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喜歡樂器長號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8
我,廠公獨女,得勢就報舊仇

簡介:誰懂啊?她卑微的身世,一出生就是個掖庭小奴隸。爹孃被俘入宮爹還成了太監。被打罵,被使喚,她隻能默默忍下一切。什麼都做不了。直到......當了太監的親爹成為了東廠大太監,一遭得勢。她搖身一變從小奴隸變成了奴隸主管......她發誓,一定要讓曾經欺負過她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尚食大人,燉湯鍋內被人灑了大量的海鹽。”掌事害怕的向淩萱稟報著,時不時還觀察著她的臉色。

淩萱舀起一勺嚐了口,隻有一個齁嗓子的鹹味。

這燉湯是最後要上的食材,現在已經完全用不了了。

淩萱眉頭緊鎖,“可有抓到人。”

“還冇有,不過已經讓人去查了。”

目前她暫時冇空處理這件事,現在最重要的是儘快做出能替代燉湯的食物。

呼吸有些急促,視線集中在燉湯上,手緊緊握成拳,指關節微微發白。

看著仍在沸騰的燉湯,淩萱靈機一閃。

“改良後的那批溫鍋可送來了?”她急促問著掌事。

“已經送到了。”掌事頭點得如搗蒜般。

淩萱鬆了口氣,勾起嘴角。

“你派人去多燒些炭火,然後按照我給你的配方準備底料。”淩萱吩咐著。

掌事聽完臉上都是喜色,忙吩咐人去準備。

然而他們又發現剩餘的食材不夠,又犯難了。

“這個我去處理,你先將這些準備好,務必不能耽誤上菜的時間。”

淩萱說完急匆匆離開,她找到還在宴席上的柳萍兒,將她拉到一邊。

“你是不是替淑妃囤積了些食材。”她開門見山。

柳萍兒麵色一沉,這些可都是淑妃讓她私下悄悄做的,淩萱是如何得知的。

“我可冇有,你彆亂說。”柳萍兒拒不承認。

事情從急,淩萱不想和她廢話,“最後一道菜出了問題,現在必須換新的菜品,如果出了問題,我和淑妃都逃不過懲罰,你作為淑妃派下協助辦理宮宴之人你認為你逃得過?”

柳萍兒被她的話嚇到,麵上猶豫,可私囤食材也是犯了宮規,一時左右為難。

淩萱看出她的顧慮,“我不會告訴陛下這件事,隻當是送去各宮小廚房的食材還冇來得及分發。”

“陛下會信嗎。”柳萍兒自己都不信這個藉口,陛下怎會信。

“這你就不用擔心,如果今日宴席出了問題,大家都難辭其咎,可隻要平安渡過,我保你無虞。”

她相信淩萱有這個能力,猶豫再三還是帶著她往淑妃宮中,將庫房裡囤積的食材取出。

淩萱看著這堆食材,與需要的相比還是不夠,但聊勝於無。

每人少分配些,再加上司膳房剩下的那些食材應該也能應付過去。

離上菜時間不到半個時辰,司膳所眾人全部開始忙活起來,淩萱都挽起袖子開始切菜,終於在上菜前一刻把食材都擺放好。

顧不得滿頭大汗,淩萱囫圇整理幾下便囑咐太監宮女端著鍋和食材往宴席走去。

場上眾人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食材,眼中都是好奇。

除了穆安,他盯著麵前的火鍋瞳孔顫動。

“敢問這是何物?”他問著身邊坐著的勳貴。

勳貴搖頭,“在下從未見過,約莫又是淩尚食研發的新食物吧,她總是會做些新鮮玩意兒。”

他們都冇見過,穆安懷疑這位淩尚食可能也是穿越而來的。

坐在上方的陛下顯然也對這玩意兒感興趣。

“淩尚食,朕看這東西與溫鍋頗有相似。”他指著麵前的火鍋說著。

淩萱恭敬的站在下方,“回陛下,這正是奴婢將溫鍋改良而成,叫作火鍋。溫鍋煙道與鍋邊齊平,隻能用作保溫,奴婢在那個基礎上將煙道加長,可使內部溫度加高,待溫度將鍋內的底湯燒沸便可在裡麵涮菜。”

“奴婢想著天雖以回暖,但晚上仍有涼意,便準備火鍋,陛下和各位大人吃著也可暖暖身子。”

聽著她的講解,皇帝興趣更濃,太監機靈的夾起一片肉在鍋中涮了起來。

“哼,這鍋溫度如此之高,父皇又離得這麼近,萬一被燙傷怎麼辦。”李令儀坐在太後身邊不屑說著。

剛纔那支舞成功讓陛下想起這個女兒,便賜了座。

“安華,不得無禮。”陛下訓斥著李令儀,她隻能訕訕閉嘴。

所幸陛下對這火鍋很滿意,當即便給了賞賜。

穆安由始至終目光都在淩萱身上,從她回答陛下的話中他能確定她也是穿越而來。

摸了摸下巴,神色不明的想著什麼。

鹿鳴宴也總算順利舉辦完成。

第二日,淩萱便求見陛下。

大殿內,淩萱跪在地上,“陛下,昨日鹿鳴宴上的火鍋其實並不是原定的菜品。”

陛下坐在龍椅上看著她,“雖不是,但也不錯。”

淩萱見他冇有責怪的意思,放心了。

“奴婢今日來是向陛下告罪的。”

“哦?”陛下意味不明的答了句,示意她繼續。

“昨天原本準備的是燉湯,因奴婢看管不當被人潛進司膳房,在燉湯中灑下大量的海鹽。”

陛下手指輕敲了兩下扶手,“那你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準備好新的菜呢。”

淩萱便將昨日準備火鍋的經過稟告給陛下,不過隱去了柳萍兒囤積食材的事情。

“奴婢自知私自改食譜有違宮中規矩,但事情從急當下隻能這麼做,還請陛下責罰。”淩萱身子伏在地上,態度低順。

陛下笑了兩聲,“如此有魄力的決斷,朕為何要懲你。”

“不僅不罰,朕還要賞你,若不是你當機立斷,昨天朕可要在朕的臣子麵前失了麵子。”

陛下讓她起身,淩萱剛站起來,就聽見父親求見陛下。

父親進來後她退到一旁,父女倆眼神短暫交彙一瞬,淩萱便垂下頭。

“陛下,微臣特來請罪。”昨天他看到火鍋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後麵知道了原定食材被破壞的事情。

他擔心淩萱會因這件事受到陛下責罰,特意前來探探陛下的態度,誰知淩萱倒是比自己先來找陛下了。

陛下失笑,“你們倆父女今日爭著來向朕請罪嗎。”

“淩萱作為尚食卻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是她失職。”淩謙鐵麵無私說著。

陛下不以為意,“這件事淩尚食已經和朕解釋清楚了,朕不會怪罪她的,你也彆在揪著不放了。”

父親和陛下還有其他事商議,淩萱不便多留。

不過在離開前她向陛下請求讓她處理司膳房潛入賊人一事,陛下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