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完蛋!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

完蛋!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蠟筆小年
  • 更新時間:2024-06-11 16:45:19
完蛋!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

簡介:新婚夜,老公和小三私奔出國了。薑辭憂哭了嗎?不!她扭頭包養了一個俊美無雙的小白臉。就,大家一起快活唄!小白臉寬肩窄腰身體好,又欲又野夜夜撩。逍遙了三年,薑辭憂遞給小白臉一張钜額支票。“寶貝,我老公回來了,我們結束吧。”誰知道小白臉暴跳如雷:“薑辭憂,你想甩了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薑辭憂冇有搭理,丟下支票就此消失。冇過多久,她和丈夫應邀參加首富家的生辰宴,見到了那位傳說中令人聞風喪膽的京圈太子爺。竟然跟她養了三年的小白臉一模一樣……完蛋了,她好像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送完禮之後,薑辭憂和嚴楓就走向門口他們桌的位置。

現在還冇有人落座,所以他們也隻好在一旁等待。

嚴楓中途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手機,匆匆就朝著側門的花園走去。

薑辭憂知道是夏靈打過來的。

不過她也不在意,欣賞起宴會廳裡麵的古董來。

一整麵的宋代青花瓷,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冇過一會兒,一個小姑娘走了過來。

“你是嚴太太嗎?”

薑辭憂優雅的轉過身:“什麼事情?”

“我是京城軍區司令的孫女白淺,可以冒昧的問一下,你那個李王花浸沉的配方嗎?”

薑辭憂還冇說話,小姑娘連忙說道。

“我可以跟你買配方,多少錢都可以。”

薑辭憂笑了笑:“這配方不是什麼緊要的秘密,我自己製著玩的,白小姐若是喜歡,我送給你就行了。”

女孩子高興的眼睛發亮:“真的可以送給我嗎?”

“嗯,加個微信,晚上我將配方發給你。”

小姑娘連忙跟薑辭憂加了微信。

而這個時候,好幾個小姑娘都圍了過來:“我也要,我也要,嚴太太,能不能也加一下我的微信。”

薑辭憂被這種情況搞得一臉懵,不過還是一一加了微信,並承諾晚上將配方一一發給她們。

開玩笑,這些小姑娘不是市長的女兒,就是頂級財閥的千金,甚至還有中央書記的孫女。

薑笑笑遠遠的看著一群京圈名媛圍在薑辭憂身邊加微信。

氣的咬牙切齒,對姚淑蘭吐槽:“媽,她們是不是傻,一群京圈名媛去討好薑辭憂,她們圖什麼?”

姚淑蘭神色淡淡的開口:“她們纔不傻,上前賓客送了那麼多禮物,卻隻有她的禮物入了老太太的青眼,她們是想要到配方方便以後討好薄老太太罷了。”

姚淑蘭淡淡的歎了一口氣:“那些人之中,勢必會有一個成為薄家的少奶奶。”

薑笑笑哼了一聲:“討老太太的歡心有什麼要緊,薄靳言要娶誰還不是他自己說了算,說不定薄靳言根本不喜歡這些被各種教條規訓過的千金公主們,反而喜歡桀驁不馴的灰姑娘呢?”

姚淑蘭似乎看穿了薑笑笑的心思。

“笑笑,我們薑家在容城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門第,但是跟京圈的這些千金們相比,差的太遠了,何況薄家不僅僅是首富,還有紅色背景,不是我們這種小門小戶可以肖想的。”

姚淑蘭安撫的說道:“媽媽一定會給你在容城找個極好的人家。”

“媽,你也說了,容城比不上京城,人往高處走,何況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薄靳修不喜歡我?”

姚淑蘭搖頭,一臉的無奈。

有時候門第就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大山,有錢人比普通人更現實,尤其是世家高門,更注重門當戶對。

王子和灰姑孃的故事隻有童話裡麵纔有。

另一邊,幾個小姑娘圍著薑辭憂叫姐姐。

薑辭憂也順著他們妹妹的叫著,哄得幾位小千金格外的高興。

但是小千金們的好臉色隻是對她,彼此之間還是在暗中較勁,互不相讓。

“上個月我見到太子爺了,他還誇我變漂亮了。”

“老太太請帖發出來之前,冇人知道薄哥哥就在容城,你根本就在撒謊。”

“我是在撒謊,但你叫薄哥哥是不是太噁心了,你跟薄靳修很熟嗎?你還冇跟他說過話吧。”

幾個小千金吵得不可開交。

薑辭憂也算是聽明白了。

這幾位都喜歡薄靳修。

但是,薑辭憂不明白。

明明他們的身家地位也都是世界金字塔尖的人兒,為什麼一個個非薄靳修不嫁的模樣。

白淺似乎看穿了薑辭憂的疑惑。

尷尬的解釋:“薑姐姐,我們的確都喜歡薄靳修,並非薄家首富的頭銜,你若是看到他就明白了,但凡見過他那張臉,這世間,再也冇有男子可以與之媲美了。”

薑辭憂失笑。

原來是一群顏控。

薑辭憂理解了,她也喜歡好看的男人。

當初看中那個人,除了第一次是酒後亂性,後麪包養他三年,不就是吃他的顏,為色所迷。

“少爺回來了!”

管家匆匆進門,朝著老太太的方向跑去。

原本熱鬨的宴會廳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朝著門口看過去。

管家口中的少爺難道就是薄靳修?

聽說薄老太太生了三個女兒,四十多歲才生了這唯一的兒子。

身邊剛剛嘰嘰喳喳的幾位千金已經鴉雀無聲。

滿眼激動期待的望向門口。

薑辭憂也順著他們的目光朝著門口看去。

她倒是要看看,令這些小千金瘋狂迷戀的京圈太子爺,究竟有多帥!

一條長腿邁了進來。

男人穿的很正式,高級定製的西服,配著一條深藍色的領帶。

他身形頎長,寬肩窄腰,腰背筆直,身材比例更是完美,一雙長腿每走一步都像是邁在少女的心尖上。

看身材,的確是極品。

薑辭憂心裡也默默的讚歎著。

隨即目光,自下而上,落在男人的臉上。

當看清楚男人的那張臉之後,薑辭憂瞬間身體僵硬。

像是被人下了定身的符咒一樣,薑辭憂隻覺得血液瞬間都凝固起來。

那張臉五官極其優越,下顎的弧度更是刀削斧刻,彷彿是女媧最得意的作品。

他的皮膚也很白,那種近乎出塵的冷白。

彷彿千年窯洞燒出來的極品白瓷,曆經烈火焚燒淬鍊,誕生了一種純粹的,極致的美。

但偏偏,他的唇色紅潤,像是塗了口紅一樣。

這種紅拯救了冷白帶來的破碎感,彷彿天上的神仙被剔了仙骨貶下凡間,但是依舊生在王侯將相之家,天生尊貴。

他的氣質更是清冷絕塵,所到之處,都帶著一股寒氣。

男人的目光並冇有在薑辭憂的臉上停留一秒。

很快就跟她擦肩而過。

薑辭憂還愣在原地。

良久才問出一句:“他是誰?”

周圍的小千金嘰嘰喳喳。

“就是薄靳修啊,京圈獨一無二的太子爺。”

“三年未見,他好像比之前更帥了,也更冷了。”

“某人不是還說要追他,剛剛竟是連招呼也不敢打!”

“你不是也一樣!”

幾個小千金又吵了起來。

隻有薑辭憂久久的緩不過神。

是他嗎?

不可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