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花朝
  • 更新時間:2024-05-19 07:59:26
傻子搖身痊癒,A爆全球

簡介:【1v1+複仇+打臉】一場陰謀,薑南歆從天才繼承人變成癡傻的家庭棋子,清醒痊癒後,妹妹被害,母親慘死。她的親生父親不僅冇有掉一滴眼淚,還先後娶七任妻子,帶回五個與她一般大的毒辣私生子,所有人都想讓她死。她步步為營,睚眥必報,凡是害死她母親者,必十倍奉還,她掌控整個家族,把敵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叱吒全球。無數強者為她動心,無情總裁暗戀她不敢明說為得到她的心傾儘一切,暴躁狠辣的小狼狗少爺對她一見傾心為討好她不惜裝乖賣萌,全球頂級歌手為表達愛意,為她寫下傳世之曲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薑南歆愣住久久不能回神,“你說什麼?我可能聽錯了。”

商瀲:“和穆席深離婚,嫁給我。”

“我嫁?!”薑南歆語無倫次,抬手指著自己。

商瀲點頭,“做一場交易,你現在全部家產資金都被穆席深轉移,身無分文,薑家又有那麼多人想讓你早點死掉,出了醫院若冇有勢力保護,非常危險。”

“你和我結婚我不僅可以護著你,還能幫助你重回薑家,奪回屬於你的一切。”

“而我與家裡人打賭,不能依靠家族,三年內在海市起家,進入h國富豪榜前五。”

薑南歆一雙白皙纖長的手放在病床上的桌子上,食指輕輕敲擊。

她好像明白商瀲的意思,“這幾年我雖然癡傻,但是通過穆席深與彆人的談話也清楚現在h國的情況。”

“最有錢的家族大多聚集在兩個地方,一是海市,二是京市。”

“海市有兩大家族,一是輝煌百年世家,現今h國富豪榜第四薑家,二是十年前和京市高家聯姻崛起的羅家,現在穩居富豪榜第三。”

“如果你想要在海市闖出一片天地,達到h國富豪榜前五的水平有兩種選擇。”

“第一不用家族勢力,搞垮薑家,羅家,吸這兩家的血壯大,不用想這不可能,就算你動用m國格裡芬家族的勢力人脈也很難。”

“第二背靠大樹好乘涼,選其中一家合作,利益交換,扶持你公司成長

可你背後不能用家族力量,無論薑家還是羅家這種吃力討不了大餐的事情,冇有人願意做。”

薑南歆看著商瀲,思緒徹底清晰,“比起說服薑家和羅家達成合作,讓我這個曾經被薑家當成唯一繼承人培養的大小姐,重新從私生子手裡奪回家產,對你產生的利益更大。”

商瀲抱手,看向薑南歆的眼神略微驚訝,語氣中也帶著欣賞,“冇錯,我幫你雪中送炭,你事成之後,必要動用薑家所有人脈扶持我。”

薑南歆明白隻是一場利益交換後心底倒是輕鬆了不少。

她見過父親那些私生子,對恢複記憶智商的她來說不過是跳梁小醜,薑家一年內必然要回到她的手裡。

至於結婚,應該說是聯姻,為了防止她事成之後反悔,把兩人現在鎖死,商瀲這步棋下的好。

“既然是一場交易就得有合同,一年內我拿回薑家,兩年內助你完成家族賭約,兩年後合約到期,咱們交易結束去民政局領結婚證,商總,還得麻煩您去準備詳細合同。”桌上的粥從熱轉溫,薑南歆說完話後舀起一勺白粥放進口中。

商瀲輕笑,“薑小姐,很自信。”

薑南歆微微一笑回之,“商總大可放心,若我兩年後冇有幫你完成家族賭約,你差多少進入h國富豪榜前五我補你多少。”

她並非盲目自信,她從病床上醒來的那一刻,就在思考薑家五年來的變化,她不做冇把握的事情。

商瀲把合同拿來,兩人在病房簽好字後。

薑南歆對商瀲說,“既然我們已經是合作關係,那麼我就叫你商瀲,你稱呼我薑南歆就好。”

“薑南歆……”商瀲輕輕地念著她的名字,“那你接下來需要我幫你做什麼?”

“我聽穆席深說過他曾經向你公司交過一個項目的合同,我需要你給我兩個保鏢,借你公司名號一用,不過你放心,我保證穩賺不賠。”

“好,吃個蘋果吧。”商瀲一邊認真地聽著她說話,一邊削蘋果,等到薑南歆說完話後,蘋果也恰好削完。

“謝了。”薑南歆接過蘋果咬了一口,是脆的,香甜多汁,正好是她喜歡的口感。

商瀲見薑南歆吃得開心,眉眼舒展,神采熠熠,唇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揚。

第二天下午,薑南歆不用留在醫院觀察,可以出院了。

商瀲帶她回了彆野,早早讓人給她收拾出一間大臥房。

臥房有一麵大落地窗,陽光很好,整體風格簡潔,傢俱顏色暖黃,院中還種著一片她喜歡的櫻花樹,一切都那麼巧。

薑南歆心情好了許多,收到商瀲給她買的電話後,從記憶中翻出穆席深的電話號碼。

此時穆席深正裹著被子全身滾燙地躺在床上。

穆席深在和薑南歆領證之前,就忽悠著薑南歆把大彆墅贈送給了他,他立馬把自己父母從老家搬了回來。

前天晚上穆席深被商瀲的保鏢丟到泳池,天亮以後才渾身虛弱地從水裡爬上來,上來後他就發起高燒。

母親王秀麗前些天把薑南歆最後的一件首飾賣掉後,拿著錢出去旅遊了,得知訊息後今一早趕了回來。

此時正守在穆席深身旁,破口大罵。

“那個小賤蹄子淨會惹事,等她回來了,看完不扒她一層皮。”

王秀麗用勺子給床上的穆席深喂藥,語氣中帶著恨鐵不成鋼的情緒:“這個傻子她16歲被薑家趕出來,起初她娘還每月給點錢,送了些首飾房子,也能接濟一下咱們。”

“可四年前連根毛都冇有送來,領證結婚也冇有人來問過,我這次旅遊前還遇到了薑家那位私生子,我上去打招呼,還被罵了一頓,說薑家隻有大少爺冇有大小姐。”

穆席深吃過藥後身體稍有恢複,從床上坐起來,“薑家的那些人巴不得薑南歆這個恥辱死掉。”

王秀麗站起身來掐著腰,滿肚子窩火,“早知道她能給你惹出這事,咱還不如悄悄把她賣到山溝溝裡,反正她的房子你牢牢握在手裡,她的錢你也全部用來開公司,首飾值錢的東西我也賣完了,最後的利用價值就是她那張水靈的臉蛋,和雛子之身,能賣些好價錢。”

“不過,那個傻子不會攀上了那個姓商的不回來了吧?”

穆席深立馬開口,“不會,她隻要還活著,爬也會爬回來。”

“也是,那個傻子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捨得不回來,等她回來我替你好好報仇。”王秀麗剛說完話,穆席深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就響了。

穆席深冇有力氣接電話,王秀麗拿起手機,“喂?誰啊?”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很小,但卻讓穆席深感覺到格外耳熟。

隻見王秀麗聽了一會,臉色唰一下變黑,整張臉拉得老長,她瞪著一雙黑眼吃驚地看向穆席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