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驚世凰謀

驚世凰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千苒君笑
  • 更新時間:2024-07-02 18:19:50
驚世凰謀

簡介:她被暴君奪去清白、毀掉一生,最終戰死在城門。她提醒自己不要飲下那孟婆湯,倘若重來,定要血債血償。冇想到,她居然重生回到了十年前。這下好玩了,仇人她一個個都還記得,但是親人嘛……卻兩眼一抹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求你……不要死……”

大魏皇宮的正殿之中,敖珞傷痕累累,彌留之際,被一個男人緊緊抱在了懷裡。

抱著她的這個男人,是與她對戰多年的敵軍統帥,是她這麼多年做夢都想殺死的人,安陵王。

可偏偏就是這個男人,給了她最後的溫暖。

敖珞清晰的感覺到這個暴戾的男人強忍著身體的顫抖,像是怕弄傷了她,小心翼翼的將她擁的更緊,在她耳邊痛苦哀求她不要死。

敖珞是大魏的皇後,她的夫君是這大魏的皇帝魏嵐宇,為了魏嵐宇的江山,她披甲掛帥,成了浴血奮戰的女將軍。

可最終她還是不敵安陵王,兵臨城下,她奮力抵擋,魏嵐宇卻覺得她再無用處,便直接下令將她和他們的孩子亂刀斬殺。

敖珞滿眼的諷刺,她的敵人求她不要死,而她的夫君,賜了她這一身傷。

魏嵐宇此刻正被安陵王率領的將士團團包圍,屁滾尿流的在地上磕頭求饒。

“安陵王!這些年帶兵與你對陣的是敖珞,殺你千萬將士的也是敖珞!要殺要剮你都衝著她來,這可都與朕無關呐!”

“安陵王,你放過朕,你放過朕!朕把敖珞送給你!她是大魏第一美人!就算死了,她的身體也還可以把玩一陣子……”

敖珞艱難的呼吸著,僵硬的轉過頭看著把罪責都推到她頭上的魏嵐宇。

這便是她愛了十年,守護了十年的男人!

這便是她寧願與父親決裂也要嫁的夫君!

到此刻,她終於明白,十年恩愛,都是魏嵐宇演出來的!

為了得到敖珞父親手中四十萬大軍,為了穩固軍心,魏嵐宇整整演了十年!

如今父親戰死,四十萬大軍覆滅,敖珞再無用處,他便暴露了真麵目,對她痛下殺手!

甚至,連他們的孩子都不放過!

敖珞的身子因為憤怒和難以置信而微微的戰栗。

安陵王意識到敖珞的情緒變化,抬眼看向魏嵐宇的雙眼驟然掀起風暴:“把他的舌頭給本王拔了!”

話音落,魏嵐宇便感覺眼前寒光一閃,口中頓時一空,缺少了什麼東西。

接著便是如柱的鮮血噴湧出來,魏嵐宇頓時捂著嘴嗚嗚的哀嚎起來,滿地翻滾。

戰戰兢兢跪在魏嵐宇身邊的女人——魏嵐宇的貴妃、敖珞的好妹妹敖萱看見這一幕,意識到今日終究是逃不掉了,精神終於崩潰,癲狂的大笑了起來。

“安陵王,敖珞早已是被萬人踐踏過的肮臟貨了,你為了這種女人怒髮衝冠殺進皇城,值得嗎!”

敖珞漸漸冰冷的身體在聽見敖萱這句話時,狠狠一顫,那一雙噙了血的雙眼轉向敖萱。

敖萱這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到現在都不知道過去十年夜夜與你纏綿的根本不是皇上嗎?

皇上根本不願意碰你,所以每天晚上都是我親自幫你從宮外挑選一個最肮臟最噁心的乞丐,來跟姐姐圓房,十年來,無一日重複。你的這個短命的孩子,就是那些乞丐的野種!

姐姐,其實你爹戰死也不是意外,而是皇上買通了你爹身邊的副將,趁著戰亂將他殺死,你都不知道,他到死的時候還在說‘女兒,爹護不住你了’那樣子,彆提多感人了。

還有,十年前給你下藥的根本不是敖瑾!而是我,是我在你的茶水裡下的藥!

為了讓你跟皇上生米煮成熟飯,讓他得到你父親手中的四十萬大軍,穩固地位。

姐姐,你知道嗎,這一切都是我在給皇上出謀劃策!為的就是讓我名正言順的進宮,得到皇上的盛寵!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冇想到吧?你這個眾星捧月的嫡女一直被我這個地位卑微的庶女踩在腳下。就算是死,我也要你死的比我痛苦一萬倍啊!!!!”

敖萱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安陵王一劍斬掉了下巴。

敖萱的下半張臉頓時血肉模糊,徒留一個氣孔發出“啊啊”的嘶鳴。

聽完敖萱的那些話,敖珞本已平息下來的血氣頓時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翻騰,鮮血從口中湧出,身體也因為恨意而抑製不住的抽搐!

眼淚從赤紅的眼中流出,悲痛欲絕!

她的孩兒,她的父親!

她當初就該聽父親的話,不該嫁給魏嵐宇!

她要殺了他們,她要殺了他們!

可她傷的太重了,此刻的她,一動都不能動,她隻能死死的看著他們,恨不能將他們千刀萬剮!

血從敖珞身上的傷口,從她的口中瘋狂的往外湧,直將安陵王不染纖塵的白衣都染成了紅色。

這素日有著狂暴噬殺,手段狠辣的煞神之名的安陵王,此刻手足無措的想用手捂住她的傷口,可她身上遍佈深深的刀傷,他根本捂不過來,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的血越流越多、

他的眼神也愈發的慌亂起來。

敖珞見過安陵王殺人的樣子,無情,果決,毫無憐憫,屍山血海都未見他有過一絲波瀾。

可在氣絕之前,她卻看見,安陵王的眼中,竟噙滿了眼淚。

“不要死……求你……不要!”

安陵王無措的抱著她,想把自己的體溫度給她,想讓她逐漸冰冷的身子回暖。

敖珞覺得自己漸漸飄了起來,本來不受控製飄走的她,因為安陵王這一聲聲的呼喚,被生生拉住,留在了原地。

看著安陵王懷中抱著的自己的屍體,敖珞知道,自己死了。

此刻的自己,已經是一縷魂魄了。

敖珞看見,素日殺伐果決的安陵王,此刻忽然像丟了心,深深的吻著她沾滿鮮血的額頭。

口中喃喃自語:“我帶你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