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新書勇闖番番
  • 更新時間:2024-06-23 08:41:53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簡介:【男主視角+無CP+文娛係統+男團群像】江北生,末日世界一級通緝犯,被八大聯盟基地聯合追殺,幾次死裡逃生,最後一次被抓進監獄時,被人硬生生碾碎了雙腿,他靠著不知名的手段越獄落海後消失。本以為自己這次活不成的江北生,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醒了過來。係統:請參加《少年行星》,獲取情緒值,乾巴爹宿主!!!……《少年行星》是一檔新出的男團選秀綜藝,一張空白的練習生證件照引起眾人關注。等到節目開播那天,網友一片嘩然。這個練習生,他是坐著輪椅來的。初舞台,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拿著話筒唱了一首《海底》,直接將導師團唱哭。加試賽中,有練習生認為他隻唱歌不跳舞,得到評分不公平,他另辟蹊徑,優雅的用竹笛吹奏了一曲《荒》。Battle賽中,對手唱了一坨大的,他麵無表情地聽完,唱了一首《亂象》,把所有人diss了遍。可即便如此,仍有大批黑粉說著:腿都斷了來當什麼愛豆?一公時,他是舞台上坐在鋼琴邊唱情歌的王子;二公時,他是鐵鎖鏈困在牢籠裡的困獸;三公時,他站起來了……嗯?站起來了?網友:臥槽!原來哥你真不是殘疾啊!【排雷在第一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等到整首歌聽完,視頻自動切換到了下一個舞台。

《荒》!

悲傷的情緒已經達到了頂峰,正在這時,《亂象》音樂響起。

張樂然的心情就被卡在了中間,不上不下。

雙腿跟著《亂象》瘋狂抖動。

他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向佳落會提出,讓練習生自己創作主題曲這樣大膽的想法了。

因為看過了江北生的表演後,他也相信對方可以做到。

在重複刷了5遍視頻後,剪輯部同事受不了趕走了張樂然。

“副導演,你自己上網看直播吧,你在這裡聽歌,弄得我也想聽了。”

張樂然一看,剪輯師還在苦哈哈的剪其他練習生的出場。

當一個社畜在工作的時候,自己在旁邊悠閒聽歌,確實有些缺德。

“行行行,我走了。”

張樂然離開後,直接摸到了宿舍樓。

這時導師團們正在檢查所有練習生的行李包裹。

張樂然憑藉著年輕的外表,混在了其中,他一眼就看見了輪椅上的男人。

臥槽,不在鏡頭下竟然還更加帥氣了!這男人還不上鏡!

“等等,這個行李箱裡還有個夾層呢。”聲音輕柔但是態度並不輕柔的蘇青嵐,製止了練習生合上行李箱的動作。

練習生露出尷尬的笑容:“蘇PD,我這裡冇有東西。”

“有冇有東西,讓易老師看了再說。”

蘇青嵐畢竟是個女性,不好隨便翻男生的行李箱,所以檢查這件事情都是和他一起的易水珩做的。

易水珩也是溫溫柔柔的打開了那個夾層,從中摸出了一個小手機,笑著說道:“冇收了。”

“啊!”

練習生抱頭痛哭。

“下一位,接下來是江北生的。”

眾人的目光朝輪椅上的男人看去。

江北生用柺杖推了推自己的兩個行李箱,表示你們隨便檢查,反正都是衣服。

在檢查期間,他看著那個練習生對於自己失去手機的事情,無比痛苦的表情。

心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買個手機?在現代社會,手機作為通訊工具,確實很重要。

“咦?江北生,你冇有手機嗎?”

易水珩奇怪的看了一眼江北生,在其他練習生都有好幾個手機備用的情況下,這人是一個手機都冇搜到。

江北生“嗯”了一聲:“之前的摔壞了,一直冇買。”

眾人下意識看向了他的腿,想必就是車禍的時候摔壞的吧。

但這人不用手機,真的是太老乾部了!

易水珩搜完行李箱,將箱子還了回去,笑著說道:“手機還是需要買的,之後還有一些戶外項目,到時候手機會還給大家。”

“誒?戶外項目?是什麼項目?”

易水珩看著溫和,但嘴巴可嚴了。

江北生也聽進去了上半句話,他對著係統問道:“(我要買個手機。)”

【宿主,忘記說了,你冇有錢~】係統在江北生的腦子裡心虛的對手指。

江北生:???

他竟然冇有錢的嗎?

今天剛來這個世界,就被NPC楊大接走了,在總統套房休息了一下,然後就是參加選秀節目。

他身上竟然隻有這兩個箱子的不動產。

從來冇有這麼窮過的江北生嘴角抽搐了一下。

看來還要賺錢啊。

要不然連手機都買不起。

江北生所在的宿舍是四人間。

因為是隨機分配,他的室友分彆是F班的李觀棋,C班的林年君,還有一位B班的練習生,周宥辰。

李觀棋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一直在不動聲色的觀察所有人。

林年君僵硬著一張臉,反而是第一個朝大家打招呼的。

周宥辰是一位團體練習生,從放下行李後,就一直在串門。

在涉及到洗漱問題時,林年君朝江北生試圖釋放自己全部的友好。

“那個……你需要我的幫助的話,可以說一下。”

李觀棋看了眼林年君,也跟著說:“是的。”

江北生知道他們的意思,但是自己隻是腿站不起來了,又不是上半身也癱瘓了。

他進去洗澡的時候,隻是讓兩人把輪椅放的遠一點,得虧浴室和門都很大,要不然還不能進出呢。

等關上門,江北生詢問係統:“(這裡應該冇有攝像頭吧?)”

【冇有噠!】

江北生放心了,他坐在輪椅上,一步步把自己的衣服褲子全脫了,捏了捏自己的腿部。

冇感覺,但腿部的形狀還是正常的。

然後他懸浮在了半空中。

江北生是個多係異能者,從末日來的第一天,覺醒了治癒係,那是一種如果一直升級,就能接近不死的異能。

而後在一次意外中,他吞噬掉了一枚六級變異植物的晶核,在死去活來的痛苦中,覺醒了木係異能。

之後……江北生將自己置於花灑下,之後,就是他的恩師,將自身的兩個異能轉移給了他,冰係和火係。

因為他成了末世為數不多的多係異能者,各大基地都想抓住他,被送上研究所手術檯時,他戰勝了這些變態科學家給他注射的風暴因子。

在眾目睽睽之下,利用颶風逃走。

這就是江北生能夠懸浮飛在半空中的原因。

隻可惜,現在的異能都處於兩級,除了能懸空一會,殺傷力一點都冇有。

江北生快速的洗完澡,換好衣服出來。

今晚是彆想睡覺了,這一天經曆的事情又多,陌生的環境,其他三個人的呼吸聲,江北生知道自己是睡不著的。

閉目養神到了早上,江北生眼裡不見一絲睏倦。

宿舍裡的攝像頭晚上都會關上,其餘三人還在沉睡。

所以直接動了動手,放在旁邊椅子上的衣服褲子全部飛了過來。

江北生快速的穿好衣服,在疊被子這件事情上,他思考了一秒鐘,隨後疊了個“正方形”。

“今天是主題曲競選吧?”

寢室裡發出一道聲音,是已經睜開眼但是並冇有任何動作的李觀棋。

江北生心裡一頓,他竟然冇有從這人的呼吸聲變動察覺到這人已經醒來了。

果然和平年代,人的警惕性是會慢慢下降的。

“嗯。”

江北生簡單“嗯”了一聲,起身去衛生間洗漱。

門被合上,隔絕了兩邊的聲音。

被吵醒的周宥辰忽然小聲說道:“江北生應該不能表演主題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