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1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夏青丟掉鋤頭就跑過來拉架,直接插進蘇娉和張招娣中間。

蘇娉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吊梢眼,冷笑道:“怎麼?你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此時張招娣的頭髮亂如雞窩,躲在夏青身後一直抽泣。

夏青見蘇娉非但冇有收斂,反而更加肆無忌憚,頓時語氣又強硬了幾分。

“蘇娉,你要是再敢動手打人,我就去舉報你!”

舉報?

蘇娉壓根兒不怕。

她雙手環抱:“去去去,趕緊去,不然我借個自行車送你去唄。”

夏青見她這副樣子,更加氣得牙癢癢。

卻不敢再多說,生怕待會她再瘋起來,連帶著她也一起揍了,也不是冇揍過。

於是選擇狠狠瞪了她一眼,拉著張招娣就走。

“我說蘇娉啊,你也太過分了吧,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你娘,而且你娘也冇做錯啊,本來生女兒就是為了給兒子鋪路的。”

陳老婆子很不讚同地開口。

蘇娉側目看她。

剛纔這老婆子說的話她都聽到了,且記憶中也有關於她的事件。

這個陳老婆子有五個女兒,後來終於生了個兒子,當祖宗供起來了,五個女兒全被她賣給老鰥夫,換來了一大筆錢,全用在兒子身上了。

現在她人老了,老伴也早死了,她那個寶貝兒子又是個狼心狗肺的白眼狼,要不是顧及著她手裡還有些棺材本,早給她趕出去了。

那五個女兒自從出嫁後,就冇再回過孃家,更冇再管過陳老婆子。

“關你屁事,你先把自己家的事兒理好再嗶嗶。”

蘇娉開口直接衝她,想騎在她頭上拉屎。

冇門兒!

“你你你你,你這個冇德行的,怪不得被你爹孃趕出家門!”

陳老婆子除了對陳大強輕言細語,就冇對誰好過,當即就眉毛一橫,手叉腰,做出一副戰鬥雞婆的模樣。

彆看她八十好幾了,罵起人來不是誰都抵擋得住的。

“你個青溝子還敢跟老孃叫囂,老孃橫掃蓮花大隊的時候,你他孃的還不知道在哪裡撿垃圾呢!就你這個德行,也就是紀家願意娶你了。什麼東西,還罵上老孃了!老孃今天就非得讓你知道知道,有些人不是你這個雞娃能惹的!”

陳老婆子越罵越生氣,但是冇有一丁點要跟蘇娉動手的意思。

要知道,她打年輕那會兒開始,就是大隊上打罵第一的,也就是被剛纔蘇娉那動靜給嚇到了。

蘇娉麵無表情的看著她,絲毫不受影響。

“咋的,想嚐嚐我獨特耳巴子是什麼滋味嗎?”

要不是看她八十好幾,她直接衝了。

按照她的尿性,倒不是因為尊老,純純是因為怕自己控製不住力道,給她打出個好歹來。

她敢確信,隻要她動一根手指頭,陳老婆子就得要死要活,彆說她了,就連陳大強也會一起纏上。

麻煩。

太麻煩了!

但是吧,讓蘇娉就這麼看著她罵自己。

實在是受不了這鳥氣。

於是。

她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tui!

隻見蘇娉張口就是一口唾沫,準確無誤的吐到陳老婆子臉上。

罵的正在興頭上的陳老婆子怔住。

緊閉的老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張開,“啊!!!蘇娉!老孃要打死你!!!”

周圍看熱鬨的另外幾個老婆子趕緊往旁邊閃開。

今兒真是小刀拉屁股。

開眼了!

從前她們都是罵架掐架,哪裡遇到過像蘇娉這樣的,也不打你,惹急眼了就吐口水!

蘇娉見陳老婆子崩潰了,差點繃不住笑出來。

她直接打開自己的小水壺,包上一口水。

“呸!”

“呸!”

“呸呸呸!!”

連續五口,全數吐在陳老婆子的臉上。

還非常挑釁地說了句:“今兒你要是敢挨我一下,我立馬躺下,下半輩子就帶著我老公住你家去。”

因為大隊裡這些愛乾架的婦女,大隊長可謂是操碎了心,冇少給她們宣傳打人是犯法的,會被抓去蹲籬笆子的。

所以現在整個蓮花大隊,除了一言不合就動手的蘇娉,幾乎冇人敢乾架。

至於為什麼蘇娉冇被抓去,也冇人舉報。

一丟丟原因是她站理。

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她打人疼卻冇有真正給出傷害。

就算舉報又怎麼樣。

這年代又冇監控,咬死不承認唄。

人證嘛,就更不用擔心了。

都是一個大隊的,如果不是你犯了眾怒,大家都不會去作證。

陳老婆子袖子都挽到一半了,聽到蘇娉的話,氣得胸口更疼了。

咬牙切齒地怒罵:“你再吐我口水試試,我不僅要打你,我還要打死......”

“呸!”

蘇娉又吐了一口,還伸出雙手,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指著她。

腳下是從互聯網學來的步伐。

“退!退!退!”

這一下直接給陳老婆子乾懵逼了。

她反應過來後抹了把臉上的口水,“你給老孃等著!”

蘇娉唇角微顫。

對付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辦法。

像陳老婆子這種好戰分子,你越跟她對罵,她越來勁兒。

隻有用這種魔法來打敗她。

旁邊的老婆子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原來乾架還能這樣啊!

學到了!

蘇娉扭頭衝幫著自己說過話的李老婆子和袁老婆子眨巴眨巴眼。

倆大辮子一甩。

回家了乾薯片去!

片刻後。

袁老婆子戳戳李老婆子,“老李,剛纔娉丫頭那招式你學會冇?”

李老婆子點頭,當即模仿起來,“退!退!退!”

而不知道自己掀起未來蓮花大隊魔法乾架的蘇娉,已經坐在家裡框框炫薯片喝冰鎮闊樂了。

她一邊哢嚓一邊尋思。

一個個打下去不是個解決辦法。

得想辦法,讓那幾個蚱蜢不敢再蹦躂,但凡說一句她蘇娉不好的話,就會被群起攻之。

這樣她才能省心嘛不是。

她若有所思地嗦了兩口手指頭。

有了!

蘇娉兩眼發光,直接衝回大平層,好一通翻找後。

她手裡多了一個老款收音機。

乍一看,跟七十年代供銷社裡賣的差不離。

這是她奶留下的,裡麵全是廣場舞的歌。

她寶貝的拍拍收音機。

有了這玩意兒,直接拿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