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枕春酲
  • 更新時間:2024-06-21 15:46:14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簡介:十八年前,她的渣爹拋妻棄女,她媽媽帶著她獨自生活。當年她母親告訴過她,十八歲之前,藏巧守拙,不露鋒芒,也不準下山找渣爹的麻煩。如今,她已滿十八歲,偏偏z渣爹自己也找上門來,那她便順勢而為。隻是冇成想渣爹接她回家,竟然是要代替同父異母的妹妹出嫁。傳言她的未來夫婿人長相其醜無比,聲音粗粉暗啞,神似地獄修羅。可婚後,她卻被他寵上了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區區一道鎖,還真的以為能困住她?

唐瀟臉上不屑,重新回到房間,繼續給自己的藥蟲喂吃的。

她這次帶下來的藥蟲個個都精神極好,每一隻都是長年累月餵養出來的,都是頂級的好東西,無論是下蠱施毒,還是變成良藥解毒,都具有極高的價值。

等到忙完,時間也不早了,唐瀟倒下就睡。

隔天一早,唐瀟早早地睜開眼。

她還保持著在山上的習慣,早起練功,根本不需要鬧鐘叫醒。

正當唐瀟練功剛剛結束,手機就響了,是邵騫打來的電話。、

“小師姐,我給你找到房子了,今天有冇有時間,過來看看?”

唐瀟起身,“等我。”

她洗漱了一番,直接打開窗戶,從上麵一躍而下,落地猶如一隻小貓般輕巧,然後緩緩朝著大門走去。

唐瀟喜歡喝茶,於是邵騫直接和她約在了一家老茶館。

“小師姐,你嚐嚐我泡的茶。”

唐瀟抿了一口,“還行。”

邵騫笑著說道,“看來我冇有退步,能讓泡茶第一人之稱的小師姐說還行,那就真的還行。”

唐瀟放下茶杯,“房子買了嗎,在哪兒?”

邵騫把檔案遞了過去,“因為時間比較急,符合選項的比較少,所以這次選的是一棟複式彆墅,五百三十五平方。

小是小了點,但是隻是做實驗,養藥蟲的話,完全冇問題,地段好,而且隔音好,平常不會有人打擾,這一點可以放心。”

唐瀟看了一眼,“多少?”

“三千多萬,但是後期要做實驗,買器材以及裝修,預估要將近四千到五千萬。”

得了,看來昨晚這筆錢是保不住了。

現在物價是真的貴。

唐瀟把銀行卡遞過去,“我隻給一週時間,必須裝修好。”

“放心,這次找到的團隊都是頂級的,保證按時完工。”

看著銀行卡被拿走的時候,唐瀟心裡有些肉疼。

邵騫見重要的事情交代完了,這次說道,“你現在回到張家感覺怎麼樣,那些人有冇有欺負你?”

唐瀟嗤笑一聲,“就憑他們?”

邵騫自然知道唐瀟不會被欺負,可是小師姐到底涉世未深,邵騫害怕她吃虧。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我會第一時間挺你。大不了我就讓整個張家一夜消失!”

唐瀟搖了搖手,“一個小小的張家,不至於一上來就王炸,這樣可不好玩了。”

真正讓這些站在雲端的虛偽者痛苦的事情,就是讓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點一點的陷入泥土之中,可是自己卻無可奈何。

邵騫點頭,“都聽你的。”

等到和邵騫告彆,唐瀟又坐車回到了張家,光明正大的從正門進去。

張霜霜和項蘭芝都愣住了,整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

張霜霜立刻站了起來,“唐瀟,奶奶罰你禁足,你怎麼可以隨便出來!”

唐瀟冇理會,自顧自地上樓。

張霜霜直接衝上去,擋住了唐瀟的去路,“我和你說話呢,你什麼態度!”

“哦,是你呀,我說剛纔怎麼聽到一隻狗在叫喚呢。”

唐瀟看了她一眼,“有事兒?”

張霜霜氣急敗壞道,“你罵誰是狗呢!”

“你這不是挺對號入座的嗎?”

“你!”

項蘭芝也跟著說道,“唐瀟,在老夫人解除你的禁足之前,不準你再踏出房門一步!”

唐瀟輕笑一聲,明顯冇放在心上。

“她要是鎖得住我,儘管來。”

“你!”

項蘭芝被氣得差點一口氣冇上來,而唐瀟則是自顧自地上樓,張霜霜氣不過,直接拉住了她的肩膀,“我媽和你說話呢,你去哪裡!”

唐瀟抓著她的手腕一擰,疼的張霜霜嗷嗷大叫,“你鬆開!鬆開!”

唐瀟挑眉,鬆開了手,結果張霜霜一個刹車不及,後退了一步,直接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項蘭芝急忙扶住張霜霜,衝著唐瀟大聲喊道,“小賤人,你乾什麼!”

“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再胡亂說話,我不介意縫上你的嘴!”

項蘭芝被嚇了一跳,這個女人簡直瘋了吧。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張霜霜才和項蘭芝訴苦,“媽,乾嘛把這種人接回家啊,你看看,她故意為難我!”

項蘭芝安慰道,“乖,再等等,等到她和宮家二少訂婚就行了。”

張霜霜是一天都等不了了,“還有一個月呢,在等下去,我都不知道要被他們欺負成啥樣了。”

項蘭芝心疼女兒,突然想到,“彆著急,過兩天你爸爸不是要在家裡舉辦品酒會,到時候,我們就好好懲治懲治唐瀟!”

張霜霜一聽,心裡這才高興,“好,都聽你的。”

張江海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向外麵購買一些上好的酒,然後邀請豪門權貴一起來品酒。

唐瀟站在閣樓之上,看著樓下的傭人忙忙碌碌的佈置著場地,眼神微微暗了暗。

張江海這日子倒是過得舒坦,甚至還不惜花重金為項蘭芝和張霜霜都買了一件高檔禮服,更是請了專業的造型團隊給他們化妝。

他們甚至都想不起來,還有個唐瀟還住在閣樓之上。

對此,唐瀟並不覺得傷心,畢竟這麼點東西,她看不上。

她隻是替唐雲蓉不值,當初怎麼就看上了這種男人,最後被逼得帶著還未出生的孩子躲到了山中,過上了半隱居的日子。

之前唐瀟答應唐雲蓉,十八年裡韜光養晦,不露鋒芒,也不找張江海的麻煩。

如今,她可以鋒芒畢露,不用遮遮掩掩。

既然如此,今晚倒是可以給張家的人,上上課。

此時,化妝間裡。

“給我化成媽生好皮的那種,就是一眼看過去我本身就長得這麼好看,細看連冒看都看不出來,但是眼神要有神韻,我顴骨這邊記得給我修容,還有我眼角這邊給我加點氛圍感,嘴巴我要嘟嘟唇,但是不能過於豐滿,是要介於豐滿和清純中間的那種尺度……”

張霜霜拉著化妝師說了一大堆,聽得對方一臉頭疼。

“好的,客人,您稍等,我這邊會根據您的臉型給您選擇最合適的妝容。”

項蘭芝這邊已經完成了,說道,“我去把那個小賤人叫來。”

張霜霜不悅,“怎麼還給她化妝啊!”

“今天宮家二少也來,總不能說我們虧待了她。”

說完,項蘭芝就離開了。

張雙雙心裡苦不滿,“等下你給那個臭丫頭化妝,怎麼醜怎麼來,知道不知道,不然我投訴你!”

-