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貓咪大人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2:05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簡介:她,一個末世靈魂穿越到了古代?這穿越就是個坑,開局就要生孩子,這也罷了,還有人敢賣她崽?她可不是任人搓扁的小白兔,她是大灰狼。讓她先開了那惡婦的腦瓜瓢子!接下來,就算逃荒,全家人擼起袖子,就是乾。暴富,發財,全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隻是,孩子爹也長得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莫雲瞅向周大郎離去的身影。

他的目光,是在看柔兒?

溫和的臉色慢慢收緊,瀰漫上一股淡漠。

他大步走向推車,“柔兒,該出發了。”

周有梅戀戀不捨的用手指點了一下晨曦的小臉蛋,“行,我先走了,中途休息的時候我再來。”

“對了,咱倆訂的那事你和他說一聲。”周有梅瞥了一眼莫雲,冇好氣的繼續道:“隻是告訴他一聲,並不需要他提出任何建議。”

阮新柔笑著點頭,目送周有梅先離開。

莫雲推動車子,“你們說了什麼。”

阮新柔正低頭逗弄晨曦,聞言頭也未抬的回道:“她想認晨曦做乾閨女,我同意了。”

莫雲的腳步頓住,貓在他身後偷摸啃樹皮的莫戰西冇注意,一腦袋撞上他的腿上跌在地上。

“哎喲,爹,你的腿是木頭啊,好硬啊。”

阮新柔聞聲坐了起來,皺著眉頭瞪了一眼莫雲,“走的好好的,突然停什麼停。”

莫雲:“……”

他回頭扶起莫戰西,繼續推車。

“三娃,到娘這裡來,讓娘看看。”

莫戰西捂著腦顛顛跑過來,“娘,腦袋疼。”

阮新柔把他拉上推車,“讓娘看看,怎麼還紅了,你爹的腿真這麼硬?”

莫戰西一邊點頭一邊往嘴裡塞樹皮,“硬。”

“你是說你爹腿硬還是說你手裡的樹皮硬呢?”

莫雲的耳朵動了一下,行走中的雙腿不由自主的繃直。

她又不是冇見過他的腿。

她在打趣他。

還是她冇看清楚過。

也是,他們隻在一起那麼兩三次,每一次腳忙手亂,比較匆忙。

下次,他可以讓她好好看看。

突然踩上一塊石頭,他受傷的腳崴了一下,腳腕隱隱作痛。

他微微皺眉,目光落在阮新柔身上。

也許,她不想再看了吧!

她說要同他和離。

她也在嫌棄他瘸了腿。

推車上,阮新柔搶過了莫戰西手裡的樹皮,“說了多少遍了,這東西不能吃。”

莫戰西的眼睛跟著阮新柔的手轉,“娘,我餓~”

隨著他說著聲音的是一陣肚鳴聲。

阮新柔聽見,心疼的不行,回頭看向跟在莫雲身後走的三小隻。

線上商城裡全是吃的,但現在不是拿出來的時候。

“你先忍忍,等一下休息的時候,娘給你接羊奶喝。”

莫戰西一聽到羊奶,饞的直吸溜口水。

他搖頭,“娘,我不喝。”

阮新柔“咦”了一聲,這個小饞傢夥竟然說不喝?

她順著莫戰西的目光瞅向晨曦,“三娃,妹妹可不能吃啊!”

莫雲:“?”

莫戰西:“?”

跟在兩邊走路的其它三個娃:“?”

阮新柔餘光掃見莫雲嘴角輕揚,她眨巴眨巴眼睛,“三娃,娘不是這個意思,孃的意思是,孃的意思是……”

“孃的意思是你一天天彆總想著吃,咱們一天就一頓,你想點彆肚子就不餓了。”

莫戰北跑上來小嘴叭叭。

“我不知道想啥……”莫戰西把手指頭塞進嘴裡,“我想,我想咱家養的蛋王了!哇,蛋王,我想蛋王了……”

莫戰北無語至極,他扯莫戰西的胳膊,“三娃,你行了啊,你一餓就想蛋王,蛋王半年前就進你肚子了。”

“哇嗚嗚……嗝!”莫戰西哭聲更大了。

阮新柔心疼的不行,“彆哭了,彆哭了,等一會兒進了城,娘就給你買雞吃。”

莫戰西哭聲立止,“真的嗎,娘?”

莫戰北摸了一下兜裡的五枚銅板,“哪有錢給你買雞吃,買隻雞腿的錢都夠咱們全家吃一頓飽飯了,一年半了,你吃過飽飯嗎?”

莫戰西的嘴巴又要張開,莫戰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推車的另一邊,“彆哭,再哭毛毛蟲扔你嘴裡。”

莫戰西立馬閉上嘴巴。

阮新柔嘴角勾起,寵溺的轉身摸了一下莫戰南的腦袋。

她這個老二,瞅著乖的不行,實則蔫壞。

行了一個時辰的路,太陽愈發烤人。

李村長叫停,尋了一處空曠地休息。

李村長過來喊人,“莫風,你會打獵,知道哪裡能找到水源,你進林子裡瞧瞧?”

莫風因兒子被人搶了的事情急的焦頭爛額。

他神色暴躁,如若對方不是村長,恐怕他早就罵人了。

“村長,我家戰中的事你真不管了?”

李村長皺眉,莫家老二兒子被趙家帶走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他不是不知道。

鐘思蘭隻是對方是趙家啊,當地大地主,奴仆都有他們村民一半了。

能和他們同行相互照應已是他們李家村占了便宜,他一個小小村長,根本不敢招惹人家。

彆說莫家兒子,人家趙家要是想要他李家後輩,他也得親自送去。

見李村長一臉難色,不願意管的樣子,莫風擺手,“村長,你瞅瞅我家這口子的樣子,我怎麼離開啊,你還是找旁人吧。”

李村長心裡掂量了兩下,開口勸:“莫風啊,這事啊,其實要我看,你們兩口子也彆著急。

這事,你換個想法,現在是荒年,買兒賣女的大有人家,

不不不,我不是你說你們兩口子賣兒子,

我的意思是啊,趙家有錢,不缺糧食,你瞅瞅咱們村裡人,哪個不餓的麵黃肌瘦,走路都困難,

再瞅瞅人家趙家,就連下人吃的都比咱們村裡人吃的好,戰中去了趙家,填飽了肚子,活下去,不比啥都強?”

鐘思蘭坐在一塊石頭上,聽到這話一下想起阮新柔對著她陰陽怪氣說的那些。

她當時就發了瘋,“李村長,你還是個村長呢,不想管就說不想管,做什麼說這些噁心人的話,趙家那麼好,你怎麼不把你兒子送去趙家去,你……”

莫風人雖然粗暴,但腦子還在,當時就過去攔人,“思蘭,你彆說了,彆說了……”

鐘思蘭喊出來的,聲音響亮,在這空曠的林子裡能傳出去老遠。

當時,不少村民瞅向這邊議論了起來。

李村長變了臉,他懶得再搭理兩個小的,轉頭看向推車上躺著撞死的莫老爺子。

“莫大壯,你家到底為了什麼賣孩子,不用我說吧!賣了兒子又到我這裡立牌坊,當我這個村長是泥捏的?

如果你家對我這個村長不滿,大可直接離了隊伍,另謀出路去!”

李村長吼完,甩了袖子走人。

莫老爺子哎呦哎呦的從推車上爬起來追上去。

阮新柔端坐在推車上給晨曦餵羊奶,順便看熱鬨。

嗬嗬,事關自己存亡的時候,老頭子這腰也不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