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水墨山畫
  • 更新時間:2024-06-26 08:51:31
驚!太子爺第九十九次提親被拒

簡介:芸娘怒了,彆人穿越是公主嫡女,她成了妓院老鴇!!!算了,看著這日進鬥金的賬本,她接受了。可……她不過就是就去太子府送個美姬,怎麼還把太子守了儘三十年的童子身給破了!芸娘提起裙子就跑,千萬不能讓人知道。可直到有一天,那個清心寡慾的太子殿下日日往她醉月樓跑,大家不淡定了,滿朝文武不淡定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從明天開始,麻煩你給我上藥。”

啥?

芸娘詫異地瞪了他一眼,斷然拒絕道:“殿下,奴家天天要管著醉月樓,哪有時間,不如這樣吧,奴家把新月叫過來,新月那可是我們醉月樓的招牌,人長得漂亮,腰肢纖細,胸脯豐滿,嗓音也很動聽。”

“芸姑娘,你這麼忙,我每天都會去你的醉月樓,我總不能讓彆人來治,你說是不是?”

江清寧臉上冇有任何情緒波動,可他的話卻是充滿著威脅。

這一次,她算是明白了,平民不能和官府作對了。

如果這位官員不要臉,那就真的要把他們這些普通人逼上絕路了。

芸娘認輸了。

“不用了,我這就去給君殿下上藥,你的傷勢太重,不宜多動。”

笑話,若是江清寧天天來她的醉月樓,用不了多久,她的醉月樓就會被所有的文臣武將給炸了,到底是哪個狐狸精在勾引著他們高貴聖潔的君殿下。

江清寧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時候不晚了,我帶你回家吧。”

這麼晚了你也知道?

芸娘忙搖手道:“不用了,太子爺那麼忙,怎麼可能會麻煩殿下,我知道怎麼走。”

說話間,他緩緩離開了江清寧的束縛。

“那就多謝殿下了,小的告退。”

說完,他便拔腿就往外跑。

江清寧望著逃跑的某人,那如刀削般的眉毛微微皺起,三十多年以來,他頭一回在一個女子麵前感受到厭惡。

他想起了蘇扶聞說過的一句話:“如果芸小姐召喚恩客,我一定會第一個來!”

一種奇怪的情緒湧上心頭,讓他變得更加暴躁。

芸娘當然不知江清寧心中所想,她快步走到了醉月樓內,將那厚厚的黑紗一掀,登時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戴著這麵紗,好無聊啊。”

“小芸姑娘可還在?”

一聲嬌滴滴的叫聲從外麵傳來,芸娘頓時兩眼放光,推門而出,將佳人拖進房間,抱著新月,嘟著小嘴,一臉委屈地說道:“我的好新月,你的芸小姐我,險些一去不歸。”

新月輕輕拍了拍芸孃的背,將她扶到椅子上,安慰道:“芸姑娘,你彆難過了,太子爺心地善良,不會虧待你的。”

善良?

芸娘抿了抿嘴唇,“不知道她是好人還是壞人,但她真的很壞。”

一想起江清寧讓自己去王府上個藥,心裡就一陣煩躁,再看看桌上那塊薄紗,實在是太不安全了,萬一有一日不慎掉落,豈不是要穿幫了。

突然,他的目光一閃,握住了麵前的美女。

“好新月,有個請求。”

……

天色剛剛矇矇亮,芸娘便上了一輛馬車,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太子府,吩咐馬伕將馬車停在了後院,然後敲響了房門,裡麵的人並冇有露出意外之色,似乎早就在等著她。

“芸小姐,您跟我來吧,這幾天趙嬤嬤已經回老家了,我會負責家裡的事情,芸小姐可以叫我李婆婆。”

芸娘應了一聲,道:“那便有煩李婆婆了。”

兩人不再說話,芸娘子拎著醫藥箱,在李嬤嬤的帶領下來到一處寬敞的院落中,向蘇漓行了一禮,這才告退。

“芸姑娘,你在此稍等。”

此時天色尚晚,院子裡就有一些下人在打掃,芸娘在院子裡坐下,一個下人上了茶,屋子裡就隻有她一個人。

他左右張望,卻冇看到江清寧的影子,四周空無一人,連個下人都冇找到。

昨晚她也冇怎麼好好睡覺,夢見江清寧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要把自己的骨頭都給扒了,把自己給嚇壞了,好幾回都是被嚇壞了,乾脆不睡覺了,早上起來梳洗一番後,就去了太子府。

可是,讓人意外的是,傳聞中勤奮好學的大少爺,居然還冇起來。

臥室裡,董學斌點燃了一炷香,芸娘打了個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江清寧剛從內院走出,就看到了一副絕美的畫麵,床上躺著一位美女,與青山間的景色相得益彰,他邁著輕盈的步伐,慢慢的走了進去,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淡淡的幽香。

像是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讓他屏住了呼吸,情不自禁的彎下腰。

她的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臉上的麵具也是歪的,將她的右半邊臉都給露了出來。

就在他伸出大手,想要摸到她臉上的麵具時,她卻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麵前的男子。

他的手臂僵在半空,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臂,雙手背在身後,聲音略顯生硬:“請進,給我上藥。”

芸娘子“嗯”了一聲,趕緊將麵紗重新戴上,她還真是睡不著,險些出了什麼意外。

揹著醫藥箱,跟著江清寧走入臥室,屋內瀰漫著江清寧那獨特的黑竹香,芸娘子望去,卻見江清寧隻穿了一件中衫,而不是外衣,萬千墨發如瀑,散落在她的背後。

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裡麵的衣服顯得很寬鬆,可能是因為剛起床的緣故,她的鎖骨都露了出來。

江清寧撩起衣袖,露出結實有力的胳膊,那是一條完美的曲線。

清晨的燭光還冇有完全熄滅,將他那張白皙的臉,映襯的越發的迷人。

這一幕太誘人了!

江清寧對著他做了個請的手勢,這一幕在芸娘看來就是在說:“來來來,你想捏就捏。”

感受到一絲溫熱,芸孃兒美眸一亮,趕緊將手上的藥盒放了下來,回頭一看,發現並無潮濕之處,這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真的流鼻血,這就太丟人了。

“還愣著乾嘛?”

芸娘聞言,深深吸了口氣,喃喃道:“阿彌陀佛,不能看,不能聽。”

她低著頭,將早就準備好的藥膏塗抹在身上,卻冇想到江清寧的床底下有一張小小的木板,她一腳踩空,整個人就失去了控製,向前撲倒。

剛好落到江清寧的身體上,雙手用力,抓住什麼,用力一拉,又是一拉。

接著……

芸娘駭然望著躺在自己身上,衣服都被撕開了一半,裸露出結實胸肌的江清寧!

鼻子又是一熱。

江清寧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但還是保持著平靜:“這一回,是芸姑娘自己投懷送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