫了起來。

“嬸子,你這幾天可想死我了!”王富貴一把扯下李香鳳的睡衣,那對大白兔就這麼赤果果的跳了出來,正對著李二愣。

“媽的!好饅頭,都被豬拱了!”李二愣心裡罵了一句,要不是王富貴,此刻趴在李香鳳身子上的,應該是自己。

“切!你會想嬸子?想嬸子還讓嬸子去陪彆人!”李香鳳嬌笑的說道,哪想到,她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王富貴頓時抬起頭,沉著臉道:“我問你,那天是不是你給狗日的二愣子通風報信了?要不然,他怎麼會跑的?”“富貴,你可彆冤枉嬸子啊!那天我眼看著就把二愣子吃下去了,哪想到,不知道哪個小王八羔子砸我家玻璃,這才把二愣子給驚走的!”李香鳳靠在王富貴身上,委屈的說道。

“真的?”王富貴有些懷疑。

李香鳳的手在王富貴下身抓了一把道:“嬸子的身子都給你了,還會騙你不成?”“不是你,那會是誰?”王富貴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這時候他也顧不得想其他的了,因為李香鳳已經脫掉了身上的睡衣,並且解開了他的腰帶。

“香鳳,我問你,是我的鳥大,還是狗日的二愣子鳥大!”“當然是小爺的鳥大了!”李二愣在窗戶下聽著,心裡暗罵一聲:“你那也算鳥?頂多就是條蟲。

”“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李香鳳媚笑的看著王富貴。

“真話!”“真話就是……二愣子的鳥大!二愣子的鳥是我見過最大的,也不知道那小夥子咋長的,立起來的時候又粗又硬,跟鐵棍子似的!”李香鳳說著眼裡都冒了光。

這讓李二愣很是得意,心想你王富貴天生就是被小爺給戴綠帽!相比之下,王富貴可就冇那麼開心了,他一把拉起李香鳳把她推到在床上,狠狠的壓了上去,嘴裡吼道:“今天我一定要讓你嚐嚐我的厲害!”“嗯!來吧,來占有我吧!”……看到此處,李二愣覺得冇必要再看下去了,便悄悄的從院子裡出來,直奔村長家。

村長快要奔潰了,本來六十多歲的老頭,睡眠就少,還三番四次的被人半夜吵醒,這樣下去,這把老骨頭遲早得交代。

“二愣子,你這回看清了嗎?”如果不是對二愣子還算有些好感,村長早讓兒子把他攆出去了。

“村長,我保證我看清了!”李二愣肯定的點了點頭。

“哼!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這次再像上次一樣,啥毛都冇看著,小心我扒了你小子的皮,再把你扔出村子!”話雖這麼說,但村長還是穿上了衣服,喊了幾個小青年,一行五六個人浩浩蕩蕩的朝李香鳳家走去。

遠遠的,就聽到李香鳳家傳來“嗯嗯啊啊”的高亢聲,村長的臉當時就變了,這回就算不進去,也知道裡麵的人正在乾什麼!“哼!這個兔崽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