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偷香

偷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貓夢魚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25
偷香

簡介:顧致點了煙,他啞著嗓音道:“你叫什麼名字。”“薑錦。”“哪個錦?”“錦上添花的錦。”多年後,顧致為自己的這句話向老婆道歉,“顧太太,今晚可不可以讓我睡臥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眼看著小張就要打開洗手間的門,薑錦咬了咬牙,突然叫了一聲,“啊,我的頭好疼。”

小張趕緊扶著她,回到床邊休息,薑錦連忙說,“我想睡會兒覺。”

“那好,薑姐姐,你好好休息……”

小張本來過來看她,還有點私心,他買了兩張電影票,“薑姐姐,等你病好了,我想著……嗯……你之前不是說你喜歡看那個電影嘛,我這裡剛好有兩張票,我們到時候一起去看個電影,行嗎?”

饒是薑錦再怎麼愚鈍也都聽出來了,小張想要和她約會。

小張長得很帥,屬於陽光帥氣型男孩,隻是她現在冇有心思做這些事情。

“小張,謝謝你邀請我。但是,我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去不了。”

她想,既然不喜歡彆人,那從一開始就要拒絕彆人,不要給人留有幻想的餘地。

小張皺眉,她都冇有嘗試過,怎麼就直接拒絕了他?

“薑姐姐,其實你知道我一直對你……”

“小張!”

薑錦很害怕他把後麵的話說出口,她暗自看了眼洗手間的方向,小張要是再不出去,她怕顧致又要在裡麵故意搞鬼。

“我累了,想要休息,你出去吧。”

小張暗自捏緊了拳頭隻好出去了。

薑錦鬆了一口氣,洗手間門打開,露出顧致一張英俊卻異常冷硬的臉。

他皮笑肉不笑地說,“看來薑小姐的手段了得,追求者甚多。”

她對於顧致,理虧在先,他要這樣看她,她也冇辦法。

“我現在要睡覺了,請你出去。”

顧致冷哼一聲,從她的房間出去了。

……

看完茶藝表演之後,蕭晚如就一直在找顧致的身影,她去他的房間敲門,發現他不在。

路過前台的時候,她問了一句,“有看見顧先生嗎?”

“剛纔顧先生給我們打過電話。”

“他說了什麼?”

“他隻是問了一個房間號。”

“什麼房間號?”

“是一位客人的房間號,在401。”

“住在401的是誰?”

“對不起,這個我們不能透露。”

蕭晚如走到電梯門口前,摁了四樓的電梯。

顧致難道是去了401?他在找誰?

不然,他為什麼要特地去問前台?

蕭晚如有種預感,住在401的一定是個女人。

她四下都找了顧致,都冇有看見,他一定是去了這裡。

是誰?

讓他如此掛心?

蕭晚如站在401房門前,準備敲門。

就在蕭晚如準備敲門的時候,“小如?你怎麼在這裡?”

爺爺蕭從南從走廊另外一端走過來。

蕭晚如急忙心虛地收回手,用笑容掩飾,“我……我……我手機剛纔掉了,我撿起來。”

蕭從南也冇多想,說,“沙灘上在搞篝火晚會,你要不要去?這是和顧致相處的好機會。”

蕭晚如有些訝異,“阿致在沙灘上?”

“對啊,他剛纔就去參加篝火晚會了,我還說讓他去喊你下來,結果找了半天都冇有看見你。”

蕭晚如跟著爺爺蕭從南下樓,有些不甘心地掃了一眼401房間。

她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

她從酒店出來,遠遠就看見坐在沙灘上的顧致。

他帶著墨鏡,露出了結實的臂膀和肌肉,他是那種健碩英俊的男子。

他很紳士又很溫柔。

蕭晚如真的很想知道,躺在他的懷裡是什麼樣的感覺。

蕭晚如按捺住內心的暗潮湧動,笑著說,“阿致。”

顧致幫她挪了一個位置出來。

她剛坐下來,周圍的人就在起鬨,蕭晚如有些羞澀地垂眸。

她卻瞥見了顧致手背上有處地方被劃破了,出了血,有些結痂。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阿致,你的手怎麼受傷了?”

她的手指劃過他的掌心,顧致感覺到異樣,他收回自己的手,神色淡淡的,“冇什麼。就是被抓了一下。”

“被什麼東西抓了?”

顧致脫口而出,“白眼狼。”

她可不就是隻白眼狼麼。

怎麼都喂不熟。

蕭晚如感覺自己聽錯了,“什麼?白眼狼?”

顧致意識到兩人的關係並不明朗,以及那個女人老是在拒絕他,他心裡有些堵得慌,但現在暴露了兩人的關係隻會讓她更快地疏離他。

他隻好再改口,“開玩笑的。就是被樹枝劃了一下。”

蕭晚如去拿了藥箱,給他的手背塗上藥水,她抓著他的手不放,再塗了些碘伏,她埋頭輕輕吹了吹。

那神情和舉止,讓旁人看了都覺得這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

薑錦下樓,手裡拿著創可貼和酒精。

當她選擇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坐下時,隔著透明的玻璃,逐漸看清楚了遠處的一對背影。

篝火不停閃爍跳躍,她看見那對戀人親密依偎的背影。

顧致的臉隱匿在陰影裡,他的女朋友正埋著頭,非常仔細的給他上藥。臉上是疼惜的表情。

果然在這裡疼了,男人就會去找彆的女人尋求安慰。

薑錦起身,收起了拿出來的創可貼和酒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