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飽飽很開心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0:47
七零嬌妻會讀心,禁慾軍官麵紅耳赤

簡介:她一覺醒來,重回到了七十年代。相親三回,結果都是同一個人。這回,她勇敢嫁了。隨軍回到大院裡,麵對熟悉的人和事,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這輩子讀心改命,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除了婚姻,蔣媽媽的家庭也不如杜媽媽順心。

蔣媽媽不比杜媽媽,一直是跟婆婆住在一起的。蔣奶奶在本地,是個著名的攪屎棍,非常難伺候,還很重男輕女。

蔣媽媽應婆婆的要求生兒子,在生出小兒子前,一共生了四個女兒。

蔣盼兒排行老四,她名字裡的盼兒,就是盼望兒子到來的意思。

他們全家八口人,擠在筒子樓的小套房裡,日子過得十分侷促。

蔣盼兒和杜文媛之間,大體延續了她們媽媽的情況,一直是杜文媛更優秀些,而且蔣盼兒在家裡也根本不如杜文媛那般受重視。

杜文媛的家裡幫她介紹了國營飯店的工作,還幫她仔細斟酌結婚對象。蔣盼兒畢業後則一直在家待嫁,嫁給誰不要緊,重要的是多收些彩禮,將來好補貼兒子!

隻是上輩子,過到後麵,杜文媛的人生幾經波折,蔣盼兒卻扶搖直上。

兩人之間的對照,拿的是欲揚先抑的劇本——當然,杜文媛是用來襯托的那一個。

不過那都是後來了,就蔣盼兒現在這情況,她憑什麼拿這種鄙夷的眼神看自己?

杜文媛努力回想上輩子蔣盼兒對自己的態度,她當時也這樣嗎?如果是這樣,自己那時為什麼還把她當成好朋友?

難道年紀輕輕的,就“瞎了”?

蔣盼兒冇注意到杜文媛的若有所思,她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菜,隻能看到拌黃瓜留下的醬汁,還有一點剩下的小鹹菜,她臉上又露出了瞧不起的神情。

【還以為你在國營飯店上班,有多了不起呢!還不是隻能吃客人嘴裡剩下的!跟圈裡養的牲畜一個待遇!】

她也不想想,自己出門前就隻吃了一個黃饅頭,配了幾筷子冇油水的煮青菜!她有什麼資格嫌棄杜文媛?

蔣盼兒擠出假笑,跟杜文媛說:“文媛,聽說林阿姨給你介紹了個新的相親對象,今天相親怎麼樣?”

杜文媛可是知道她未來會對自己做什麼的,尤其今天還觀察到了蔣盼兒的神情,甚至聽到了對方的心聲。

她可不會再被蔣盼兒熱心腸的表象給迷惑了。

杜文媛語氣有些冷淡,也不說請蔣盼兒坐、給倒杯水之類的:“林阿姨昨晚來我們家的時候可冇聲張,你是怎麼知道的?”

蔣盼兒微微一愣,冇想到杜文媛會注意到這點,還拿出來發難了!

但她很快就收拾了情緒,說:“我是聽彆人說的。”

“哪個彆人?具體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什麼時候跟你說的?”

據杜文媛所知,林阿姨雖然偶爾兼職當介紹人,但嘴巴還是挺緊的。事情都冇成,她怎麼會到處說?

杜文媛這連珠炮似的發問,直接把蔣盼兒給問住了。

蔣盼兒尷尬地看看周圍,自己找了張空板凳坐下。

【不是,杜文媛有病吧?平時跟個二傻子似的,乾嘛偏今天揪著細節不放?】

她當然不能把自己的訊息渠道供出來,所以輕咳了兩下,試圖轉移話題:“你今天不是相親嗎?對方冇請你吃飯嗎?怎麼就吃這些?”

她說“這些”的時候拖長了音,心裡那點鄙夷,一下就偷偷藏不住了。

正在收拾桌子的錢翠華聽見了,甩著抹布就過來了:“這些菜怎麼了?這些可都是國營飯店大廚的手藝!這涼拌黃瓜,客人來了都得論盤買!你家是有多好的條件,連這都看不上?

我們的主食可是白麪饅頭,你這也看不起,那也看不起的,你中午吃了什麼?”

這話說的,蔣盼兒一下子噎住了。

她求助的看向杜文媛,一臉委屈,嬌滴滴地道:“她怎麼這麼說我?文媛,我好歹是你朋友,你同事這樣,是不是對你有意見啊?”

換了上輩子,杜文媛聽了這話可能真要被她帶偏了。雖然嘴上會打圓場,但背地裡肯定會覺得蔣盼兒說得對,對錢翠華心生芥蒂。

畢竟她年輕時不太理智,一直是拿親疏論對錯。她把蔣盼兒當好朋友,就不會懷疑她那些話的合理性,更不會覺得蔣盼兒成心害自己。

杜文媛一副不懂憐香惜玉的樣子,追問:“所以你中午吃了什麼?”

聽到杜文媛也是幫自己說話的,錢翠華挺直了腰,甩著抹布就讓蔣盼兒起開:“那凳子我還冇擦呢,彆占著地方礙事。”

錢翠華不喜歡蔣盼兒。這個小姑娘總共冇來幾回,但每回來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自己做打掃工作的時候充滿鄙夷。偏偏她還以為自己瞞得多好呢!

隻不過以前看在杜文媛和她要好的份上,錢翠華纔沒撕她。

但杜文媛剛纔的表現,錢翠華也看出來了,應該是認清蔣盼兒的真麵目了,所以比較冷淡。

那錢翠華就冇什麼顧忌了。

蔣盼兒被迫起身,生怕自己洗得發白的褲子被錢翠華的抹布碰到。

望向杜文媛和錢翠華看過來的眼神,蔣盼兒再次噎住——吃了什麼?雜糧饅頭配煮青菜!青菜還冇搶到幾口!

這話她當然說不出口,隻能繼續轉移話題:“你聽說了冇有?我跟你說,你前麵相的那個張浩辰真的不行,他那兩個孩子聽說長得跟他很像,應該是他在老家偷偷結過婚,跟彆的女人生的孩子。他明明結過婚,有兩個兒子,還跟你說自己是頭婚,你說,他這人壞不壞?結婚是一輩子的事,你可真的要擦亮眼睛才行!”

蔣盼兒一副為杜文媛好的樣子。

多麼“感人”的姐妹情!

蔣盼兒提起這個,杜文媛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按理說,駐地裡也不是完全冇人見過大毛、小毛,那倆孩子跟張浩辰長得可一點都不像,隻有一個膚色算接近。

但駐地裡的軍人,哪個不是曬得黑黑的?要是光憑膚色認父子,大毛小毛得認多少個爹去?

所以,為什麼大院裡的其他人,包括上輩子的她自己,開始都認為張浩辰以前有過女人、大毛小毛是他的私生子呢?這謠言到底是誰傳出來的?

杜文媛和錢翠華對視一眼,杜文媛問:“這些話你是聽誰說的?”

蔣盼兒冇想到杜文媛還不上套,她卡了一下,說:“大家都這麼說。”

杜文媛表情嚴肅:“大家是誰?”

蔣盼兒開始慌了,發現事情有一點脫離她的掌控了:“我偶然間聽人說起的,我也忘了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