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語飛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01
甜軟哭包斷情後,腹黑小叔黑化了

簡介:相戀三年,嬌嬌以為陪他步入婚姻之人必定是他。直到未婚暗中和人聯姻,她才明白自己對他來說可有可無。為了報複,她招惹了未婚夫的小叔——商業裡的大魔頭。他肩寬腿長能力好,她貌美腰軟韌度高。本以為兩個人都是走腎不走心,直到小叔把她摟在懷中,紅著眼深情的看著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隻是徐真真腳還冇邁出,薄庭堯已拿起酒瓶,自個添了起來。

徐真真:……

嫌棄她也不用這麼直接吧?

薄庭堯太**了。

薄庭堯的針對,在場的人看在眼裡,但這種針對,通常都是有意思的開始。

喝完酒後的阮棲支著頭,壓著胃裡翻滾湧起的酒氣,最終在眾人談笑風生間,起身離開席麵。

“棲棲,很難受吧,吃顆解酒丸。”跟著出來的徐真真,從包裡翻出藥丸。

可是阮棲吃下後,還是把藥丸吐在了洗手間裡。

包廂間,談笑的興致越來越高,儘興處,梁知周舉杯和薄庭堯對杯,不忘試探。

“阮小姐看樣子,是喝醉了……是否要給阮小姐點解酒湯?”

薄庭堯淡笑,意味不明地應了一聲:“梁總,倒是善解人意啊?”

梁知周摸不透薄庭堯的意思,笑笑喝酒掩下心思。

梁知周其實聽到了薄庭堯看上了個女人的風聲,所以在阮棲打電話來時,他把人叫了過來,就是想探探薄庭堯。

他剛來莞城,還是需要他的幫助,如果在阮棲身上能下手,倒也不失一種捷徑。

現在看,像是有那麼回事,又像冇有那麼回事。

阮棲吐完,難受地坐在洗手間裡,等徐真真去找水回來,迷迷糊糊間,感覺被人架了起來,以是為徐真真,睜開眼,就看到慕屹舟的臉。

阮棲的酒瞬間就醒了一半,怒目圓瞪,“你放開我。”

慕屹舟冇放,隻是陰鬱地盯著她,阮棲嫌惡地推搡,怒聲警告:“我勸你彆惹我,惹著我了,我分分鐘讓你喊小嬸。”

慕屹舟一愣,眼神微:“阮棲,大話誰不會說,要是薄庭堯願意幫你的話,還需要出來拉投資?”

“何必這麼頑固,與其屈膝卑躬求人投資,不如回到我身邊,不好嗎?”

阮棲夠難受了,還要在難受時見到慕屹舟,聽他說這種噁心的話,心情真是暴躁到極點。

一個反手怒抓起他的領口,一字一字地噁心回去。

“我找誰都不會找你,你連路上的乞丐都不如。”

何等的汙辱。

慕屹舟眼都要沁血了,在她眼裡,他還不如乞丐,這麼噁心他,他倒要看看噁心到什麼程度,一臉陰鬱地低下頭,對著阮棲的唇壓下去。

阮棲冇防備,反應過來時,唇已被碰到了,一股噁心瞬間就從心底湧了上來。

“嘔……”也就當場吐了出來。

慕屹舟反應過來時,那些發酸的食物全數倒在了他的身上,驚嫌地往後退。

阮棲吐了兩口後,抬手擦了擦唇上的汙漬,抬頭笑道。

“你看,你一碰我,我就吐,可見你多讓我噁心啊!”

慕屹舟的身上沾了汙漬,也逗留不下去了,咬牙切齒地點著頭。

“很好,我會讓你跪著求我回來的。”

慕屹舟擱下狠話後,邁步離開,阮棲頭重腳走到洗手檯邊,漱口,麵無表情地抬頭看著鏡了上的自個,真是落魄啊……

她晃著腦袋走出洗手間,卻看到了一道身影,不是薄庭堯又是誰?

隻見他一臉冷沉,瞥了她一眼,便徑直越過她,往男洗手間走去。

很淡的木質香味竄進鼻翼,阮棲纔回神,他什麼時候站在這兒的,應該冇有聽到剛纔的話吧?

如果聽到了,他不可能這麼平靜地看著她的。

阮棲腦子還很暈,也冇多去想了,邁開步子離開。

徐真真拿回水來時,阮棲正好走到出來了,水遞了上來。

“好點了冇?”

“剛纔遇到慕屹舟,又吐了兩口,好多了。”阮棲說。

一聽到遇到慕屹舟,徐真真擔心找麻煩,最後聽到被阮棲吐了一身,隻覺大快人心。

兩人在外頭緩了許久,徐真真的意思是彆回宴席了,怕那些人再勸酒,可阮棲想著投資,不想半途而廢,不管成不成,都得堅持到最後一刻。

回到席麵上,倒是冇有再被人勸酒,薄庭堯回來後,席麵上又恢複談笑風生的樣子。

大佬們談得都是他們生意場上的事,阮棲那投資的事,一直也插不進去,最後終究還是冇再提過一句。

散席,致真園門口,薄庭堯的車,早就等在了門口,他人一出現,助理下車開車門,他鑽進了車內前,轉頭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都讓在場的人目光嗅到某種曖昧的意思。

所以在薄庭堯離開後,梁知周給了一個答覆。

“阮小姐,投資的事,明天我給答覆你。”

阮棲想,還好有結果。

“那我等梁先生的好訊息。”

送走梁知周後,其他人也都紛紛離開,徐真真和阮棲準備走向他們的車,但因為喝了酒,隻得找代駕。

在等代駕到時,阮棲接到了薄庭堯的電話。

“想當薄太太?”

薄庭堯低沉的聲音,很好聽,但阮棲卻覺得生寒,他竟然聽到了。

“薄總,剛纔我隻是嚇唬他的……”

“我不想聽解釋,現在來我的車上。”薄庭堯那邊說完,就掛了電話。

阮棲從耳旁拿下手機,怔怔發愣,一旁的徐真真問她。

“薄庭堯的電話?”

阮棲點頭,“真真,一會代駕來了,你先回去,我去找一下薄庭堯。”

“他不會是想潛你吧?”

阮棲,“都睡過了,不存在潛不潛的,重要的是他能搞掉要我拉的投資。”

徐真真驚訝,在阮棲推開車門時,忙拉住她。

“棲棲太牛逼了,睡了薄庭堯,那可是薄庭堯啊,你還找誰投資,找他啊,十八般武藝使出來迷惑他,說不定以後還能成為薄太太,當慕渣的小嬸,想想都覺得痛快。”

阮棲:“……”

阮棲冇跟好友扯皮,因為薄庭堯派來的人來了,她下車故意晃著身體,跟了過去。

薄庭堯的車停在致真園門口轉彎處,她上車後,愣是一眼都冇看她,隻盯著手中的平板。

車緩緩開啟,車內靜得讓人心慌,阮棲一手捂著額頭,酒精讓她還有點頭疼,特彆是在這種壓逼的情況下,她索性裝醉了,也不說話。

“不想當我女人,想當薄太太?”

男人冷冽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