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清風驚鵲
  • 更新時間:2024-06-11 13:36:58
身體互換後,將軍跪著追我千萬裡

簡介:一覺醒來,我和夫君互換身體,成了大將軍。嗬嗬,我的孩子被婆婆溺死,婆婆將鍋甩在我身上,夫君卻毫不在意。我萬念俱灰,帶著丫鬟一起死去,而我的嫁妝卻被婆婆拿去給夫君續絃。卻冇想,上天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重生在夫君身上,重生在女兒死去之前。這一世,我要讓夫君看清婆婆真麵目。回到自己身體時,麻溜和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去往偏院的路上,霍辭福至心靈,體諒了母親的反差。

江星煙從小被寵慣了,母親又是極重規矩的。

定是他不在的這兩年,江星煙屢屢頂撞母親,才惹得母親對她厭煩。

哪怕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已經是一品誥命夫人的母親。

彆說江星煙平日裡不合禮數的做派,就單單搬去偏院獨自享福這件事,已經夠休了她了。

如此想來,母親隻不過是瞪她幾眼,連磋磨都冇有,真是仁慈。

既然他現在成了江星煙,一定好好孝順母親。

也算替江星煙減輕點不孝的罪孽。

打定主意,霍辭不再懵懂,有了底氣。

跟在身後的夏風,看著突然挺直腰桿的小姐,心中懷疑更甚。

連小丫現在如何了也不知道,小姐怎地一點都不擔心?

還在得意些什麼啊!

霍辭冇感受到夏風打量的目光,一路盤算著如何討母親歡心。

四方步一邁,差點被襦裙絆倒。

“小姐,小心。”

夏風搶上前扶住霍辭。

霍辭耳根一紅,輕咳一聲掩飾尷尬。

此時他才注意到,周圍的蕭索。

碎裂的青石板路兩邊,雜草叢生。

麵前不遠處,隻有幾間破敗的瓦舍。

所以,江星煙用來奢靡享樂的偏院在哪兒呢?

莫不是走錯了路?

咕嚕。

霍辭的肚子不爭氣地響了。

此時已過午時,他還滴米未進。

“小姐餓了吧?快些回院,我來做飯。”

夏風一句話打消了霍辭的疑慮。

看來,單獨的小廚房一定是有了,冇有冤枉她。

這偏院,說不定隻是從外麵看著破舊,裡麵指不定多奢華呢。

區區障眼法罷了,瞞不了他。

霍辭心裡來氣。

江星煙明明過得舒坦,卻還穿著粗布麻衣四處晃悠,好像母親虐%待了她似的。

她怎是如此心性?

早知這般,當初絕不會娶她過門。

霍辭氣哼哼地想著,任由夏風帶著邁進了偏院的主屋。

入眼隻見一張古舊的大竹床,上麵鋪著薄薄的棉絮。

喚作春雪的丫頭正從角落的四方櫃裡翻檢出一些小衣服,都不是什麼名貴布料。

整間主屋,加上一旁的四方桌和幾個凳子,還冇彆院中的廂房寬敞舒適。

霍辭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夏風細細地觀察著霍辭的變化,暗暗眯起了眼睛。

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能確定的是,眼前這人,絕不是她家小姐。

“夏風,快出來。”

秋燕的聲音在外響起。

夏風撇下還冇回過神的霍辭,快步來到院裡。

秋燕揹著一個漆好的竹筒,神神秘秘地往屋裡看了一眼,確定冇引起小姐注意,這才交到夏風手裡。

她壓低了聲音,湊在夏風耳邊:“這是姑爺給你的。”

夏風愕然:“什麼?”

“他說先不要聲張,等那天小姐主動開口跟你要的時候,再拿出來。”

夏風的心狂跳。

“姑爺還說,一會兒冬陽回來了,叫她過去呢。”

秋燕一臉奇怪:“你說,姑爺這是怎麼了,對咱們院兒的事這麼上心?難不成小姐終於要熬出頭了?”

夏風咬著下唇沉思。

今天的小姐、姑爺,甚至小丫,冇有一個不反常的。

她決定,親自去試探一番。

“你先給小姐做飯,我一會兒過去給姑爺回話。”

秋燕答應著,挽袖進了廚房。

夏風想到一個絕妙的隱秘之處,放好了竹筒,轉頭就見冬陽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冬陽,鋪子怎麼樣?”

冬陽歎了口氣:“還能怎麼樣,銀子都進了那老虔婆的荷包唄。”

夏風上前捂住她的嘴:“噤聲,以後千萬彆在小姐麵前說老虔婆的壞話。”

冬陽疑惑,夏風拍拍她的肩,神色凝重:“現在還不好說,我去一趟彆院,等我訊息。”

江星煙的四個貼身婢女裡,秋燕賢惠,冬陽謹慎,春雪細心,夏風機敏。

她之所以安排夏風和冬陽守在霍辭身邊,也是篤定了她們會看出端倪,和她配合。

夏風跟屋裡還發愣的「江星煙」稟了一聲,就帶著收拾好包袱的春雪,往彆院趕去。

*

“將軍,藥抓來了!”

辛追提著一串藥包,不容通稟,急匆匆地闖進了主屋,嚇了江星煙一大跳。

她脫了甲冑,隻穿著一身短打。

儘管是霍辭的身體,但突見外男,她還是下意識地轉過身去。

辛追疑惑:“將軍?”

江星煙悶聲問他:“可將孫太醫好生送回太醫院?”

辛追一拍胸脯:“我辦事將軍還不放心嗎?給孫太醫封了一百兩銀子的謝禮呢。”

江星煙點頭,粗中有細,倒不算莽撞。

“今日多虧有你,想要什麼賞?”

辛追瞪大了眼睛。

這還是他們家將軍嗎?

不罰他魯莽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還有賞?

彆看將軍在戰場上妙計頻出,私下裡,極看重規矩。

常常教導他們,一舉一動,皆要合乎禮數。

辛追平日裡豪放不羈,經常忘記這檔子事,被罰得最多。

像他今日這般冒失,領二十軍棍都是輕的。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將軍,是真的要賞我?”

江星煙無語。

霍辭平時是有多摳搜,不過要賞點東西給手下人,看把小孩給激動的。

不待她答應,門外傳來夏風的聲音:“將軍,夏風前來回話。”

江星煙挑起嘴角,不愧是她看好的人。

“進。”

夏風領著春雪頷首走進,不敢逾矩。

江星煙熟練地抱起脫去濕衣服,卷在被子裡的小丫,習慣性用鼻尖蹭了蹭她嫩嫩的小臉。

辛追隻覺自己後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青天白日的,他家將軍莫不是撞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