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溫恬恬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31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簡介: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人是許文勝的嶽父,天生膽小怕事,可不能讓他壞了他們的好事!

今天冇能逼得皇帝直接殺了溫家女也不要緊,他們早就已經將假賬放到了溫憶存住處,也安排好了人證。

就算暗衛去查,也絕查不出什麼端倪!

宰相信心十足。

宰相之子假意上前關心,實則一針直接將其紮暈了過去。

“王大人!王大人你怎麼了!陛下,王大人暈過去了,臣請陛下準臣扶王大人出殿治病!”

“去吧,準在家休息一月,康複之前不必上朝,朕也累了,眾愛卿散了吧。”

事情已經鬨大,容齊達成了目的,也懶得再和他們這些人周旋。

許文勝是宰相最近培養的得力助手。

此人心狠手辣,膽大心細,比起宰相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是更能撐起他們家的人選。

據暗衛收集的情報來看,宰相甚至多次暗示想要將自己的庶女嫁給許文勝。

藉此機會一舉將許文勝剷除,會比殺了宰相一個嫡子更能給宰相一記重拳!

容齊誌得意滿了一陣,快到寢殿這才聽清溫詩晴腦海中一路都在重複的話。

【你在教我做事這句話,在這個時代也有?】

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容齊輕咳一聲,故意壓低聲音開口威懾。

“昨日教你的字可還記得?”

突然被問到有關學習的致命問題,溫詩晴渾身的狐狸毛激靈一下瞬間都立了起來。

這跟張三豐教的不一樣。

張三豐可以等張無忌什麼都不記得了,再讓他衝上去大戰群雄。

但溫詩晴要是拿著毛筆亂畫,她都不敢想自己最後會被容齊分成多少塊!

看溫詩晴這汗流浹背的模樣,容齊就知道她腦子裡硬塞進去的那點可憐的知識,恐怕已經跟著昨天的口水流光了。

“還記得朕昨日說你若是學不會是什麼後果嗎。”

容齊的語調刻意又壓低了幾分,居高臨下斜眼睨著溫詩晴,直讓溫詩晴覺得,他彷彿下一秒就要衝過來咬斷自己的脖子!

心中暗罵容齊想一出是一出,溫詩晴表麵恭敬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故作慌張地求饒。

“陛下贖罪,奴婢愚鈍,辜負陛下的教導,奴婢自願請罪調至辛者庫。”

【這種神經病攻略是不可能攻略下來的,還不如趕緊給我調去辛者庫刷夜壺!】

聽溫詩晴居然如此輕易就要放棄攻略自己,容齊隻覺一股怒火突然騰起。

他一巴掌拍在龍攆的扶手上,嚇得抬龍攆的太監們趕快放下龍攆,紛紛朝著容齊的方向跪在地上。

冇有容齊的吩咐,龍攆冇有停下來。

隻留下溫詩晴一個人跪在孤零零的青石路上,原本就消瘦的身影更是顯得格外單薄。

【啊?這狗皇帝就什麼反應都冇有?】

等容齊的龍攆轉過彎,溫詩晴這才氣急敗壞地在心中吐槽。

【怪不得皇後要去外麵找男人,這種性格陰晴不定脾氣極差的自大狂劊子手到底有誰會喜歡啊!】

“溫詩晴。”

突然被喊了名字,正準備起身的溫詩晴恍惚覺得這聲音有些耳熟,轉身回頭一看,竟然是容齊又帶著那一行侍衛太監們走回來了!

溫詩晴滿臉無措,一時之間跪也不是,起也不是。

若是容齊還坐在龍攆上,即便此刻她五感減弱了許多,也肯定能聽到腳步聲。

可她萬萬冇想到,容齊居然走回來了!

“誰準你起來的。”

越是看溫詩晴無措,容齊便越是主動發難。

溫詩晴最擔心的事情終究是發生了。

她找不到什麼好的理由,剛想要跪下認錯糊弄過去,卻被容齊伸手攔下。

“今晚學二十個字,若是明日不能將這三十個字都默出來,否則……”

容齊話說到一半突然頓住,往前走了半步。

兩人之間的距離被再次壓縮,撲麵而來的逼迫感讓溫詩晴下意識想要後退,卻被容齊一把抓住手腕。

他湊到溫詩晴耳邊,聲音壓得極低,隻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清楚。

“我暴君的名頭喊得響,多殺你們溫氏一族也算不得多。”

巨大的握力像是要捏碎自己的腕骨,溫詩晴瑟縮著紅了眼睛,卻不敢再躲。

容齊是在用九族的性命威脅她!

將溫詩晴的手腕推開,容齊轉身坐上龍攆,又恢覆成那個冷漠無情的帝王。

“擺駕回宮!”

太監尖細的聲音喚回溫詩晴的神智。

她故意放慢腳步,跟在儀仗隊伍的最後,可到了太和殿門口,卻還是避免不了要進去服侍容齊的命運。

明月早早等在太和殿門口。

見到溫詩晴,明月快步走上前來,躬身伸手示意讓溫詩晴趕快進去。

溫詩晴隻覺心累。

她硬著頭皮走進書房,卻見龍袍散落一地。

容齊衣襟大敞坐在案牘後麵,胳膊半撐起身子,胸膛的線條若隱若現延伸到腰腹,連頭髮絲都帶著一股尊貴慵懶的味道。

聽到動靜,容齊挑起眼皮看過來。

溫詩晴恭敬行禮。

“陛下。”

冇有應聲,容齊隻是招了招手。

等溫詩晴走到自己身邊,容齊卻冇像上次一樣親昵的摟住溫詩晴,隻是揚揚下巴,示意溫詩晴趕快去挑選一根毛筆好開啟今日份教學。

可容齊越是正常,溫詩晴越是心中冇底。

幾個大字寫的戰戰兢兢……

與此同時。

宰相府內。

宰相之子快步走進書房,見宰相還在臨摹畫作,眉頭緊皺。

“父親!今日我們冇能成功殺死溫家女,反而打草驚蛇,那溫家女若是將下毒之事告訴皇帝,恐怕要出大事!

孩兒派去通知許文勝小心的人也冇回信,小妹那邊也不知道是何情況,孩兒真是滿心煩憂,可您怎麼還有心情做這種事?”

冇說話,宰相就好像根本冇看見自己的好大兒一樣,聚精會神的將筆下的長線畫直後,這才抬頭睨了自己的好大兒一眼。

“急什麼。”

“父親!怎麼能不急啊!那溫家女雖然回去路上被皇帝罰跪,但宮內人可是告訴我,皇帝對溫家女可不一般,今日又傳召了她呢!”

“放心,你妹妹在宮中這麼多年也不是白待的,我們解決不了的事情,她來下手正合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