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竊竊無語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9:01
十年苦讀中狀元,你送我去和親?

簡介:群像+女帝+係統+修仙+召喚張道臨自小從地球穿越到神武世界,苦讀數年中舉,本想繼承家業,老老實實教書育人。結果覺醒係統,但需要參加科舉才能開啟。一等獎勵:執掌封神榜,天帝道果。二等獎勵:執掌山海經,地仙之祖道果。三等獎勵:執掌生死簿,酆都大帝道果。四等獎勵:冇有獎勵,但獲得至聖先師的稱號,傳法異世界,收徒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獎勵。張道臨苦讀數年後終於金榜題名,以一甲三名的成績進入殿試。就在他誌得意滿,準備成為天帝之時,皇帝老兒見他長相出眾,才華橫溢,竟然將他送去鄰國給女帝當駙馬,導致係統開啟四等獎勵。臨行之前,還將責任全部推到張道臨身上,讓天下讀書人都以他為恥。“好好好,皇帝老兒你這麼玩是吧。”“行,你等著。”張道臨絕然而去,攜帶係統入秦。西秦窮?冇事,我召喚和武財神,分分鐘解決財政危機。西秦冇兵?冇事,我給你召喚十萬天兵天將,百萬陰兵,缺兵?有皇夫在不存在的。西秦缺什麼,張道臨的稷下學宮就給什麼。數年以後,弱小的西秦在張道臨的扶持下,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張道臨看著兵強馬壯的西秦,目光望向東方。“出兵,東征!”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次日,紅拂攜帶聖旨趕著早膳的時候來到西宮。

“聖旨到。”

長春宮內,張道臨正和楊戩吃著早餐,突然聽到聲音。

“這做皇帝的都有毛病是吧。”

“儘打攪我吃飯。”

張道臨放下油條,站起身正欲出去領旨,紅拂卻推門而入。

“皇夫不用出來接旨。”

紅拂向張道臨躬身,笑道:“陛下說了,宮中無人,這些繁文縟節能免則免。”

張道臨微愣,那你還在外麵喊一嗓子乾啥?

直接進來會死?

紅拂笑著將聖旨和畫遞上去,張道臨一愣,拿起畫卷打開端詳起來。

“還真如陛下所言。”

紅拂見狀鬆了口氣,正欲開口卻聽到張道臨疑惑的問道。

“你拿一張假畫給我乾啥?”

“假……假畫?”

紅拂把口中的話憋了回去,然後伸手搶過張道臨手中的畫:“這不就是吳道子的【天王圖】麼?怎麼會是假的呢?”

張道臨神色怪異:“這幅畫的真跡在我家牆上掛著。”

“額……哈哈……”

紅拂乾笑一聲,麻溜的把畫捲起來:“原來如此,我就說這畫不像是真的,皇夫殿下不愧是文化人,一眼就看出來了。”

張道臨和楊戩神色怪異,明知是假的還拿過來乾啥?

“陛下的聖旨是什麼。”

張道臨伸手去拿聖旨,卻被紅拂搶先一步。

“我突然想起來,聖旨上有錯彆字,皇夫且慢,我回去讓人重新謄抄一份,明日給你送來。”

紅拂笑容燦爛,當著張道臨和楊戩的麵將拿來的東西,重新拿了回去。

“……”

張道臨無奈的擺擺手:“好吧,那既然來了,就坐下來一起吃早餐。”

紅拂踮起腳看了一眼桌上的油條,雞蛋,豆腐腦以及幾個小菜,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唇。

“會不會有些僭越啊?”

張道臨擺手:“接旨都不用行禮了,一起吃飯算啥,趕緊來吧。”

紅拂咽咽口水,心一橫上前在桌子旁坐下,拿起一根油條吃了起來。

“彆噎著,慢點吃。”

“多著呢。”

張道臨看著毫無形象的紅拂,也是一臉震驚,這可是皇帝近臣,竟然餓成這樣,也是為難他們了。

“等會兒讓她帶點吃的回去吧。”

“小姑娘彆餓出毛病來。”

張道臨輕歎,知道西秦困難,但他冇想到這麼困難。

吃過飯後,紅拂一臉拘謹,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

張道臨無語,吃完你給裝起來了。

收拾好桌子,他便和楊戩拿起外麵的鋤頭。

“來都來了,幫我挖地點吧。”

張道臨將一把鋤頭立在紅拂麵前。

“是。”

紅拂連連點頭,同時心裡鬆了口氣。

能幫一點忙,她的早餐就冇有白吃。

來到地裡,紅拂看著那一畝綠油油的菜地,忍不住瞪大眼睛。

“這都是您種的?”

張道臨點頭,一臉傲然:“不錯,都是我的菜地。”

“這幾天長勢不錯,過幾天就可以吃上菜了。”

紅拂滿眼垂涎,她都多久冇有吃上一口青菜了啊。

“那個……到時候我們能吃一點麼?”

紅拂俏臉微紅,一臉尷尬:“陛下已經好久冇吃一頓正經飯了。”

張道臨聞言,道:“菜地就在這裡,想吃了過來自己摘便是,說來大家現在算一家人了。”

“真的嗎?”紅拂一臉震驚。

張道臨笑道:“這麼大的菜地,我們兩個哪能吃的完,而且種的時候本來就算了你們份。”

紅拂內心感動,這個皇夫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樣,冇有上位者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好了,接下來可就不能偷懶了。”

張道臨看向剩下的一片荒地,道:“以後能不能吃上白麪饅頭,這片地可是關鍵。”

紅拂聞言,狠狠點頭,為了吃飽飯,她一定要多乾。

張道臨一聲令下,三人開始掄起鋤頭開荒。

“皇夫殿下是個文弱書生,乾活肯定不行,我一定要多乾。”

“飯不能白吃。”

紅拂卯足勁,蒙著頭一個勁的往挖著。

禦花園的地是一塊一塊分開的,三人依次排開,每個人挖的地隻有麵前五步寬的土地。

紅拂蒙著頭,一口氣挖到汗流浹背,氣喘籲籲的時候才歇下。

“呼,不知道殿下到哪裡了?”

紅拂看著快出頭的荒地擦了把汗,扭頭卻發現張道臨和楊戩兩人就在身旁。

“額?”

紅拂一愣,一時間冇有回過神。

“累了就歇會兒,那邊有水,有西瓜。”

張道臨手中的動作冇有停,一下挨著一下往前翻地。

“這……這怎麼可能!”

紅拂回過神,內心震驚不已。

自己可是先天十重天的武者,內力雄厚,肉身強大,張道臨這個書生竟然能不落一步的跟上她!

不僅如此,張道臨和楊戩倆挖的荒地比她寬一倍左右。

也就是說兩人比她挖的多,並且速度和她一樣快。

“這怎麼可能!”

紅拂內心震驚,自己可是先天十重天武者,張道臨身上冇有在任何真氣波動,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竟然和她不相上下。

“不行,我堂堂十重天高手,挖個地還乾不過一個書生,說出去都是丟人的。”

紅拂現在哪裡還敢歇息,猛吸一口氣,低下頭繼續賣力挖地。

然而,不管她如何用力加速,卻驚駭的發現張道臨和楊戩總能不疾不徐的跟著她,甚至漸漸的超過了她,將她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這還是人麼……”

紅拂低頭看著身上已經完全被汗水浸透的衣衫,再抬頭看著前麵兩個氣不喘,汗不流的兩個人,心裡一片驚愕。

自己堂堂十重天高手,乾活竟然連一個書生都不如。

這就算了,自己都已經這樣了,他們連汗都不流的。

入夜,晚風微涼。

吃過晚餐,紅拂扶著腰,提著兩個大大的飯盒,扶著西宮宮牆緩步走出來。

“那個,要不要我幫你一下?”

楊戩在後麵跟著。

“不用不用……我冇事。”

紅拂連連搖頭,楊戩看著她走路打擺子的雙腿,撓撓頭:“你確定?”

“那當然。”

紅拂昂著頭,認真道:“這點地對我不算什麼……你趕緊回去吧,乾了一天活,早點歇息吧。”

楊戩一臉無語,他就算再乾十天都不會成她這樣。

“行吧,那你慢點走。”

“好,再見。”

楊戩目送片刻,轉身回到了西宮,張道臨見到他,疑惑開口。

“怎麼回來了?”

楊戩聳肩:“人家不讓我送。”

張道臨一愣,忍不住撓撓頭:“本事不大,嘴挺硬啊。”

楊戩深以為然的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