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朝酒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13
殺重臣、通敵國!禍國妖妃殺瘋了

簡介:殺重臣、通敵國!禍亂朝綱的妖妃被攝政王下令萬箭穿心!再一睜眼,重回年少時。她盯著殺她的罪魁禍首,笑得分外妖嬈。上輩子淨顧著禍國殃民了,那這輩子就隻謔謔他一個吧!上輩子,攝政王用箭對準那妖女的喉嚨,“禍國妖妃,罪該萬死!”這輩子,他親手將自己的命門全交到她的手中,“慕卿久矣,江山為聘!”且看他一介霸主,如何被禍國妖妃撩撥上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當然有仇!

謝灼寧盯著眼前男人的臉,咬牙切齒。

就是他,蕭晉煊!

上輩子在千秋殿外用箭對準她,聲音冷冰冰的,跟涼水裡浸過似的,“禍國妖妃,罪該萬死!”

他的箭,又快又準,話音落下的同時,箭也徑直穿過她的喉嚨。

她最怕疼了,血噴湧而出,把她的視線都模糊了。

那會兒她想,若有下輩子,她必要他比自己疼上十倍百倍,方消心頭之恨!

可冇想到重來一世了,情況似乎也冇好到哪裡去。

抵著脖頸的長劍,冰冷森森,一寸一寸地逼近,彷彿輕而易舉就能割斷她的喉嚨。

“誤會誤會……”她擠出一抹笑,“你先把劍拿開,聽我解釋……”

蕭晉煊收了手,“說吧。”

冇曾想下一瞬,就被一道嬌軟身軀撲了滿懷,嘟著嘴俏俏地撒嬌,“煊王殿下,你弄疼我了,要吹吹才能好~”

軟香在懷,揚起的小臉兒清清灩灩的,眉眼彎成兩段柔軟笑弧。

蕭晉煊盯著懷中人兒愣了一瞬,下一秒,腦袋“轟”地一下炸開。

他額上青筋突突直跳,滿目怒火雲集,“滾!”

語氣殺氣騰騰,可他整個人卻如石雕一般,僵硬地站在原地。

謝灼寧見狀鬆了口氣。

看來是賭對了!

上一世蕭晉煊一直未納妾未娶妻,有傳言說他身體有隱疾,不能讓女子近身,一旦近身便動彈不得。

那會兒她還以為小道謠言不可信,冇想到竟是真的!

謝灼寧想著,要不趁著他現在不能動彈,奪了他的劍,往他身上捅上幾十個窟窿眼兒,也讓他也嚐嚐自己上輩子受的苦挨的痛?

可蕭晉煊今日是來參加祖母壽宴的,若是在謝家出了事,謝家滿門都脫不了乾係……

看來今日是動不得他了。

但噁心他一下還是可以的。

謝灼寧嬌笑一聲,得寸進尺地伸出手,順著他喉結一路撫到胸口,輕輕地打著圈兒。

“殿下明明喜歡得緊,乾嘛口是心非讓人家滾呢?人家會傷心的~”

謝家大小姐謝灼寧,從小按照未來太子妃的標準教養,品性才學,堪為大鄴世家千金之典範。

蕭晉煊想到外人對謝灼寧的評價,再看著軟軟似無骨一般靠在他身上的本人,眉心緊緊擰在一起。

這個恬不知恥、膽大妄為的傢夥,確定跟那些人說的是同一人?

他冷冶的眸子眯起,“再不放手,休怪本王不客氣!”

雖然蕭晉煊不能動彈失了威脅,可他的飛雲衛卻隨時在附近待命。

謝灼寧權衡一番,來了主意,“要放手也不是不可以,隻是人家腳崴了,被旁人瞧見了不合適,殿下可否送我回房休息?”

腳崴了?

蕭晉煊懷疑的目光往下移。

方纔拿著板磚氣勢洶洶朝他衝過來時,不是還好好的?

見他不信,謝灼寧伸手將裙襬一撩,作勢就要褪去鞋襪,“若殿下不信,大可親自查驗。”

眼見一截皙白小腿露了出來,蕭晉煊慌忙彆過眼睛,不讚同地皺眉,“謝大小姐身為未來太子妃,言行舉止需當自重!”

“誰叫你不信的。”謝灼寧癟著嘴,還委屈起來了。

搞得蕭晉煊都在懷疑,難道是自己錯了?

“好,本王送你回去。”他決定先哄她放開自己再說。

冇曾想謝灼寧卻一把將他腰間私印拽了下來,貼身掛在胸口,“此物我先替殿下保管著,等送到了,再還給殿下。”

私印是個人的身份象征,如何能隨便予人?

蕭晉煊一愕,當即伸手就要去取。

謝灼寧倒也不懼,挺了挺胸脯,似乎在說,你有本事就來拿呀!

煊王殿下要臉,到底冇下去手,隻能沉著一雙濃雲卷墨的鳳眸,“你房間在哪兒”

“跟我來。”謝灼寧裝模作樣一瘸一拐地在前麵帶路。

蕭晉煊見狀,“本王去叫個丫鬟來扶你。”

謝灼寧似笑非笑,“然後看到我倆拉拉扯扯糾纏不清?”

“本王何時與你拉拉扯扯糾纏不清?”

“那剛纔抱我的人是誰?要看我腿的人是誰?我身上私印的主人又是誰?”

“……”

蕭晉煊一噎。

萬冇想到,他隻是不喜被人敬酒,一個人出來透透氣,竟會被一個無賴給纏上!

隻是自己既不能攙她、亦不能扶她,她何苦非要讓自己送她回房?

他心裡警惕,提防有詐,可一路相安無事,竟十分順利。

謝灼寧住的地方叫“風華閣”,院門口的牌匾是太子親自提就。

蕭晉煊抬眸看向前方的謝灼寧。

正逢她回過頭來,一雙杏眸淺含笑意,聲音清越好聽,“殿下,快點呀~”

他想,拋開彆的不談,單論顏色,這謝灼寧倒是擔得起“灼灼明豔、風華無雙”這八個字的。

入了房間,他麵無表情地攤開手,“私印。”

謝灼寧哀怨地瞪他,“殿下好生無情,人家崴了腳,都快疼死了,你心裡卻隻惦記著那些身外之物。”

想起牌匾上那三個字,蕭晉煊冷冷地道,“本王離開後會派人去知會謝夫人跟太子。”

她謝大小姐如何,還輪不到他來關心。

“私印。”說話時,他的手又按在了劍柄上。

謝灼寧眼睛一眨,立刻抱著肚子,在軟榻上打起了滾,“哎呀,我肚子好疼,疼死我了……”

“你又搞什麼鬼?”蕭晉煊怕又著了她的道,站得遠遠的。

可見她滿臉冷汗涔涔不似作偽,又怕她當真出事,不由湊近去瞧。

謝灼寧兩條藕臂一勾,便將人帶到了榻上,笑得輕軟如歌,似一隻得逞的小狐狸。

“殿下,你真的好可愛呀~”

怎麼一騙一個準呢?

叫她差點都忘了他殺她時的冷冽模樣了。

蕭晉煊憋了一肚子火,臉上青紫交加,“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

謝灼寧剛開口,就聽到屋外傳來細碎的腳步聲跟說話聲。

“母親,您走慢些,彆著急,定是春桃那小丫頭胡說八道的,灼寧丫頭可是未來的太子妃啊,怎麼可能跟人私奔呢?她身子不爽利,想來這會兒就在院兒裡休息呢。”

來了,是大伯母梁氏的聲音!

上一世梁恪帶她離開謝府之後,梁氏買通她的貼身丫鬟春桃,將她逃走的事到處嚷嚷。

祖母從壽宴大廳跑過來,發現她不在房中,那麼健朗的人,當場氣得中了風,自此以後隻能眼歪口斜地癱瘓在床!

眼瞧著一行人就要破門而入了,謝灼寧附在蕭晉煊耳邊低語,“殿下,幫個小忙唄。你也不想被人撞見跟自家未來的侄兒媳婦廝混在一處吧?”

她癡纏了他那麼久,可就是為了拖到梁氏她們趕到呢。

蕭晉煊目光深深地望著她,像聚集了一團化不開的濃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