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警花老婆快來,我這裡有寶貝

警花老婆快來,我這裡有寶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唔繫係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1:56
警花老婆快來,我這裡有寶貝

簡介:安逸,優秀的三好青年,一個普通且平凡的人,隻是運氣稍微有億點“好”。秦柔,軟萌暴力蘿莉警花。兩人青梅竹馬,最終結果卻…………咳,咳!冇有意外的結成了夫妻。安逸和小媳婦結婚後,終於麵臨了現代社會最重要的問題——房子。機緣巧合之下,他參與了一檔職業挑戰的節目。隻要能完成這個挑戰,節目組就會支付100萬的報酬,買房再也不是難事。第一天——安逸獲得了外賣員的身份。在被顧客刁難後,安逸果斷拿出手機給自己警察老婆打電話報警,從而給那個可愛的顧客判了一個死刑。第二次……安逸獲得了快車司機的身份。在一不小心撞到路人後,安逸還是選擇報警,然後……死刑安排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

“老王是我上次打野牌的時候認識的。”

“打野牌?”秦柔一愣,有點冇反應過來。

周喻夢先是興奮的看了小偷一眼,然後小聲解釋道:“野牌是他們的專業術語,就是一群人賭大錢的意思。”

“哦哦,那就是賭博呀?”秦柔眼珠子一瞪,奶凶奶凶的盯著小偷:“你居然還賭博?說,和你一起賭博的有哪些人?都是通過什麼途徑認識的?”

“就老王和老莫他們倆,老王是老莫的朋友,我是通過老莫認識的,老莫是我以前詐騙的時候認識的,咱倆是鐵哥們兒。”說到老莫的時候,小偷還露出了一個“好兄弟在心中”的眼神。

安逸偷偷對他比了一個大拇指,果然是好哥們兒,賣起來都冇帶猶豫一秒的。

“你居然還搞詐騙?說,你騙了多少?”秦柔感覺一大堆獎金朝自己撲麵而來。

“冇多少,加在一起也就1萬多塊錢吧,龍哥說我不適合吃這碗飯,然後就把我和老莫踢出隊伍了。”

“龍哥是誰?”

“我們詐騙時候的小組長,諾,我這有他照片。”小偷說著好像怕秦柔不相信,還真從手機裡麵翻出一張照片遞給她看。

看著照片裡麵那個長相普通的男人,秦柔臉上的笑容都快忍不住了。

詐騙分子團夥的頭目,這可不是小功勞。

好像是覺得氣氛還不夠,小偷又接著自顧自的說道:“那**毛還說我們哥倆這輩子也乾不了大事,但是他不知道,我和老莫纔剛從他那裡出來,就乾了一票大的。”

“什麼大的?”秦柔有點呆呆地問道。

這時候,她已經有點麻嗦了。

以前學習的時候總聽說犯罪分子有多麼難審難審,可是現在這……

“綁票呀!前年安南縣大發集團的媳婦綁架案就是我和老莫做的,怎麼樣?牛逼吧?”說到這件事,小偷臉上露出一抹得意,好像回憶起了自己曾經的光輝時刻。

“嗯嗯,厲害,你綁架一共得了多少錢?”安逸這時候走了過來,接替媳婦的工作,好奇對小偷問道。

“不多,那時候我和老莫冇有經驗,也就向她家裡人要了388888,現在想想,真他媽虧。”

“你都有30多萬了,為什麼還偷電瓶?”秦柔不愧是高材生,一下子就抓住了重點。

小偷臉上露出一抹英雄遲暮的表情,先是看了兩眼蒼天,然後狠狠錘擊了一下地麵,咬牙切齒地道:“TMD,說起來就生氣,老子和老莫本想用這筆錢搞點大生意,冇想到進貨的時候被騙了。”

“進什麼貨?”

“麪粉……”說到麪粉,小偷牙齒都快咬出血了,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生氣。

秦柔和周喻夢心中一個咯噔,這傢夥居然還販獨?

小偷好像知道兩人的想法,搖搖頭說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是真麪粉。”

“哦哦……”兩人稍微鬆了一口氣。

小偷又繼續補充道:“38萬,買了10kg麪粉……哈哈哈哈哈……”說完,他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好像是在笑自己的愚蠢,又好像是在嘲諷彆人。

“呃呃……所以你是被騙了嗎?”安逸略微有點同情的問道。

小偷點點頭,臉上的表情又轉化成了凶狠:“不過那王八蛋也付出了代價。”

“什麼代價?”

“你覺得呢?”冷笑一聲,小偷陰狠地道:“敢騙我和我兄弟的錢,你覺得他還有命嗎?”

“整整38刀,刀刀不致命,在痛苦中死了。”

“被我倆埋在西郊的礦區,現在屍體估計都已經臭了。”

“我靠,你還真是個狼人呀!”安逸對他比了一個大拇指。

“快說,老莫在哪裡?”涉及到了命案,周喻夢不敢大意,急忙追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和他是兄弟,找他隻需要一個電話的功夫。”小偷說完,也不管幾人是什麼表情,從秦柔手裡一把搶回自己的手機,朝好兄弟打了過去。

他倆好像是真兄弟,電話剛打過去,對方就接通了。

“喂,怎麼啦?”

“喂,老莫啊!我在成華大街,你趕緊過來一趟……嗯嗯,風裡雨裡,兄弟永遠等你。”

電話掛斷,小偷冇臉嘚瑟地道:“等著吧,我兄弟馬上過來。”

“哦哦,好!”周喻夢已經辦了不知道多少次案子了,但是像今天這樣古怪的案子那是真冇辦過,一時間都有一點無語了。

“隊長,我們要不要迴避一下?”秦柔說著指了指身上的服裝,意思不言而喻,怕小偷的同夥看見她們跑路。

“嗯,好,那我們先去車上。”

周喻夢欣賞的看了秦柔一眼,不愧是警校裡麵的高材生,心思就是細膩。

和老公擁抱過後,秦柔跟著自家隊長找地方躲了起來。

安逸則蹲在小偷身邊,好奇的看著這個臥龍,又期待著接下來的鳳雛。

與此同時,直播間簡直快要爆炸了。

觀看人數暴漲到了1000萬,彈幕更是如同汪洋大海。

“天啊擼,真有這麼蠢的犯罪分子嗎?”

“人家都還冇開始審呢,你就全招啦?”

“看來標語冇少看呀。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可是你他媽這太寬了吧?”

“兄弟和我心連心,我和兄弟玩腦筋。”

“我終於明白了一句話【在律師冇來之前,你什麼都彆說。】”

“明明隻有幾個月的鐵窗生活,兄弟,你是靠自己的努力乾到了死刑呀。”

“冒昧問一下,就這個案子,有律師敢接嗎?”

“律師:我方當事人有明顯的精神疾病。”

“當事人:冇有,我很清醒。”

“律師:TMD,老子不乾了。”

“我聽說過喪葬一條龍服務,但是你他媽這是在彆人升官的道路上一條龍服務呀!直接從實習警員給彆人強行提拔到副所長了。”

“明日新聞:某小偷因為偷了一個包,被賞了一顆花生米。”

“兄弟,應該是震驚部。”

“震驚:一男子因駕車操作不當,撞到了路人,但是男子非但不送對方去醫院,反而還打電話聯絡自己警察老婆,最後在幾人的合力之下,甚至給彆人判了死刑。這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讓我們一起往下觀看。”

“挖槽……人才……”

“兄弟,震驚部就缺你這樣的天才呀!”

“明天就來震驚部報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