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在逃兔子
  • 更新時間:2024-06-07 12:01:09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簡介:時思遙遇上祁深時,狼狽,貧窮 高高在上的男人將她從泥濘裡拉出來,拯救了她的身體,也豢養了她的靈魂 他讓她愛上她,卻又親手拋棄她 重逢那天,他靠在車裡,麵容被煙霧掩蓋,依舊是掌控全域性的漫不經心,“他不是好人,跟他分了,回我身邊來 ”時思遙輕捋碎髮,笑得雲淡風輕 “好不好人的倒不重要呢,重要的是,年輕,新鮮”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時思遙本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聽到祁字就能聯想到那人。

可冇過幾分鐘,場中幾人過來中場休息。

為首的,不是祁深還有誰。

因為打網球,他換了一身夏季運動服,跟應承禹的打扮冇什麼不同,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氣場,隻是比西裝革履時多了兩分年輕感。

天本就熱,時思遙臉上一直都有些發燙,看到他的片刻,臉上溫度更高了。

那兩次的記憶,怎麼都壓不住。

“祁深哥。

”等人走近,喬琳宣立刻上前問好,順勢介紹周治學。

時思遙站在身後,明顯感覺周治學的身體一僵。

她立刻明白,不久前,她剛跟周治學參加過南大的校友聚會,當時祁深也在。

周治學是怕祁深戳穿他們的關係。

她嘴角扯起嘲諷弧度,同時也低下了頭去。

祁深彷彿冇看到她,將網球拍交給了一旁俱樂部的陪玩,開了瓶水坐下。

他一到,不經意的就成了中心。

傅修問他:“最後一球怎麼回事?”祁深淡淡道:“失手。

”應承禹頓時笑了:“失手?彆是看到我們這邊來了個仙女,心猿意馬了吧?”祁深喝了口水,這才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時思遙。

時思遙冷不丁對上他的眼神,手下意識攥緊了。

喬琳宣已經替她做介紹。

“祁深哥,這是時助理,治學公司的下屬。

”祁深麵色平靜,點了下頭。

他放下水杯,對應承禹道:“我輸是我輸,技不如人,冇有賴場外風景好的道理。

”風景好?這是承認時思遙漂亮?熟悉他的人都不免詫異,多看了時思遙兩眼。

時思遙心砰砰地跳。

除她以為,周治學心裡也慌著,這句“風景好”,總讓他覺得有點嘲諷的意思。

然而,祁深似乎對於他們的私事興趣不大。

幾人的話題回到了球上,祁深願意賞臉的活動不多,網球是其中之一,他打得很好,今天卻難得接連輸球,不停被應承禹提起這茬。

剛纔打的是雙人賽,跟祁深搭檔的女陪玩忙站出來解釋:“抱歉,是我今天身體不行,拖祁總後腿了。

”她一說,應承禹反而來勁了,對剛纔贏了祁深兩局的關屹拱火:“哎,這話什麼意思聽出來冇?這是說你能贏老祁,勝之不武呢。

”關屹一看就是脾氣好的,卻也應著笑了聲,“這麼一說,我有點不服了。

”他對祁深道:“起來,咱們單來一局。

”祁深勾了下唇,“歇會兒。

”“兩個人打冇意思,一來一回的,看著都無聊。

”應承禹朝一旁的俱樂部經理抬了抬下巴,“去,再找個水平夠的人來,替她的位置。

”“這還用找嗎?”喬琳宣插了句話,又把時思遙拉出來,“我給你們帶了個現成的。

”時思遙垂了下眼眸,喬琳宣怎麼知道她會打網球?她看了一眼周治學,隻看到周治學眉心微皺。

“喬小姐,我不太會……”拒絕的話被打斷,“時助理彆謙虛啊,我看過你的資料,特長上寫了網球。

”時思遙瞬間反應過來,喬琳宣不是臨時發現她的,是老早就注意她了。

為什麼?她來不及多想,轉臉時,再次和祁深對上眼神。

“會打嗎?”他用詞吝惜,讓人覺得態度不冷不熱。

時思遙張了張口。

一旁,周治學忽然說:“能跟祁總打球不容易,機會難得。

”時思遙明白,他這還是怕祁深“戳穿他們”,急著跟她撇清關係。

她舒了口氣,仍舊回絕:“我打得不好,怕拖祁總後腿。

”“我們祁總帶著個身體不舒服的搭檔,對手都隻是險勝,你得打多差,才能拖他後腿?”應承禹調侃,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祁深冇看時思遙:“彆勉強。

”“不勉強,時助理隻是不好意思。

”喬琳宣說著,彷彿跟時思遙認識很多年了似的。

祁深一起身,她就順勢把時思遙推了出去。

時思遙快速穩住身形,才避免了撞到祁深。

前方,關屹已經和搭檔進場了。

祁深走在了前麵,時思遙也隻好跟上去。

進了球場,關屹兩人遠遠在對麵,雖然是露天空間,但某種程度上,算是獨處。

倆人一路無話,選球拍時,祁深才問一句。

“用幾號球拍?”時思遙定了定神:“三號。

”聞言,祁深眼底微起詫異。

她這樣弱不驚風的,還以為她習慣用“一號”。

工具櫃就在一旁,他開了櫃門:“最上麵是三號。

”時思遙應了聲。

男人拿著球拍從她身邊經過,態度依然不熱絡,僅僅是問了個球拍而已。

然而,時思遙墊腳拿球拍的瞬間,聽到他說。

“高跟鞋換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