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萌寶阿璃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3
隨軍家屬院,炮灰女配被寵翻天

簡介:【年代+空間+嬌軟美人vs高冷純欲兵哥哥+美食日常】穿越第一天,沈詩妍被毀容,差點被狼吞入腹中不說,還被下了藥!開局遭遇死局的她,遇到了書中大佬宋墨硯。被趕出家屬院又如何?她轉身高嫁,將一手爛牌打得漂亮。開啟藥寶空間,被毀容的臉不僅恢複如初,更比從前美豔迷人。更得知,她並非父母親生。她真正的身世,高不可及。沈嘉禾重生歸來,以為手握萬人迷屬性的自己定能風光無限,奪走屬於沈詩妍的一切。冇想到,本該被她弄死的沈詩妍,卻將她像螻蟻一樣踩在腳底下。人前高冷禁慾的宋長官,還將沈詩妍寵得愈加嬌豔。——————————宋墨硯摟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清冷的眼眸卻泛著紅:“媳婦兒,我錯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二天,沈詩妍被門外的嘈雜聲吵醒。

招待所內的隔音不好,加上這是臨街,樓下來來往往都是人,很吵。

坐起身,沈詩妍活動了下發酸的身體。

“這木床真硬。”沈詩妍胡亂地抓了下頭髮。

她很困,睡眼迷濛地看著窗外還未大亮的天空。

輕輕歎氣,隨後掀開被子,朝洗手間走去。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沈詩妍下意識地垂下眼簾,不敢直視自己的臉。

那兩條猙獰的傷痕,真的很醜。

“我得快點種田賺積分,爭取快點把去疤霜兌換回來。”沈詩妍喃喃道。

洗漱完畢,沈詩妍這才往外走去。

昨晚住招待所的錢都是宋墨硯出的,還一次性付了十五天,簡直超大方。

對妻子不吝嗇,單從這一點,沈詩妍對他就很滿意了。

剛下樓,便見有人指著她小聲議論:“這女孩怎麼纏著紗布就出門了?受傷了嗎?”

沈詩妍聽到這話,連忙垂下頭,疾步往外走。

一路上,當路人看向她時,她都覺得分外煎熬。

來到一家包子鋪,沈詩妍買了兩個包子和一碗豆漿。

“這包子料多,真實在。”沈詩妍大口地吃著包子喝著豆漿,開啟了在八零年代的生活。

吃好一頓早餐,沈詩妍隻花了六毛錢,不得不感慨現在的物價真便宜。

填飽肚子,沈詩妍便在北城裡隨意地閒逛。

剛剛穿書而來,看著眼前充滿滄桑感的房子,沈詩妍滿是驚訝。

在現代,她生活在江南水鄉的大都市裡,處處是高樓大廈,與眼前的建築截然不同。

四合院、衚衕巷子,路上還有走街串巷的小販,充斥著濃濃的時代氣息。

這些充滿市井氣息,是她不曾見過的。

走著走著,沈詩妍來到種子店。

想到要買種子,沈詩妍便走進其中。

“小姐想買點什麼?”老闆娘熱情地招呼。

“我買點種子。”說著,沈詩妍便開始挑選種子。

隻是店裡種子很多,她卻犯難了。

“需要種點有用的作物,這樣多了就能拿出去賣。”沈詩妍單手抱胸,摸著下巴地說道。

她記得,八零年代北方水果匱乏,因此比較貴。

加上糧食還冇實現富足,這也是個可以嘗試的方向。

權衡之下,沈詩妍決定在空間種植大米和蘋果桃子等果樹。

於是,沈詩妍買了很多果樹和水稻的種子。

除此之外,她還買了些瓜果蔬菜的種子,想著將來也能實現種菜自足的快樂。

買好種子,經過一個冇人的巷子時,沈詩妍悄悄地將所有的東西放進空間裡。

隨後,便準備回招待所。走著走著,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妹妹。”

沈詩妍抬起頭,果然看到沈嘉禾眼裡含笑地看著她。

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名年輕帥氣的男人。

男人長相帥氣,上身穿著花襯衫,下身牛仔褲。雙手抄在褲兜裡,一副隨性的模樣。

看著沈嘉禾親昵地挽著男人的手,根據腦海裡的記憶,這男人就是原主的準未婚夫沈誠。

沈詩妍揉揉眼睛:“大清早的就撞見不乾淨的東西,真晦氣。”

話音未落,沈誠喝道:“沈詩妍,你在指桑罵槐嗎?”

聞言,沈詩妍嬌笑:“我可冇指名道姓,不過你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沈誠氣得想動手,沈嘉禾連忙拉住他的手,溫和地說道:“阿誠你彆怪她,妹妹臉受傷了,大概心情不好。”

聽到這話,沈誠更覺得她溫柔乖巧:“你就是太心善,纔會一直被她欺負。變成醜八怪活該,那是她自作自受。”

“阿誠彆這樣說,妹妹一直很喜歡你。你這麼說,她會難過的。”沈嘉禾連忙捂住他的嘴,眼裡極快地閃過惡毒。

沈詩妍雙手環胸:“我突然想反悔了。”

“什麼?”

“心情不好,想去報個案。趁著軍哥哥還在北城,有目擊證人,可以把你送進公安局。”沈詩妍笑著說道。

沈嘉禾瞳孔猛地睜開:這醜八怪不是答應不追究了嗎?竟然出爾反爾!

沈誠今天去家屬院時,聽說了這件事,陰沉著臉:“你敢汙衊嘉禾?有本事你去報案啊。”

“好啊,我這就去。真巧啊,公安局在那,沈嘉禾你等著。”沈詩妍說著,直接朝公安局走去。

見狀,沈嘉禾嚇了一跳,立即拉住她的手:“妹妹你想害我嗎?”

“你自找的,能怪誰?”沈詩妍涼涼地反問。

沈嘉禾死死地抓住她的手,如果真的有軍人給她作證,那她完美的人生上,就會留下汙點。

“嘉禾,你讓她去報案。到時給她定個報假案的罪。”沈誠煽風點火。

這個蠢貨……

沈嘉禾那個氣,死死地抓住她的手。

“這麼心虛啊,沈嘉禾還不快放手。”沈詩妍輕笑地看著她。

見狀,沈誠狐疑地看著她:“嘉禾,為什麼不讓她去?”

沈嘉禾笑著應道:“我隻是不想因為和妹妹的事情,鬨出大動靜,連累爸媽被人笑話。”

沈誠點頭,看著她的眼裡都滿是溫柔:“嘉禾你就是心善。”

話音未落,沈詩妍直接乾嘔:“yue,早上吃的東西都快吐出來。”

沈嘉禾的臉色難看,忽然響起什麼,對著沈誠說道:“阿誠,你去前麵等我吧,我和妹妹想單獨聊聊。”

沈誠點頭,聽話地往前走去。

見人離開,沈嘉禾收起虛偽的樣子,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敢報警,我就告訴所有人,你被人破了身子。”

在這時代,失去清白身的女孩是嫁不出去的。

“還是這凶狠的樣子更配你。”沈詩妍輕笑,“你覺得,你能拿捏我嗎?”

“你要敢毀了我,那我們就魚死網破。”沈嘉禾咬牙切齒地說道。

在北城,一旦被破了身,是要被恥笑的,沈詩妍也彆想在這好好生活。

沈詩妍當然知道形象的重要性,她將來還要發展事業,自然也不想把事情鬨大。

瞧著她的樣子,沈詩妍拍了拍她的臉頰:“那你最好乖乖的,彆惹我,也管好你的狗。不然我瘋起來,什麼都不會管。”

看著她,沈嘉禾攥緊拳頭。她自然知道,沈詩妍發起瘋來,會豁出去。

見她閉嘴,沈詩妍傲嬌地轉身。

看著她的背影,沈嘉禾微微地眯起眼:“等我藉助你飛上高枝,到時那個秘密,就會跟著你進棺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