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龍刺

龍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絕對零度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1:21
龍刺

簡介:危機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擊,雖遠必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郤龍立刻取出望遠鏡觀察情況,不久發現碎石是從巨石上方散落的,可是卻看不到有人攀爬的跡象,很是詭異。

他所處的位置雖可以俯視整個山穀,但兩側的山峰怪石嶙峋,很多凸出山體外,隱藏幾十人都毫無問題。

他冷靜觀察五六分鐘,終於看到有人影在嶙峋的怪石間閃動,動作很是靈活。

他立刻拎起大口徑狙擊步槍,快速轉換位置,進入預設的二號狙擊點。

他預設二號狙擊點,目的是以防萬一,擔心目標會翻越山峰逃出國境,不想果然用上了。

在高海拔地區翻越山峰,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需要超強的體力和耐力,連當地人都很難做到。

郤龍迅速進入第二狙擊點,麻利架好大口徑機槍,通往國境的路線完全在射程之內。

對方冇有專業的登山裝備,不可能翻越積雪覆蓋的峰頂,唯一的路線就是從雪線以下橫穿過去,正好處於大口徑狙擊步槍的打擊範圍內。

他通過智慧瞄具的測算,自己距離目標所在直線距離為1100左右米,中間還隔著大量露裸露的眼神,高低錯落不一,無路可行,很難步行攔截。

他不再隱蔽自己,對方冇有遠程武器,毫無威脅,現在就等他的身影出現在智慧瞄具中了。

目標藉助山石的掩護隱藏身形,絕不輕易將身體暴露砸空曠處,距離雪線越近,行動則更為謹慎小心。

他不久藏身一塊直徑數米的山石後,前方幾十米處就是雪線了,可藏身隱蔽的山石更多,隻要能衝過去就安全了。

但他心裡也清楚,這最後幾十米極度危險,掩蔽物不多,恐怕很難躲過對手的射擊。

他親眼看著手下一個一個被乾掉,而且死狀極為淒慘,心中難免對看不見對手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

他利用大型登山包成功吸引了對手注意力,因此才能順利爬上來,但隨身的補給都丟了。

今天如果不能和接應人員及時會合,不用對手開槍,自己也會耗儘體力,最終凍餓而死。

他不能留在原地等待,越等恐懼烈,早晚會崩潰。

他判斷對手一定已經瞄準了這片區域,但肯定不會知道自己躲在那一塊山石後,必須好好利用這個優勢才行。

他冇有偷眼觀察對手的所在,知道就算看見也無力還擊,反會影響接下來的行動,得不償失。

他隨即果斷從山石後衝出,直奔雪線衝去,竭儘全力。

郤龍確實不知道目標藏身在那塊山石後,但他知道目標想去哪兒,大口徑步槍隻管封鎖雪線以下的通道,其餘根本不理。

目標不久果然從隱蔽處衝出,快速朝雪線跑去,一刻不停。

他馬上用智慧瞄具鎖住目標,跟蹤瞄準,很快算出提前量,冷靜扣動扳機。

沉悶的槍聲過後,目標還在跑動,居然冇有命中。

原來高處山風猛烈,風速影響了彈頭的飛行路線,擦著目標身後掠過,擊中山體,碎石飛濺。

郤龍明白使用大口徑狙擊步槍射擊移動目標較為困難,而且是在高海拔地區,對槍械的效能影響較大,尤其是智慧瞄具。

可他彆無選擇,這是目前唯一進行有效攔截的武器,步行追擊肯定趕不上的。

他神色不變,智慧瞄具繼續鎖住目標,射擊諸元自動校對,不久顯出瞄準點,正是目標的背心。

他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跑動的目標當場摔倒在地,然後一路滾入側旁的亂石中。

郤龍看著滾落亂石叢中的目標,眉頭緊皺,不敢確定是否擊中了目標。

如果擊中了目標,對方當場就會被打出兩截,最差也是前胸後背洞穿,不太可能倒地滾動。

可如果冇擊中目標,他為何會倒地滾動,實在令人費解。

他隨即將智慧瞄具對準目標滾入的區域,仔細搜尋其蹤跡,確定對方的死活。

目標滾入的區域亂石很多,雖不怎高大,但藏人毫無問題,隻有不起身暴露就行。

郤龍用智慧瞄具仔細搜尋,固定的目標比移動的目標好打,發現就彆想跑!他冇過多久便發現目標出現在幾塊低矮的山石後,儘管看不到全貌,灰藍相間的登山服則清晰可見。

目標還在移動,看來果然冇有被擊中,至少不是致命傷。

郤龍緊盯目標,耐心等待開槍的機會,隻要目標敢露頭,馬上一槍搞定。

他不怕等待,支援部隊正在趕來的路上,估計再有半個小時就能抵達,並可通過衛星進行精準定位,一切都該結束了。

目標顯然也知道自己處在對手的密切監視之下,彆看距離雪線不足二十米,可附近全是低矮的山石,起身就會被髮現,極度危險。

他一路攀爬而上,體力消耗嚴重,口渴的厲害,但卻無水可喝,而白白的積雪就在前方不遠處,極具誘惑力。

他忍住對積雪的渴望,儘量將身體縮在幾塊低矮的山石間,隨後開始檢視左肋的傷勢。

大口徑彈頭在他的肋部留下一道明顯的血槽,再偏一點,自己此刻就是死屍了!目標手頭冇有止血的工具,隻能將內衣撕開,裹住傷口,儘量繫緊,堅持越境。

他側躺在山石後包紮傷口,手臂擺動幅度不能太大,一旦露出山石外,很可能遭受對手的狙擊。

他花費十幾分鐘才勉強包紮好傷口,整理破損的登山服時,突然從口袋裡掉出一物。

他撿起來一看,竟然是個一次性打火機,緊皺的眉頭隨即舒展開來。

郤龍牢牢盯緊目標藏身的山石,但對方隱藏得很小心,始終冇找到開槍的機會,現場一片死寂。

時間對他有利,可也深知對手狡詐多變,長時間的等待或許會有意外發生。

這個極端組織是在境外成立的,總部自然也在境外,甚至公開活動,氣焰十分囂張。

反恐中心判斷目標出逃必有接應,如果讓他逃出國境,再追就麻煩了,很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爭端,較為被動。

郤龍正要開槍試探一下,山石後突然有煙氣冒起,起初不大,之後漸濃,並有火苗躥動。

他馬上判斷這是目標在點火升煙,然後藉助濃煙的掩護逃竄,果然十分狡詐多變。

他立刻開槍射擊,準備擊碎山石,逼迫目標現身,趁煙氣變濃前擊斃對方。

大口徑狙擊步步槍的子彈可以擊穿輕型裝甲,對付山石並不困難,關鍵是要在煙氣變濃前擊碎,難度不小。

他連開三槍,彈頭準確命中山石,碎石崩飛,彈坑明顯。

可山石雖低矮,卻厚達數米,想要擊穿很是困難,恐怕加上他所攜帶的備用彈藥也不夠。

他很快打光十發彈匣,可山石的厚度則冇有太過明顯的變化,效果不佳。

他迅速更換彈匣之際,山石後的煙氣逐漸變濃,很快籠罩附近數米範圍。

郤龍果斷停止射擊,迅速撤離狙擊點,返回揹包和槍袋的藏匿處,取出一支05式微聲衝鋒槍,斜跨在胸前。

他隨後背起大口徑狙擊步槍,朝相反的方向快速行進,不久開始向通往邊境的山嶺爬去。

他清楚對方的目的就是越境,原路追擊已來不及,隻能繞行攔截,絕不能讓目標進入達罕走廊。

他繞行的山嶺海拔1200多米,幾乎冇有路,極為難行,唯一的優勢是空氣不那麼稀薄。

而目標要在2500米以上的高度行進,距離不遠,可空氣稀薄,行進的速度不會太快。

他判斷目標是把登山服給燒了,缺少禦寒衣物,體力下降得更厲害,不會比自己的速度快。

他一刻不停的向上攀爬,不久抵達海拔1000米處,山嶺的頂端已經在望了。

翻過這道山嶺,前方就是達罕走廊,界碑在走廊五公裡處。

那裡山高穀深,人跡罕至,最近的哨所據此100多公裡,平時巡邏也很少抵達。

這裡道路崎嶇,車輛難行,土地貧瘠,寸草不生,連野生的動物都很少見到,像是被上帝遺棄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