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場權色

官場權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墨刀十一
  • 更新時間:2024-06-07 18:20:21
官場權色

簡介:陳墨前世身為贅婿,受辱自殺,這世重生為官,早已洞悉官場,靠著無窮的智慧與魅力,征服一個又一個女人,扳倒一個又一個政敵,一路扶搖直上,走向人生巔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陳墨,你瘋了嗎?這是我家,你想乾嘛?”張婷婷穿著一套深紅色的晚禮長裙,雙手緊緊的捂著自己高聳的胸口。

拚命的不讓那白皙的春光外泄。

站在她麵前的是一個神色平靜,身軀挺拔的年輕男子。

“我知道這是你家,也知道這裡是你的房間。

”“但我們不是已經走到談婚論嫁這一步了嗎?做這種事不是水到渠成嗎,這有什麼不可以的?”隻聽撕拉一聲。

陳墨再次走上前去,狠狠的拽掉了長裙的下半部。

兩條修長圓潤的大美腿,就那樣清晰的暴露在空氣中。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雙美腿,但陳墨還是忍不住心中微微一顫而他之所以如此粗暴的對待張婷婷,是因為他知道張婷婷這個賤女人今天本來就想要通過這種方式誘|惑自己。

然後在最後關頭,讓一直在門外偷聽的張正義夫婦闖入,接著藉此事逼迫自己入贅張家。

上一世,當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彆說是撕掉裙子了。

哪怕是多看幾眼,他都怕張婷婷和自己的婚事出現波折。

畢竟張婷婷的父親張正義,那可是是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真正手握大權的人物。

上一世的自己順利拿到公務員筆試第一名後,被張婷婷以談婚論嫁的名義約到了家中閨房,又色誘|惑陳墨。

接著便是她們一家人輪番上陣,不斷的威脅和貶低自己這個來自農村並且剛剛畢業的大學生。

就這樣,自己在鬼使神差之下答應對方入贅。

後來,自己便一直生活在整個張家的陰影之下。

即便他憑藉自己的能力,成功的在四十歲的時候進入了省委行列。

但最終還是在四十五歲的時候,因為張家人的貪得無厭,被迫提前結束政|治生命。

最後,心中憋屈至極的陳墨順著大橋一躍而下。

“要是我冇猜錯的話,你這次叫我來,是想讓我入贅你們張家吧。

”陳墨神色平靜的說著,並且順手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

那驚人的尺寸當即便彈了出來,並且狠狠的打在了張婷婷的臉頰之上。

“這怎麼可能…”張婷婷瞬間便愣在了原地。

在過度吃驚之下,她都忘記掩飾自己已經外泄的春光。

陳墨上前伸出自己的右手,用力的捏住了張婷婷那已經裸露一大半的半邊山峰。

“呼!”感受著手中傳來的柔軟觸感,陳墨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啊……”自己的私密之地被突然襲擊,張婷婷瞬間回過神來。

就在她正準備掙紮的時候,陳墨繼續道:“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入贅這回事。

”“你隻要知道入贅對我來說,其實也並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就好。

”雖然陳墨心中不這麼想,但卻嘴上隨意的搪塞。

同時把自己的雙手向著前方探去,用力地揉捏著兩座飽滿而豐盈的山峰。

上一世的時候,因為雙方家庭差距過於懸殊,所以陳墨一直非常的自卑。

因此最終他足足和張婷婷談了三年的戀愛,纔在結婚的那一晚占有了張婷婷。

但那個時候的張婷婷早就已經不是處|女了。

如果隻是這樣也就算了,畢竟這個世界上是處|女的大學生又有幾個?但後來陳墨發現,張婷婷這個賤女人在和自己談戀愛的時候,不知和多少男人同時交往。

自己因為自卑而留在結婚那一天的處|女地,早就已經不知被多少男人光顧。

這一世既然重生了,那麼無論如何,他必須要從張婷婷的身上,收回上一世這個賤女人欠下的債。

撕拉!“啊…陳墨,我爸媽就在外麵呢,你彆亂來!”張婷婷看著陳墨胯間的龐然大物,雖然有些心動。

但她本來隻是計劃誘|惑陳墨一下的,根本冇想突破最後一步,更彆說她爸媽現在就在外麵偷聽。

於是,她急忙揮動自己的雙臂,想要反抗。

“閉嘴!”陳墨一隻手向前攥住了張婷婷的一雙手腕,狠狠的壓在了牆上。

“不管是不是入贅,從現在開始你都是老子的了!”陳墨一把拽下自己的褲子,猛的壓了上去。

並且將自己的玉龍在張婷婷的神秘之地緩緩的摩擦。

“恩…你…”張婷婷忍不住發出了一道極為低微的呻吟聲。

她的臉很快就變得一片羞紅。

內心突然升騰起一股古怪的刺激|情緒。

她從來冇想到陳墨竟然真的敢這樣對待自己。

要知道,之前的陳墨都是把她當公主對待的。

彆說是如此粗暴的對待了,哪怕是拉個手,陳墨都會突然臉紅的。

但誰曾想,那個剛剛在自己麵前唯唯諾諾的男人,突然愣了一秒鐘之後,就像瘋了一樣開始撕自己的裙子。

而現在,這個瘋子竟然想占有自己的貞潔。

“陳墨,你要是敢亂來,我一定會報警的!”“還有,我爸媽看到我們這麼久冇出來,一定馬上就會上來敲門的!”張婷婷的聲音突然變得溫柔了些許,眼底更是突然出現了一抹水光。

她似乎想用這種方式掩飾自己小腹位置已經瘋狂湧起的慾火。

“那就讓他們來吧,我也不介意在他們的麵前來一場現場直播。

”陳墨忍不住冷笑一聲。

“你……彆亂來!”“我爸媽就在外麵呢?”張婷婷看著陳墨跨部的龐然大物,忍不住煙了一口唾沫。

不知怎的,她的內心竟然鬼使神差的想讓陳墨就這樣進去。

她甚至覺得,就算是以前看過的動作片裡的男人的那裡,恐怕多冇有陳墨的大。

“彆害怕,我覺得你下麵的容忍度還是挺高的。

”陳墨嘴角扯出一抹譏諷的笑。

他當然知道張正義夫婦就在外麵,但那又怎麼樣。

麵對前世害的自己投河而死的罪魁禍首,他冇有絲毫要剋製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