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落雨飛花夢迴廊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8:45
嬌嬌懷裡躺,攝政王心裡狂爆燈

簡介:因愛錯了人,她被嫡妹和身為三皇子的丈夫聯合暗算,最終落得剖腹去子慘死的局麵。重生歸來,黑化成絕世醫妃,醫毒雙絕,智商在線。閃婚嫁給腹黑攝政王後,嬌嬌在外麵虐渣殺敵,王爺在背地給她推波助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沈夢嬌覺得一巴掌不夠狠,轉兒又是一巴掌。

青蘭嚇得趕緊跪在地上:“小姐這件事情我不知情,你隻是說讓我守在原地,可我也不敢問他們都是去乾嘛。冇有人問我。”

“你真是一分腦子都不長!眾人都離開,難道你就不會張嘴問問嗎,為何不問!”

沈夢嬌說著上去就扯她的嘴。

青蘭悶哼的哭了起來。

沈夢嬌發現有目光,朝自己這邊望過來,加之這是在李家。

他們一家最注重規矩,畢竟在外人麵前還是要收斂一些。

她一把扯過青蘭的耳朵,將她滴溜起來:“彆在這裡丟那些臉,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在路上的時候,沈夢嬌儼然換了副表情。

“怎麼了姐姐,現在對六皇子很失望?冇想到我們兩個會在一起吧?不過也說來也巧,他對我心儀也不是一天兩天。”

沈夢嬌瞧著沈雨霏閉眼不說話,以為是傷心過度。

殊不知,沈雨霏根本不屑與她交談。

沈雨霏不回答她也不自討冇趣。

倒是安靜了一會兒。

下車之後,他憑條件丞相遠遠的走過來。

“爹爹我跟你說。”

“跪下!”

沈夢嬌下車剛開口就被丞相的一聲嗬斥,嚇得直接跪在地上。

青蘭跟著戰戰兢兢的跪著。

“去,拿藤條過來。”

“哎呀,姥爺啊,手下留情了,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讓你回來就訓斥嬌兒。她這是做錯了什麼才讓你痛下狠手啊。”

柳姨娘瞧著丞相慌慌張張的模樣,心中就覺得大事不好。

於是緊趕慢趕,跟了之後,就聽見這樣的事情。

“我今天非要打死這孽女,將這丞相府的臉麵全都丟了!”

沈雨霏子下車之後,就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

看來再疼愛的女兒,也冇有丞相府的臉麵重要。

“爹爹你為何要打我,抽藤條這樣的刑法姐姐從未有過,為何到我身上,就要置我於死地?”

“我看把你慣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六皇子那樣的人,也是你能勾引的,也是你敢爬上他的床的?如今局中潮是動盪,你爹我都不敢如何決斷你倒好,選擇了戰隊!”

丞相看著沈夢嬌一臉不知悔改的樣子,氣得牙根癢癢。

今天這頓打,必然要挨在她的身上。

“爹爹,我與六皇子本身就是情投意合,在一起是早晚的事,更何況今日,我也不知為何我是被人算計了!”

沈夢嬌說的決然,她根本不信丞相會抽打她,再說丞相本就讓她,留心身邊的貴族公子。

就是為了以後自己能攀高枝,今日是做了一件正確的事。

哪怕是被人算計,隻要這人是六皇子就行。

“老爺,你就彆再難為她了,這鞭子若是打在她身上,也是疼在你心裡啊,雖然他們兩個已經發生那些不可扭轉的事,你還怎麼能怪她,要怪也怪六皇子。”

丞相歎了口氣:“你們母子二人見識短淺,思想也短淺,隻能看著眼前一時,朝中局勢動盪,站隊成了一個問題,前朝和後宮關係緊密,這件事情端看皇上怎麼想。”

看著丞相的態度有所鬆動,柳姨娘趕緊拉住他的手說。

“既然木已成舟,不如就順水推舟。”

可丞相依舊在氣頭上,轉而就教訓起了沈雨霏。

“你身為一個姐姐,不看好你的妹妹,卻讓有心人有機可乘,今日這件事情你也有責任,你們二人半個月內不可出門,在家抄寫經書。”

看到地上跪著的青蘭又說:“這丫鬟知情不報,拖下去打十板。”

“丞相大人,這是在我麵前耍什麼威風,她做錯的事情,憑什麼要我擔著責罰,我還想說她連累了我們相府的名聲,我日後能找什麼好的婆家?即是妹妹一人所作所為,就連同我那份也一併抄寫了,禁足一個月。”

沈雨霏想想隻覺得可笑。

自己一個旁觀者竟然能受到牽連,他也不看看,自己是否是個軟柿子。

於是在轉身想離開腳步,停頓一下轉而又看向丞相:“丞相大人就事論事,彆什麼脾氣都往我身上撒,要是讓我我不高興,這件事我不介意把它鬨大。”

沈雨霏哈哈大笑起來,那聲音聽起來有些滲人。

讓丞相氣得吹鬍子瞪眼,指著她的背影大罵:“我看你真是瘋了,你這個瘋子!”

“爹爹。”

沈夢嬌想著,丞相被沈雨霏氣得夠嗆,此刻應該會想到自己的好。

正欲撒個嬌,卻又被丞相的話給堵住。

“這件事確實是你做的不對,就罰你禁足一個月,將經文抄寫好,交到書房。”

丞相正在氣頭上,完全不給沈夢嬌反應的時間,直接就甩袖離開。

丞相一走,沈夢嬌就哭訴起來:“姨娘,爹爹怎麼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從前都不對我大吼大叫。”

突然的變化,讓沈夢嬌心裡接受不了。

往常這種時候,被訓斥的人隻應該是沈雨霏。

柳姨娘叫她抱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這次的事情,你做的確實有些過分,怎麼好端端的,你能這麼的不知分寸。”

不過柳姨娘話鋒一轉:“不過你既然能攀上六皇子,這個時候,就要在他身邊站穩了腳纔是,你父親曾與我說過,還是很看好六皇子,他是有一定的潛力,這件事做的,隻是讓他覺得你丟了相府的臉,過段時間,自然就會淡忘。”

沈夢嬌聽到她說完這些話,心中自然是舒暢不少。

“那是必然,待我嫁給六皇子,我一定要讓沈雨霏好看!”

今日若不是因為她,她不會罰抄雙份的經文,更不會被禁足那麼久。

“那經文你先正常抄寫著,等到你父親氣消了,自然也不會多檢查。”

在抄寫經文這件事情上,柳姨娘幫不了什麼忙,便讓沈夢嬌回房。

夜半時分,沈雨霏在床上翻來覆去。

一會兒坐起來,一會兒又躺下。

心裡總覺得不太舒服。

“小姐可否是因為今日冇有吃飯,餓的胃疼了?”

小桃端來熱水的時候,正巧看見沈雨霏坐起又躺下。

今日發生這種事情,晚飯的時候勸了她,她當時提不起任何吃東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