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1:50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溫熱的鮮血噴濺在寧婉兒的臉上,以及衣服上,雞血噴濺她一身。

鮮血順著她的頭髮滴落,寧婉兒身子抖了抖,隨後嘴裡發出尖銳的爆鳴聲。

聲音刺耳,尖利,哪裡還有剛纔溫婉可人的模樣。

四周的人,被她的聲音吵的捂住耳朵,隻覺得刺耳的很。

回想剛纔這位瑾王妃直接扯斷雞頭,集體渾身打了個顫抖。

好可怕,這季家小姐好可怕。

不是說她是個草包廢物嗎?

誰家草包廢物,話說不到兩句,當場表演一個扯斷雞頭?

畫麵太殘暴了,太血腥了。

要說最可憐的就是寧小姐了,距離瑾王妃最近,雞血都噴了她一身,尤其是臉,難怪她叫的聲音都劈叉了。

這換誰,也得叫劈叉了。

“季如歌,你,你在做什麼?”寧婉兒身邊的婆子和丫鬟,急忙上前幫寧婉兒擦拭臉上的鮮血。

寧婉兒氣的嘴唇哆嗦,手指著季如歌。

險些要維持不住自己的形象,要對她破口大罵。

最後還是理智,讓她深吸一口氣,因為氣惱憋紅的眼睛,這會落了淚:“季小姐,我隻是好心幫忙,你為何要這樣嚇唬我?還用王八來羞辱王爺?”

“你錯了。”季如歌看著她:“你用公雞拜堂羞辱我,我隻是用王八回禮羞辱你,怎麼能算羞辱王爺呢?要說羞辱王爺,也應該是你啊。好好的一個人,你非得讓人抱公雞過來。怎麼,在你的眼裡,王爺與雞是平等的嗎?”

噗嗤……

觀禮的人群中,有人聽到這話,忍不住噴笑,又急忙捂著嘴,隱藏在人群中,不敢吭聲。

在場的人,也險些冇崩住,一個個假意咳嗽遮掩。

這位新晉瑾王妃,嘴皮子真是厲害啊。

察覺到四周的反應,寧婉兒急了,衝著季如歌說:“你,你胡說什麼?我分明不是這個意思。”

“公雞拜堂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公雞是不是你準備的?你是不是說要公雞代替王爺與我拜堂?你不要否認,在場的都是人證,種種證明,你還要狡辯?”

“我,我是好心,不想耽誤你與王爺的婚事。”被季如歌一通搶白,寧婉兒臉色有些慘白,讓自己看起來柔弱無辜,弱弱的說道。

“所以我也好心,用王八配公雞拜堂成親啊。這傳出去也是一段佳話,等人問起的時候,我定會好好為寧小姐宣傳。就說你體恤王爺不能動,想著用公雞代替王爺拜堂,這誰聽到都要誇讚你一聲秀外慧中,聰慧過人。”

寧婉兒咬唇,快要被她的話給氣的吐血。

什麼好好為她宣傳?這是宣傳嗎?這不是誠心,讓她名聲儘毀嗎?

“隻是我有一個疑問。”季如歌歪著頭看著寧婉兒:“還請寧小姐給我解惑。”

“你,你想問什麼?若我知道,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寧婉兒唇角微勾,露出溫婉的笑容,端的就是落落大方,一副貴族女子的典範。

不經意的動作中,似在暗暗想壓著季如歌一頭。

一個在季家不受寵的小姐,拿什麼跟她比?

“你是以什麼身份,什麼立場出謀劃策這件事?你是瑾王的什麼人?需要你來處理這婚事?我很納悶,也很奇怪,是你成親還是我成親,需要你來安排?”季如歌一臉疑惑看向寧婉兒。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都安靜如雞,視線齊齊看向寧婉兒。

寧婉兒麵色一白,臉上的血色儘退。

可惡,她竟然問這樣的話,這讓她怎麼回答?

寧婉兒額頭滲出冷汗,眼睛左右看了一圈,直接裝暈,軟趴趴的躺在地上。

看到自家小姐暈倒,身邊的婆子和丫鬟急了。

上前搖晃著寧婉兒:“小姐,小姐你怎麼了?快醒醒,醒醒啊。”

“季小姐你欺人太甚,我家小姐好心幫你,你卻不識好人心,辜負我家小姐一片心意,你這種人就是忘恩負義,白眼狼。若不是我家小姐大度,哪輪得到你與瑾王成婚。”見小姐昏厥,丫鬟忍不住,蹭的起身手指著季如歌大罵。

季如歌眼神一冷,她活這麼大,還從未也有人敢手指自己。

手腕一動,抓著丫鬟伸出的手指,用力一掰,手指詭異的扭曲著。

丫鬟巨痛,就要尖叫出聲,卻下一秒季如歌以手化刀,朝著她的喉嚨砍了一下。

喉嚨被擊中,丫鬟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脖子,雙膝跪在地上,麵色漲紅,很痛苦的模樣,卻不能再發出一點聲音來。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不喜歡有狗亂吠,影響我心情。再鬨,我不介意用你們的血染紅整個喜堂。”季如歌眼尾一掃,視線落在跪在寧婉兒身邊的嬤嬤身上。

視線落在寧婉兒顫抖的眼簾,微微僵直的身體,唇角冷嗤一聲。

“來人,把王八和雞燉的湯拿來,我要親自餵給‘恩人’喝了,感謝她今天送給本王妃的驚喜!”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幕都被震懾住了。

包括瑾王府的下人,很快就,就有人端來王八燉雞的湯,因為剛入鍋冇多久,湯並冇有熬透,還帶著血絲和腥氣味道。

但下人不敢耽誤,就怕下一秒自己的手指會被掰斷,頭被扯掉。

急急忙忙的盛了一碗送過來,顫抖的手送到瑾王妃麵前。

季如歌從下人手中接過,來到寧婉兒的麵前:“是你自己起來喝還是我喂?”

嬤嬤嚇了一跳,急忙說:“季小姐,我,我家小姐還昏迷,現在喝不了。不如等我家小姐醒來再喝如何?”

“老東西?你是打算讓本王妃一直端著碗,等著你家小姐醒來投喂?”季如歌眯了眯眼睛,抬腳直接一腳將嬤嬤踹飛了出去。

這一腳,嬤嬤直接飛出去三米多遠,撞到旁邊的桌椅,才哎呦哎呦的停下來。

嘶……

在場的人,齊齊默契的朝著安全地帶又挪了幾步。

而那邊的季如歌,直接捏著寧婉兒的下巴,麵不改色的將一碗腥臭的補湯灌進寧婉兒的嘴裡。

寧婉兒大驚,猛的睜開眼睛,就要掙紮逃離。

“不……咕咕,放……救……我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