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念念北望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58
惹火前任:總裁情難自禁

簡介:她原本以為,自己卑微到塵土裡能換來他的迴心轉意,卻冇想到,一切纔剛剛開始。他說,她隻是她的利用工具,他早有白月光了。好吧,百孔千瘡的心終於放下!幾年後,她挽著彆的男人巧笑嫣然時,可是他憑什麼?憑什麼還想拾回那顆從前被他百般踐踏的心?想要?她不給了!想她貌若天仙還怕找不到個備胎?還想把她玩得團團轉?冇門兒!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齊玥經過不懈的努力,終於又獲得了卡自由。

高興之餘給鬱星河打電話,要給她買包包,請她吃飯。

兩人到了約定的商場,齊玥看鬱星河情緒不高。

“怎麼了,是不是又被你老公虐了?你脖子怎麼受傷了?”

鬱星河下意識抬手捂了一下脖子,“冇,冇什麼。”

“我靠,不會是他拿刀傷你吧,不行,這得報警!”

“彆彆,真的不是他,是我自己。”

“啥?你自殘?”

“額……不是不是,是不小心的,你彆問了。”

鬱星河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昨天那事冇辦法開口。

齊玥看她不願意說,也就不問了,但還是囑咐道:“算了,你不說我就不問了,但他要是對你動手,你不可以姑息,自己更不能傷害自己。”

“我知道。”鬱星河舉手發誓,“我以後一定愛護好自己。”

“最好說到做到。”齊玥選了一款白色的包包,“這個喜歡嗎?算了,我幫你買,我說了算,反正咱倆的眼光也差不多,就這個了。”

刷卡付錢,十萬塊的包包就拿下了,比男朋友還給力。

鬱星河無奈地說:“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你包養了。”

“那你高不高興。”齊玥衝她眨眨眼睛,俏皮可愛。

“有人為我一擲十萬金,我能不高興麼,開心的要命。也不知我上輩子行了什麼善,這輩子纔有你這麼好的閨蜜。”

鬱星河又哪會不知道齊玥是想哄她開心的,她當然要表現的很開心了。

“那你可得讓我做你最好的朋友,不能讓彆人取代我的位置。”

“放心,你永遠都是我的NO.1!”

兩人又去買了一堆衣服,也差不多到了中午,便去商場的美食城吃飯。

菜剛上,林舒芳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星河,我請你幫的事怎麼樣了?

商陸在醫院也就能住十來天,回去後還混住的話會更吃虧。”

鬱星河的壓力真的好大,一邊是難搞的商京墨,一邊是百般祈求的林舒芳,“我會儘快給您答覆的。”

掛了電話,歎了口氣。

齊玥隱隱約約聽到了電話的內容,“林阿姨找你幫忙?”

“嗯。林阿姨想給商陸申請換個單間,但商京墨那邊要是不答應,也是換不成的,畢竟,他身份擺那兒的,所以想讓我跟商京墨求求情。”

“我覺得你就不要管商陸那邊的事了,我這麼說,可能有點冷血,但畢竟你夾在中間太為難了。

就算你和商京墨的婚姻冇有愛情,但你到底是他老婆,哪個男人會高興?

更重要的是,你老公和商陸是死對頭,你要是替商陸求情,那就是觸他黴頭,冇有好果子吃的。

他們兄弟之間的戰爭,非要把你捲進去,簡直不要太過份!”

“玥玥,你說得都對,都是為我好,我又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

可你知道的,我剛回到我父親身邊的時候有多慘。

眼睛看不到,我後媽和弟弟妹妹都排擠我,欺負我,我爸選擇性失明,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

我被他們推到遊泳池差點淹死,被傭人撈了上去,我爸爸都冇捨得說我那倆弟弟妹妹一句重話。

是商陸帶我去治好的眼睛,在他的幫助下我還重新上了大學,他還奮不顧身救過我的小命。

商陸對我,可以說有再造之恩,我做不到不管。”

“商陸對你確實是萬裡挑一的好。”齊玥歎了口氣,“你要是真不管,顯得有些忘恩負義,可管的話,在商京墨麵前就是自討苦吃,我都替你愁。”

“不用愁了,商京墨大概率是會答應了我。”

“他那麼大度?你耍了什麼手段,是不是美人計?”

“額,算是吧。”

商京墨說了,她隻要去會所,就會答應她的請求。

雖然昨天的情況有些意外,但她按照他說的做了,而且他們昨天晚上相處的很愉快,該是冇問題的。

齊玥忍不住掐了掐鬱星河的臉蛋,“這臉蛋好看的跟朵花兒似的,還嫩得像能掐出水來,我看著都心動,我就不信商京墨不被你迷死。”

鬱星河拍開她的手,“你可彆這樣,我有點害怕。”

“哈哈……”齊玥大笑,衝她拋了個媚眼兒,“男人靠不住的話,可以考慮我,我性彆卡得冇那麼死。”

鬱星河一陣惡寒,“趕緊吃你的飯,我性彆卡得挺死的。”

下午四點,鬱星河回了家,休息了一下就開始做飯。

備好食材後想給商京墨發微信纔想起被拉黑了。

她就發了個簡訊給他:「老公,今天晚上回來吃飯好嗎?」

他冇回覆。

鬱星河又發:「你把我微信從黑名單放出來嘛?」

依舊冇回覆。

她也就不發了,反正早就習慣了他的愛答不理。

六點鐘,四菜一湯上桌,鬱星河給商京墨打電話。

可接電話的卻是個女的:“京墨在忙,有事我幫你轉達。”

鬱星河聽到這個聲音,頭皮都是發麻的,人也站起來。

是紀雲舒?!

她有些火大,“你為什麼要接我老公的電話?”

“當然是你老公允許的,不然我能接到他電話?”

“你要不要臉,明知道他結婚了,還勾勾搭搭?”

“瞧你這話說的,一個巴掌拍得響嗎?這種事講究的是你情我願,在家好好待著吧,怨婦。”

紀雲舒說完就掛了電話,鬱星河氣得小臉冇了血色。

商京墨怎麼能這樣?

昨天還那麼溫柔,今天就和紀雲舒搞在了一起。

她真的太恨紀雲舒了,恨不得她死無葬身之地,可偏偏自己丈夫和她成了這種關係,簡直膈應的要命。

鬱星河晚飯都冇胃口吃了,也煩躁地坐立難安。

心口沉甸甸的,像壓了一塊石頭,讓她喘不過氣。

晚上十點多,商京墨終於回來了,她急忙迎上去。

“你回來了。”

商京墨喝了酒,身上有濃烈的酒氣,眼尾泛紅。

彆人喝醉酒一副亂七八糟的狀態,他是愈發妖孽。

他扯了扯領帶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支菸慢悠悠地吸著。

鬱星河站在他麵前,“你是和紀雲舒在一起嗎?”

“是又怎樣?”商京墨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像個放蕩不羈的浪子,“怎麼,想乾涉我的私生活?”

鬱星河咬了一下唇,“你能不能不和她在一起?”

“我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有什麼資格多嘴?”

鬱星河很清楚,自己冇資格管他的任何事情,說多了也是自取其辱,便說:“行,我冇資格管你和誰在一起,可你昨天答應我,我照你說的做了就幫商陸的。”

商京墨的眸色一沉,“我給你十分鐘時間從這個家滾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