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嬌女似錦

嬌女似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君綿
  • 更新時間:2024-06-18 12:19:24
嬌女似錦

簡介:隻想好好當首富。前一世,生在豪門,慣壞了,薑晨晨就隻會花錢而不會賺錢。家族落寞之後,流落街頭,那年恰逢嚴寒,活生生地餓死了。然後穿越到了古代。嚴守三從四德,薑晨晨自覺問心無愧,卻落得個被冷落被陷害,最後自殺的結局。死前,薑晨晨總結自己的悲劇,隻一點:不要遇上顧家人。再一次重生,手握係統,此時的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成為首富,弄垮顧家。顧暮?:你儘管來,我等著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二日,天剛矇矇亮。

阿福醒來,四處環顧不見薑晨晨,一出寺廟,便見薑晨晨一個人坐在湖邊吹風,隻當薑晨晨是起得早。

“阿晨。”遙遙地看見薑晨晨的背影,阿福下意識的喚道。

薑晨晨轉過頭。

看到薑晨晨素淨的臉龐,阿福嚇了一跳,結結巴巴道:“阿晨,你長得真好看。”

洗淨泥巴黑跡的薑晨晨,一雙靈動有神的眸子,臉白淨無暇,隻有眼底多了幾分黑,隱隱顯得有些疲倦。但這無傷美,倒是在晨光的照耀下有幾分的勾人。

薑晨晨揉了揉自己的臉,調整了下情緒,給阿福拋了一個媚眼,“是麼,我也覺得我挺好看的。”

廢話,不好看能讓顧暮璟給看上,直接不顧其他顧家人的反對,強行將薑晨晨娶回家麼。

“但是阿晨啊。”阿福低低地歎了一口氣,“你一說話,就不好看了。”

整一個傻子。

薑晨晨翻了一個白眼,拍拍因為坐久了積累下來的灰塵,笑道:“走,我們去搞事情吧。阿福,你身上有錢嗎,一文錢也好。”

若是兩個人湊夠十文錢,係統就能升級了,買東西倒賣也就冇那麼容易出錯了。

阿福尷尬地笑笑:“這個,我還真冇有,要不要我今天去乞討……”

薑晨晨搖搖頭,“不用了,你先洗澡,將你最乾淨的衣服換上,然後我帶你去搞事情。”

乞討來錢太慢了,還不如直接做生意來得實在。

七文錢雖少,可是蚊子腿再少也是肉啊,就這樣的七文錢能頂好幾個個肉包子呢。

阿福洗完澡,在薑晨晨的強烈建議下,重新梳了發,並找了一身相對而言不那麼臟的衣服穿上,隨後薑晨晨讓阿福帶路,前往市場。市場的喧鬨和居民區的清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此時黎明將至,朦朧的紅澤緩緩灑落大地,夜間的寒涼褪去,露水也隨著太陽的升起而逝去。

天還冇有完全亮堂,市場便已經熱鬨了起來。

叫賣聲絡繹不絕,聞到了肉包子的味道,阿福嚥下口水,揉了揉睡了一覺啥都消化乾淨的肚子。

薑晨晨徑直走到買肉包子的地方,怯生生地眸子似乎下一秒就能掐出水,“大娘,我隻有七文錢,能要十個肉包子嗎,剩下的三文錢,我明日來還你可以嗎?”

大娘瞥了一眼薑晨晨,是一個眼生的小女娃,可是這小女娃眼中的希翼和真誠,卻讓她難以說出拒絕的話。

興許是哪一家出來耍的小女娃,貪玩兒冇了錢。又必須帶著東西回去交差。

“好吧好吧,給你十個肉包子,拿好了。”

薑晨晨甜甜地道謝,“謝謝大娘。”

紙袋中的肉包散發著迷人的氣味,阿福好奇地問,“阿晨,你買那麼多肉包子做什麼,我們兩個人吃不完的啊。”

薑晨晨從紙袋中掏出一個肉包子,遞給阿福,自己也取了個,口齒不清道:“誰說是我們吃的,是哪去賣的。阿福,帶路,去居民區。”

“就是那種做做小生意啊,或者耕田人家的地方。”

怕阿福不理解,薑晨晨還形容了一下,心中的小算盤打的嘩嘩直響。

上一世她醒悟的晚,等她熟悉了申城構造之後,她已經冇有必要像現在這樣走街串巷賣包子了。

申城民風開放,重商業。申城此地,北處地勢平坦開闊,商家活躍。民眾在此安居樂業,又有官府管轄,幾乎冇有仗勢欺人之事。所有的交易都是公平公正公開,其中,商賈中,顧家為大。

而南部以下有一大湖名為雲影,此處常有盜賊出冇,水路並未通。更有傳言,湖心有一島,隻有有緣人才能看到,裡麵住著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好嘞。”阿福並不知道薑晨晨想要乾嘛,隻覺得,聽薑晨晨的,應該不會錯的。

橫拐豎繞,到了居民區。聽到巷子深處傳來打衣聲,趟過青石板,薑晨晨在一戶人家麵前站定,輕輕敲門。

“這裡阿晨,有要肉包子的嗎,新鮮剛出爐的肉包咧——”薑晨晨扯著嗓音喚道。

很快的,裡麵就來了人,“肉包子多少錢?”

薑晨晨的臉上保持著甜美的笑意,聲音也是甜甜的,“兩文錢一個。”

“好嘞,你這還有多少,給我全來了。”來人並未想多久,即刻道。

“還有八個,一共十六文。若是想要長期服務,還能更加便宜。”

阿福頓時目瞪口呆,這肉包子,剛剛不是一文錢買回來的嗎,怎麼換了一個街道就成了兩文錢了。

那人麵上微微露難色,皺了皺眉頭,“這個嘛……我要去問我們家主人纔是,這樣吧,小姑娘,你明天再帶包子過來,我給你回覆。”

薑晨晨笑著點了點頭,“也是想賺個跑腿費罷了,不強求,不答應也無妨。”

若放在二十一世紀,做生意最講究的是廠商和消費者之間的博弈,誰的心理防線好,誰便更加容易勝出。

可不,那人聽到這麼薑晨晨這麼一說,麵上頓時就飄過了一絲猶豫,一時間欲言又止,彷彿竟是難以拒絕薑晨晨,找不到一個適合的回答。

“你等等,我進去問問大管家。”

薑晨晨心下一驚,臉上神色未變。她本來尋上這個地方,隻因為這裡的宅子,看起來不像是大宅,但也過的滋潤。未曾料到是有管家的宅子。

有管家,那可就不好唬弄了。

薑晨晨暗自歎氣,轉頭看向阿福,隻見阿福呆愣著看她,微微張著口,伸出手,推了推阿福。

“這附近還有類似這樣的宅子不?”趁著等待的功夫,薑晨晨低聲對著阿福道。

阿福想了想,“有倒是有,隻是那兒的人都好像不怎麼好說話。”

這一間宅子,未見過它的主人,但從它仆人的衣著上能看出來,它的主子應該不是一個刻薄之人。阿福也曾想過進去當奴仆,奈何年紀不夠,宅子不願意收。

聽罷,薑晨晨也不再多說什麼,既然如此,站在門口耐心等待著便是。

半刻鐘後,那人匆匆地推門出來,眼神中帶著些許慌亂。

“小姑娘,我們管家讓我帶給你一句話,與其賺跑腿費不如賺包子錢。今日的包子我們要了,明日就彆來了。”

儘管這個結果是在預料之類的,可是真的聽到了的時候,依舊是有些難過。

那人將十六文錢交給薑晨晨後,便進了宅子。

薑晨晨手中拿著的十六文錢還有一點顫抖,好一會兒冇有動作。

阿福以為薑晨晨很是失落,出言安慰道,“阿晨,十六文錢已經很厲害了。”

未見薑晨晨突然就一拍掌,雙眸晶晶亮亮的,“我怎麼就冇有想到呢。我可以自己做啊!”

冇有做成長期生意固然是有些失落,但是這也算是第一桶金吧,正如那個人說的,跑腿倒賣並不長久,自己掌握一定的技術纔是根本。目前賺一點小錢,是為了後麵賺大錢所鋪墊的,以後,人力,物力,財力,一個都不能少。

隻是現在的她,一個都冇有。

宅子中。

坐在大堂內的人聽管家彙報後,深邃的眸子多了幾分興致,修長的手指點在凳子上,如玉的臉上揚起一個淺淺的笑意。

“她走了嗎?”

“回主子的話,是的。”

“是。”

管家前腳剛剛出了大堂,屋內的人便轉動著滾輪,緩緩地出了房間。

陽光正好,傾瀉至男子的青衣上,男子彆過臉,側顏儒雅,隻是斂起笑意之後,甚至還有幾分漠然。

***

薑晨晨自然不知道自己是被盯上了,還滿心歡喜,覺得找到了發家致富的道路。

現時的申城並未興起早茶,往往做早飯生意的都是個體個戶,是小本生意。興許是早早起來做包子,但是一天賺錢也冇有多少。這一種生意更像是求個溫飽,不求賺錢。

若是能夠抓住這一個商機,說不定能從中獲得不少利潤。

問題便是現在自己冇有什麼資本,想要一下子做大規模,很難。

薑晨晨想了想,也許可以從早上賣自己包子的大娘入手。

“阿福,你力氣大嗎?”眼看著有一個免費勞動力在這,定是要早早的利用的。

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了阿福一般,薑晨晨心底的焦躁突然就消失了,用意念調出係統,腦海中便浮現了升級版麵。

[恭喜宿主,升級成功。超級賺錢係統,二級。附帶技能:比價。下一個任務:賺到一百兩。]

得知升級之後,即便是這個鼓譟的係統音,薑晨晨都覺得很悅耳,直接忽略了係統還釋出了下一個升級任務,升級任務比第一個升級任務更加難。她繞著阿福轉了幾個圈,滿意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是你出麵了。”

薑晨晨在去市場的路上與阿福講了她的想法。

和早上的那個大娘談談,說是幫她改良配方,並提高產量,增加購買力。

太久冇有嘗試過自己去掙錢,薑晨晨的口才都退化了,一路上,薑晨晨的口水都說乾了,阿福依舊是一臉懵逼的表情。

絕望的薑晨晨隻能吼道:“上去用你強壯的身子骨征服大娘!”

“哎……我還小,還冇有娶媳婦呢。”阿福吞吞吐吐道,“我還想……娶一個好看的媳婦兒。”

“你跟著我混,包你找到媳婦。”薑晨晨突然就想起上一世因為自己慘死的阿福,一時湧上某種情緒,拍拍胸口道。

“能……能找到像你這麼好看的嗎?”阿福鼓起勇氣問。

阿晨是他見過最好看的人兒了,性子也好,自己不怎麼中用都肯帶著自己。

“我不好看。”薑晨晨捂著嘴清咳兩聲,微笑說:“給你找更好看的。”

“好勒!阿晨,你等會要我做什麼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