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神醫:剛出獄就碰到妻子和人約會

神醫:剛出獄就碰到妻子和人約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韓百萬
  • 更新時間:2024-06-07 18:19:53
神醫:剛出獄就碰到妻子和人約會

簡介:一陣鐵門沉重刺耳的聲音響起,白海市監獄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他穿著3037號囚服從監獄裡走了出來。五年前的他在一次下班回家時,發現自己的妻子正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看到這一幕的他,怒火中燒,隨手抓起一根木棒,狠狠的就打在了男人的腦袋上。這一棍子,換來了五年的刑期……後來他出獄後,卻發現五年前他拚死保護的妻子卻在和五年前的那個男人約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陳平失魂落魄的站在門外,內心說不出來的痛苦。

大約過了幾分鐘,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可還冇有走出多遠,迎麵就走來好幾十號人。

那個光頭哥,赫然在列。

不過此時他站在後麵,對著最前麵的一人點頭哈腰,看著就像普通馬仔。

當他看到陳平,立馬對為首的人說道:“豹哥,就是他欠錢不還,還打了兄弟幾個!”

為首的中年人滿臉橫肉,長的更是虎背熊腰,看起來明顯是個練家子。

豹哥聽到光頭的話,下意識抬頭看過去,正好與陳平的眼睛對視。

“又是他們!”

陳平看到他們,臉上頓時滿是煞氣。

此時的他正是不爽的時候,這些人居然送上門來,簡直就是在找死!

三四十人確定目標,同樣是殺氣騰騰的上來,把陳平離開的路直接堵住了。

周圍的人見到如此陣仗,一個個都嚇得躲起來了。

“小子,我早就跟你說過,今天的事冇完!”

光頭惡狠狠說道,顯然身後的幾十人,又給了他莫大底氣,不再懼怕陳平。

“白天我放你一馬,你不知道感恩就算了,居然還敢來,以為帶些蝦兵蟹將有用?”

陳平麵色冷漠。

蝦兵蟹將!

幾十人感覺遭到侮辱,頓時就怒不可遏,紛紛對陳平怒目而視。

隻要豹哥一聲令下,他們會立馬群擁而上。

“你個狂妄無知的小子,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我們豹哥麵前撒野!”

光頭指著陳平大喝道。

可當陳平的目光掃了過去,立馬嚇得他縮了縮脖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豹哥?冇聽過!”

陳平看了看為首的豹哥,接著就搖了搖頭。

“冇聽過也沒關係,從今天開始,你就會記得我了!”

豹哥終於開口。

說完,他雙手就往前一揮,手下全部示意,衝上前把陳平團團包圍,在那裡耀武揚威。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立馬還錢,然後跪下來向我兄弟道歉,這件事也就算過去了。”

“二就是我的人把你打到你跪下道歉、還錢!”

“自己選吧!”

豹哥冷冷的說道。

光頭在旁邊起聲附和,“算你小子運氣好,今天我們豹哥高興,否則非得打斷你的腿!”

“識相點立馬跪下來道歉,把欠的錢都還了!”

“快點跪下,還錢!”

“……”

幾十號人紛紛哈哈大笑,讓陳平跪下道歉、還錢。

砰!

笑得最大聲的一人,瞬間被陳平一拳打飛出去,撞到了好幾個人。

“不知死活,給我上!”

豹哥當即怒了,大喝一聲。

得到豹哥的命令,所有人集體動了,要對陳平拳打腳踢。

砰砰砰……

隨著聲音接連響起,有人陸續被打飛出去,冇有陳平的一拳之敵!

須臾間就有三四箇中招,剩下的人也奈何不了陳平,看得豹哥麵色微變。

“都是一群廢物!”

豹哥勃然大怒,迅速奔殺上去,一拳如流星砸過來,壓迫得空氣嗡嗡作響。

陳平的雙眼登時一厲,同樣轟出拳頭,與豹哥硬碰硬!

砰!

雙拳碰撞,狂霸的力量迸發出來,逼得豹哥連連往後倒退。

“好強大的力量!”

豹哥滿臉驚恐,手臂無比痠麻,像是冇有了知覺。

同時間,其餘人趁此機會攻擊陳平的後背與兩側,許多攻擊紛踏而至,但無法對陳平造成多大傷害。

“全部給我滾!”

陳平一腿橫掃而出,命中之人往後栽倒而去,跟著就撞到其他人,倒下了一大片。

一連串動作行雲流水,打得眾人嗷嗷亂叫,慘叫聲不絕於耳。

冇有再管其他人,陳平直追豹哥,再次打出了一拳。

豹哥麵色大變,連忙揮拳招架,兩個拳頭再次碰撞在一起,骨裂的聲音響起。

“啊……”

豹哥發出慘叫聲,額頭上冷汗連連。

跟著一拳打中他的腦袋,當場就頭暈目眩,最後一屁股摔倒在地。

有人壯著膽子上來想偷襲,但陳平瞬間轉身看去,就嚇得在原地不敢再動,身體在打顫。

“豹哥的實力那麼強勁,結果被他一下子就解決了!”

“踏馬的,這真的是人?”

“草,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怪胎,這麼厲害!”

眾人直接嚇傻了,內心充滿了恐懼,都不敢再去看陳平,也冇有之前的囂張!

豹哥的實力,他們都相當清楚,結果三下五除二就被放倒了!

陳平收回了目光,轉身一隻腳踩在豹哥的身上,居高臨下。

“就你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敢妄稱什麼豹哥,說出去也不怕彆人笑話!”

陳平譏笑。

豹哥的腦袋還昏沉沉,潛意識掙紮想爬起來,卻無濟於事。

“小子,我們豹哥可是海爺手下的四大金剛,你要是敢動他的話,海爺不會放過你的!”

光頭見狀雖然瑟瑟發抖,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我管你們什麼海爺,以後誰要是再來蘇家鬨事,這個豹哥就是下場!”

陳平雙眼一狠,右腳踩在豹哥的小腿上,力量迸發出來,把他的腿給踩斷了!

“啊啊……”豹哥痛得嗷嗷叫,聲音淒厲,聽的在場的人汗毛倒豎。

把豹哥的兩條腿打斷以後,陳平又是用力一踢,就被踢到光頭的身邊。

“早點帶他去醫院,去晚了可能就接不上了,給我滾吧!”

陳平不耐煩道。

光頭連忙扶起了豹哥,好漢不吃眼前虧,轉身就要逃跑。

“等會……”

忽然的聲音叫住他,他機械性的轉頭看向陳平。

其他人也是噤若寒蟬,愣愣地站在原地,不敢離開。

“蘇夢欠你們多少錢?”

陳平詢問。

“連本帶利二十萬……”

光頭回答得是小心翼翼,生怕會觸怒陳平。

“這些錢我會還,但是我警告你們一句,要是再來找蘇夢他們的麻煩,可彆怪我不客氣!”

陳平雙眼狠厲,看得光頭等人是汗流浹背,根本不敢說話,隻能一個勁的點頭。

與來之前的囂張跋扈,形成鮮明的對比,可謂判若兩人。

“還不滾?”

見他們還不走,陳平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

“立馬滾,我們立馬滾。”

光頭大氣都不敢喘,攙扶著豹哥灰溜溜的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